一手「好」牌卻被打爛了

  
  這個星期至今澳門人最不忿的事,幾乎可以肯定是澳氹第四條跨海大橋的命名問題。雖然十九名評審委員提交的五個建議名稱,質素未必是最優秀,但作最終決定的政府官員們,有一手「好」牌,居然還是被他們打爛了。
 
  在這堙A筆者首先還是要為評審委員會說句公道話:按照澳門的傳統,雖然成員當中真正懂得文化的,並不是佔大多數,大部份委員仍然是各大社團的代表。而且即使委員會在推薦名單中包含「澳門大橋」這個稱呼,固然令人感到有點失望,但「五選一」仍然代表,作為真正作出最終決策的特區政府本身,仍然有八成機會避免出現最不理想的情況。所以這次評選最終的責任,仍然是歸於特區政府。至於能否真正問責?大家都明白。
 
  還是回到大橋命名本身。作為一座公共設施的使用者,大家以前往往重視的是名稱的含意是否宏大,以及用字是否優雅。但如今結果一出,大家也應該明白到一點,命名首先是要清晰。
 
  例如這一次「澳門大橋」這個名稱,無論是從讀音還是從意義都容易有混淆的地方。先講意義,澳門已經有三座跨海大橋,第四座大橋表面讀音和之前三座大橋不同,不過在書寫上,如果在「澳門」和「大橋」兩個詞組中間不加上一個「的」字,作為專有名詞的「澳門大橋」就很容易被誤會為「澳門的大橋」。這樣的名稱甚至比直接叫「澳氹四橋」更差,因為至少一聽到後者,大家馬上就會明白這是連接澳門和氹仔之間的第四條大橋,而無需再作他想。
 
  另一方面,在澳門人的觀念中,澳門的大橋主要是指連接澳門半島和氹仔之間的三條大橋。雖然氹(tam5)和門(mun4)在廣東話的讀音並不相同,但還是有相似的地方,例如是他們都以鼻韻收尾。另外,門除了可以讀第四聲外,往往也會因為變調而改為讀第二聲,例如「澳門」一詞。而第二聲和第五聲分別是陰上和陽上,這也加深了氹、門二字的相似性。例如有網友創作了以下的急口令:「澳門經澳門大橋澳門往氹仔方向」及「氹仔經澳門大橋氹仔往澳門方向」這樣讀起來能清晰嗎?尤其是日後電台報道交通消息的時候,正如這位網友所言:「Madam讀嘅時候真係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至於在意義上,其餘四個落選的名稱雖然並非最理想(民間智慧畢竟多的是),但即使是剩下的四個名稱,仍然各有各的長處,例如「銀禧大橋」既慶祝澳門回歸二十五周年,又可以說明特區的發展成就。「新城大橋」能夠清晰顯示大橋連接新城區。「鏡海大橋」則以美感見長,即使是「濠江大橋」也不會讓人有不加思索的感覺,而這也正是網民最感到不滿的地方:這座在過去二十五年發展迅速的城市,在上者卻連思考的功夫也不做!當然名稱已公佈,抽籤也已經完成,政府連最後的下台階,也自己拆下了。不過相信民間自然有自己心中的一把尺,也會有自己的因應之道。


未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