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南通城管暴力執法事件

來,位於江蘇省東南部的南通接連傳出暴力執法事件。先是9月中旬,網上傳出一段“南通城管拎摔賣菜老太”的視頻,當地城管下車,將一位擺攤老人的桿秤搶奪、收到車上。老人跟隨其後索要,發生爭執多次跪倒在地,其攜帶的桿秤被城管掰斷。當城管走到後備箱時,老人追上城管並坐在車上,一名城管拎起老人拋摔在地上。

  到了10月上旬,網路上傳出“南通又暴力執法,老人被打到吐逼搬遷”的視頻。南通如臯建設村的老人薛秀正,6日晚在家中遭到一群陌生人闖入痛毆、逼迫其搬遷。薛秀正的兒媳季冬梅及家屬報警,公安來後稱這群施暴者係公務人員、是在“執法”。季冬梅要求這群人離開,反被公安以“架小雞式”押走,關到派出所一天一夜才獲釋。兩天後,這群人又闖入薛家,再度毆打薛秀正,導致頭部受創、惡心嘔吐,被家屬送醫治療。

  江蘇南通接連發生兩起暴力執法事件,引起網民的群起憤怒,並質疑為何當地公權力暴力無休止地上演。本文今就大陸城管問題,簡單談一下看法。

  想必看了第一則視頻的網友,都感到難以置信。視頻中瘦小、羸弱的擺攤老嫗,也許是摔人城管的奶奶輩的老人了,這位年輕的城管怎麽忍心對這樣一位瘦弱的老年婦女動手呢?論體力,年輕城管高大威猛、身強體壯,身材瘦弱的老婦人哪堿O他的對手?並且,像扔一只小雞、一件物品似的拋摔出幾米之外,這哪是身為現代人的文明人類的所作所為?

  我想,每個看到視頻中瘦弱老嫗被拋摔在地上、掙扎著試圖爬起來的網友,都會心生憤怒甚至眼眶濕潤。人人皆有父母、祖父母,在馬路邊擺個攤賣點菜,為何下如此的狠手呢?該城管身為公務人員、城市管理者,其行為缺乏對憲法中“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條文的敬畏,對民眾尊嚴和人身權利的尊重,也缺乏對中華民族“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傳統文化公序良俗的尊重。如此野蠻“執法”,如此暴力欺淩老人,怎不令人出離憤懣?!

  城管,顧名思義即負責“城市管理”、維護城市秩序的政府部門。城市秩序固然重要,維護城市的良好環境也是政府部門的職責所在,但是,在秩序之上、職責之中,還有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人性化、人情味、公民的合法權益、人身權利、人身安全和人格尊嚴。

  在現代社會,設立政府的首要目的,即在於維護國民的自由和權利、保障國民的各項人權。城市管理是一門科學,也是一門人學,因為政府的任何管理措施、服務舉措,都要落實到一個個具體的人,這也意味著,政府管理或服務中的人性化、人情味,本來就是政府治理的出發點和歸宿,是任何政府管理或服務的題中應有之義。忽略了這一點,總想著以暴力手段去達成所謂的秩序,就背離了人類設立政府的本來目的。

  九十年代後期以來的近二、三十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的深入、國有企業的改革、國進民退的出現、社會保障機制的欠缺,大陸出現了大量的低收入人群和弱勢群體,這當中的許多人成為了或短期或長期的小販、流動攤販。在當代大陸,城鎮中的貧民、國企等單位的下崗失業者、鄉村中自產自銷的農戶、退伍軍人中尚未就業者甚至大中專院校、職業學院畢業生,由於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無力購買商舖店面,得不到社會保障機制的救濟,只能無奈地在街頭路邊擺個小攤、做點小買賣來養家糊口。

  小販們和流動攤販餐風沐雨做點小買賣,一天的日曬雨淋、辛苦奔波也只能掙點微薄的收入,他們謀生之艱難、生活之艱辛可以想見,成為社會最底層的一群人。對於這樣一群底層民眾和弱勢群體,社會本應該更加地關愛、積極地扶持,可是在當下的大陸,這樣一個弱勢群體不但得不到應有的同情、關愛和扶持,反而經常遭到城管的驅趕和羞辱、搶奪和拳腳,使他們的生存陷入到了困境之中。

  原因何在?自1990年代後期以來,大陸絕大多數的城管部門都缺乏經費保障,無論是政府部門的公務員,還是事業單位的編制,這使他們名義上的收入,幾乎處於整個政府系統的最低端。在此情形下,城管人員從自身的利益出發,就會千方百計地搞“創收”,即搞到罰款,或是搬走、搶走小販的攤鋪物品。由此,在大陸許多城鎮的大街小巷,城管人員或是伺機出動,或是久站街頭不去,為的就是尋找罰款的對象,這樣一來,勢必就要與被罰對象產生糾紛,可他們的管理對象又是弱勢貧窮的小販們,掙一點辛苦錢不容易,怎會甘心情願被罰款?

  如何解決城管這一社會難題?換言之,如何鏟除城管這一社會毒瘤?一句話,取消城管,或曰,廢除城管!

  城管自誕生一路走來,迄今已有二十多年了,在一般大陸民眾的眼堙A城管簡直成了無法無天、為所欲為的代名詞,甚至成了搜刮民財、罵街打人的合法地痞土匪。這些年來,各地城管暴力奪財傷人的事件層出不窮,甚至打死、打殘小販、致使孕婦流產、老人倒地的新聞事件也不時發生。此類惡性事件,全都源自城管組織從其誕生之日起,就是一個法律名義下的怪胎,一個不倫不類的所謂執法機構。由城管暴力執法所引發的群體性事件,已經成為大陸社會安定和諧的一枚“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以令人驚駭的場面發生。

  隨著大陸改革開放的推進、一個龐大中產階級的日漸形成,人權意識或權利意識也在悄然滋長。如今在大陸,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一個國家的發展和進步,其最重要的衡量標準乃是人,是民眾的自由和幸福;在追求經濟增長、城市光鮮外表的同時,應該將人的權利和尊嚴放在首要的位置,尤其是,讓弱勢群體也能夠在高樓矗立的城市埵陷L嚴地活著、能夠生存下來。也就是說,國家和政府應該真正地做到“以人為本”,政府的施政應該回歸人性、體現人文關懷。

  據一家網站關於“城管存廢”的調查結果顯示,有相當數量的網民認為,城管制度應予以廢除。這表明,城管是不得民心的,城管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是不堪的,同時這也反映出大陸民眾維權意識的增強、對弱勢群體小販的同情。

  大陸廢除城管的意義在於,由於體制專權的致命性缺陷,不受制約的公權力必然會侵犯民眾的自由和人權,無法保障底層民眾實現有尊嚴的工作和生活之願望,不可能對街頭小販等弱勢群體普遍展現基本的尊重和善意,而這,乃是現代政治文明的題中應有之義。城管的存在激化社會矛盾,廢除城管已是勢在必行,如今到了該決斷的時候了。否則,類似江蘇南通城管摔扔賣菜老太的惡性事件,仍會不斷地發生。

寫於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楚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