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錯配人之過
利益分配誰主導


周因經屋資源錯配問題被行政長官批評「數據完全唔貼地」的立法議員梁孫旭,今周三在官台節目中回應指,「議員是否貼地,居民自有公論」。作為在九月立法會直選中「票后」組別次席,脅票二萬三千七百六十一張「折半」的一萬一千八百八十點五張的梁孫旭議員,對於大長「行政主導」威風的行政長官在「主場」的公開指摘「有看法」, 可謂路人皆見。事實上,雖然行政長官按所握資料「修訂」立法議員的「謬誤」,是有其所本,批駁、批評以至斥責立法議員的錯誤及不當言行,即使在彼等主場,亦無不可或不符政治倫理,但有人竟指四百人選出的行政長官「無資格」批評代表過萬民意的立法議員,則顯然是受西方一套所謂民主制度所誤導,而脫離由《基本法》確立的「行政主導體制」政治秩序的現實。惟無論如何,個人相信,若無行政長官至少是默許,梁孫旭議員斷無在官媒上就「誰更貼地」指手劃腳的機會。梁議員應領悟政治領袖釋出的善意,準確理解「賢能愛國者治澳」的真諦,雖然這亦不一定妨礙特區的公共政策包括房屋政策的理性討論。

  站在公共房屋政策的社會民生利益角度,筆者認為梁議員的意見,尤其是經屋戶型及售價方面的意見,其實相當貼地。所謂「戶型錯配」,與議員當年提供的需求數據是否貼地無關,掌握全部資料及控制供應和制定政策的房屋局,才是目前經屋所謂戶型錯配的罪魁禍首。而「經屋永遠姓經」的錯誤及各種嚴苛購買條件和居住限制,加上房屋局局長曾公開表示經屋售價將在五千元一平方呎左右,令大多數準買家卻步至經屋供過於求,就令經屋資源錯配。「戶型錯配」尚可採取例如修法容許隨著購買者家庭結構變動而置換不同戶型等措施來靈活處理,但堅持二十年、旨在維護地產商利益的所謂「社屋為主、經屋為輔」的錯誤公屋政策所造成的「資源錯配」,已無法挽回,製造出的社會深層次矛盾問題,將無法解決。至於現屆政府提出的「五階梯房策」,其實五者之間並無任何的必然階梯關係,即是各個階層之間並無內在聯繫,第一階梯至第五階梯間互不連貫,不存在晉階路徑,各階梯各有不同的條件限制和階層對象,如果以為能夠通過所謂「置業五階梯」來達到「向上流動」,只是「美麗的錯誤」。但因此造成的「資源錯配」,將更甚於本末倒置、旨在托市的公屋政策。

  毫無疑問,只要特區政府做到供應充足、恆常申請、貼地管理加適切的人文關懷,做到「住房不炒、共同富裕」,則公屋資源及戶型,都肯定不會出現所謂「錯配」,一切公共資源錯配都是人為造成,特別是有權在手的行政官僚作為、不作為所造成,尤其是當一心維護某一既得利益階層之時。如果特區政府仍然以舊數據分戶型起公屋,再以新數據評價十年前的舊戶型需求,則所謂戶型錯配的資源錯配,將永遠存在。行政長官依法施政是基本責任,但同時在法律框架下因應客觀環境變化而為維護公共利益和社會福祉行使自由裁量權,亦為行政長官的應有之義,兩者不可偏廢。

  由特區政府祭出宇宙最嚴苛的購買經屋條件,尤其「經屋永遠姓經」都要購買者付出市價的真金白銀而不獲產權,兼行使居住權亦動輒受罰,可知其公屋政策向地產商利益,有地產商歡迎政府的經屋定價(雖然行政長官話未定價),是該經屋政策有利高樓價的佐證。如果堅持這種只為保住數人地產暴利的經屋政策,則不只違背中央政府對特區管治者「接地氣、貼基層」的要求,違反「衝破制約澳門民生改善的各種利益藩籬」的指示,更無法體現中央政府落實對澳門特區全面管治權的大政方針。

  行政長官透露將在年底或明年初公開拍賣土地,這種「玩意」,在並非依靠「土地財政」的澳門,肯定只有推高樓價、加深社會階級矛盾的效果。消息公開後有地產商舉手贊成,也有為地產商利益發聲的時事評論員,更早在行政長官之前提出應賣地補財赤。由此可見,土地拍賣是地產商正中下懷之事。是耶非耶?有待分曉。


余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