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2019年經屋按法律定價
是「我啲中文唔係咁好」?

  
  就有2019年經屋申請人代表向政府遞信,質疑2019年經屋售價計算方式及其合理性。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回應表示,他還未收到相關信件,故未清楚內容。但他強調2019年經屋的售價是按法律定價,全部依法施政。振振有詞,但這是真的嗎?

  筆者沒再當議員,可能很多官員都有點慶幸,但相信最高興的應當是羅司長。因為羅司長對我當議員時經常的批評也許是有點耿耿於懷,所以過往在立法會不論大會小會,都多次提到我會鬧他,總之是頗有微詞。事實上,論各司長之中,我批評最多的也許真的是羅司長。這不是我對羅司長個人有甚麼特別不對付,而是筆者當議員最關心的幾個範疇,包括公共房屋、土地、公共工程,乃至交通,都恰恰是羅司長的掌管範圍,所以不少批評都敲中羅司長頭上。很老實說,筆者對羅司長並無惡感,雖然他曾因我一次遞信的公開批評而告我誹謗,令本人當了幾年「嫌疑人」,但這都是他依法維護自己名譽和權益的行動,我其實沒有多大意見。相反,在我眼中,羅司長並非公眾眼中的如此無能或沒擔當。羅司長只是因為其管轄範圍太大,導致他只能選擇他認為重要的工作才特別用心關注,而對其他他認為不重要或相信沒大問題的範疇就選擇忽視。本來這在澳門官場中應當也是常態,關鍵是羅司長不擅長或不屑打官腔,說話坦率。別的官員即使不清楚少關心的問題,被問着時都會說甚麼一直「密切關注」、「審慎研究」、「積極跟進」等套話來胡亂應對,而羅司長則會直接說「唔清楚」、「唔知道」、「唔關我事」。說他是澳門官場中的一個奇葩絕不為過,而這種坦率而不打官腔的作風,我內心還是欣賞的。

  但羅司可能因為久居高位,再加上是工程專業的而非搞法律的,所以往往會容易被懂點法律的下屬所誤導。如上述的「2019年經屋的售價是按法律定價,全部依法施政」,就難免有點武斷。

  根據房屋局的公布,2019年經濟房屋申請的售價,據說是沿用「舊經屋法」的做法,以實用面積計價,每平方米的平均售價約35,600澳門元,折合平均呎價為3300元。上面提及的一宗請願行動中,遞信市民代表就公開指出,2013年的經屋遵循舊《經屋法》,平均呎價約1900元,2019年經屋呎價為3300元,較上一期大幅增加逾七成,遠超不少申請人的預期及承受能力,指斥政府並沒有根據法律規定考慮受惠人的購買力。而陪同市民遞信的立法議員林宇滔也同場指出,根據本澳現時社會狀況,居民收入沒有明顯上升,樓價下跌,綜合各類因素,均無呎價大幅上升的條件。這堹A及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政府在訂定2019年的經屋呎價時,到底有沒有考慮受惠人的購買力?這是政府有沒有依法的關鍵。

  讓我們先看看修改前的第10/2011號法律《經濟房屋法》在定價方面是怎樣寫的。關於經屋的「出售價格」,該經屋法第三十二條二款是這樣的:

  「二、單位售價的訂定尤須考慮:(一)能成為此類房屋的受惠人的購買力;(二)樓宇的座落地點;(三)樓宇的建成年份;(四)單位在樓宇總體結構內的朝向及位置;及(五)單位面積及類型。」根據這個條文,(二)及(三)項是無問題的,而(五)項則在以面積計樓價的方式上得到解決。而房屋局的每平方米的平均售價有沒有考慮「(四)單位在樓宇總體結構內的朝向及位置」,由於還缺乏定價細節,所以無從得知。而是否依法的焦點就在於定價是否有「尤須考慮」的「受惠人的購買力」。

  只是,這個規定其實頗為滑稽。當年在制訂此法律時,官方煞有介事的提出經屋定價須考慮「受惠人的購買力」的問題時,我便提出過質疑。很簡單,以2019年經屋申請時,行政長官的批示規定了申請經屋的收入上下限,以二人家團為例,收入下限為17680元,而收入上限則是77820元。這意味着合資格申請經屋的二人家團,其收入是處於一萬七千多元至七萬七千多元之間。一個常識問題,大家想想,一個每月收入一萬七千多元的家庭與另一個每月有七萬七千多元收入的家庭,其購買力會是相同嗎?而經屋定價是統一的,呎價3300元對一個月收入只有兩萬元的家庭可能很吃力,但對一個每月收入七萬多元的家庭來說,可能就很輕鬆了。這樣的「受惠人的購買力」該怎樣考慮?除非每個經屋單位沒有固定價格,而是按每個購買者的家庭收入來定價,變成每個經屋單位的價格都不同,這當然行不通。對此一質疑,當時是沒有官員可以回應,但在官方堅持下法律結果還是寫下了這樣的混帳條文。

  好了,說了這個條文的先天不足,就是嚴格來說,它根本就無法遵守。所以當羅司奢言「按法律定價,全部依法施政」時,就只能當是個笑話。更何況,請願市民所指,都是根據舊經屋法的同一法律,2013年的經屋平均呎價約1900元,2019年經屋呎價為3300元,較上一期大幅增加逾七成,遠超不少申請人的預期及承受能力。這當然有個時間差,即2013年和2019年相差六年,這六年按照政府統計局公佈的通漲率(14年6.05%、15年4.56%、16年2.37%、17年1.23%、18年3%、19年2.75%),六年來的累積通漲率為21.6%。即使計到2024年,十年的累積通漲率還不到30%。但經屋的售價卻大增超過70%。若從市道來看,2013年澳門經濟正處黃金時代,進入2014年後,內地打貪,澳門賭收連跌二十多個月,到2019年賭收才僅僅恢復元氣,就迎來三年疫情,澳門哀鴻遍野。疫後一年,澳門經濟的恢復也僅是旅遊業及相關行業有所好轉,其他行業還是在喊救命,而當可以使用大量外僱來苟延殘喘的老闆都在喊救命時,本地打工仔的日子就更難過。而此時公佈的經屋定價,竟比2013年大升七成,你當官的說你依法,有根據法律考慮了「受惠者的購買力」,請問官員用來考慮問題的腦袋,是生在屁股上的嗎?還敢大剌剌說依法,真係「我啲中文唔係咁好」?


區錦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