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電動牙刷引發的雜想

同事閒聊,對方談到小孩刷牙都亂刷,牙刷用幾天就「開花」,牙刷不斷更換,牙齒卻不曾刷乾淨。同事說很想換電動牙刷,但擔心換了之後,小孩就失去自己刷牙的能力,遲遲無法作最後決定。


  同事的問題聽來很弔詭,孩子刷了很多年牙都刷不好,電動牙刷可以提供協助,但卻擔心從此取代了傳統的刷牙技巧,但這問題的起因,不正是孩子用傳統牙刷沒辦法把牙齒刷乾淨,所以才需要用替代品嗎?我們從小被教導且已經習慣使用多年的傳統用具,放棄叫人不放心,保留卻進了死胡同,看着同事的為難,我忍不住笑了。

  我的孩子大概在小學時就說要用電動牙刷,但我充耳不聞,堅持他們應該用傳統牙刷把牙齒整理乾淨,卻在每次檢查他們牙齒後抱怨他們牙垢太多影響美觀,弄得自己很煩躁,小孩也很無奈。就算我不斷提醒他們刷牙的技巧,半年一次的牙齒檢查牙醫也給他們示範過好幾次正確的刷牙方法,幾年過去了,他們刷牙的技術卻始終沒有進步。孩子不斷暗示明講他們想要電動牙刷,直到某次我「口誤」答應了,為了兌現承諾才終於買回家,使用以後全家人都讚不絕口,甚至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反問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堅持,究竟是為了甚麼?我其實在笑我自己。

  現代科技進步,功能強大的家庭電器推陳出新,很多厭惡性的家事如掃地、拖地和洗碗等都有了替代性的產品,既節省時間又能減輕負擔,如果經濟許可,家堣]有足夠的安裝空間,實在沒有必要堅持要用人手來完成。尤其近年AI人工智慧的發展越加成熟,很多依靠人力的機械性工作,已逐漸被取代而消失。

  機械取代人力,導致某些職業的消失,其實多年來不曾停止過。像我小時候坐巴士,當時還有車掌小姐負責開關車門和售票,但隨着安裝了投幣機和自動開關門設備以後,車掌小姐一職即走入歷史。又如我們現在所看的報紙,它已經不是真正的「紙」了,就算看的是實體的報紙,這些報紙的排版與印刷工作,跟過去也大不相同;從前報紙印刷需要有人「執字粒」(撿字),有專門的鑄字員,報紙從印刷到出版需要很多的作業員,但隨着機械的進步與電腦的發明,這些職業早就已經絕跡了。

  二0一八年一月,美國亞馬遜公司在西雅圖開了第一間Amazon Go的無店員商店,隨後三年,美國無店員商店已經增至二十六間,今年三月亞馬遜的無店員商店更衝出美國,在英國倫敦開了第一間Amazon Fresh的無店員生鮮超巿。反觀在臺灣,二0一八年一月,7-11開了第一間無店員商店,之後在台中及高雄各開一間,目前仍只有三間店,而且計劃還曾一度停擺。分析指出計劃失敗的原因是購物前的手續過於繁複,更重要是大家還是喜歡有溫度、有人服務的實體商店。

  可以選擇的時候,我們當然會優先選擇有人服務的商店,但是,隨着無人商店技術的成熟及研發出更便利的消費模式,未來,我們可以選擇「有人服務」的機會將會大幅減少,商店為了節省可觀的人事成本,無人商店勢不可擋,未來不管我們出於喜歡抑或是大勢所趨,我們還是會去下載無店員商店專用的APP,進入「無有管我」的商店,拿起需要的物品後就大搖大擺地離開,扣款及消費帳單寄送都會自動地在手機塈髡芋C這樣的消費現在聽起來有點「夢幻」,多年後卻會成為我們生活中的日常。

  我曾經漠視科技發展對生活帶來的影響力,在得到第一台智慧型手機初期,我只把它當傳統手機在使用,直到Line、臉書等社交軟體的普及,發現手機搜尋資料便利有效率,各種應用軟體的出現協助處理了生活中很多的雜事,曾經認為別人說出門沒辦法不帶手機很誇張,到現在自己也成了手機的重度依賴者。回頭來看,從1992年第一支智慧型手機誕生,二00七年第一代iPhone推出,不到三十年的歲月,我們的生活形態,硬生生地被這些科技產物徹底地改變了。面對AI人工智慧快速發展的今天,我們的生活將再度產生劇變,面對未來的世界,我們都準備好了嗎?

  很多研究資料指出,目前四分之一的職業在十年後將逐漸消失,像收銀員、餐廳服務生、加油站員工、銀行櫃台人員、會計師、翻譯人員等,加上無人駕駛的汽車與飛機的發明,計程車司機和飛機師等也都在未來消失的名單之中。而不會被取代的職業則有醫生、醫護人員、老師、治療師(物理、職能、語言等)、AI研究員或工程師、小說家、科學家及具有良好領導能力的管理者等。這些被保留與被淘汰的工作之間最大的差異,在於這些工作是否需要發揮創意,是否需要大量的溝通與同理,是否能針對個別化需求提供解決的策略,是否無法用固定的公式或套路預測出答案。工作中越依賴人類獨有的「軟能力」,越不容易被AI 人工智慧所取代。

  面對又一波來勢洶洶的科技洪流,我們誰都沒有置身事外的選擇權,只能努力適應其中,成為不被淘汰的一員。孩子面對不可知的未來世界.除了需要培養不容易被替代的實力之外,其實更需要有一顆廣納新事物的心。

  「換了吧!孩子用傳統牙刷也夠久了,就算以後都用電動牙刷也沒甚麼大不了的。畢竟未來新產品只會越來越多,孩子的生活也會越來越便利,我們就早點習慣吧!」我對同事這樣說,實則也在對自己說。


隨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