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良莠不齊
篩選防患未然

   
  立法會上周四全票通過引進三類人才的專門制的《人才引進法律制度》,七月一日起生效,以「舊人舊制」的過渡方式全面取代缺乏透明度由貿促局負責的「重大投資和技術居留制度」。

  新的法律制度賦權「人才引進評審委員會」及「人才發展委員會」分別負責審查資格和檢視申請。

  該法明確定義了三類人才的含義:「高端人才」是指具備卓越才能或技術能力,並取得國際公認傑出成就或在特定領域作出重大貢獻的人士;「優秀人才」是指因應澳門特區經濟和社會發展需要,有利於澳門特區經濟適度多元,尤其是能推動重點產業發展的具專業經驗及技術能力並在其專業或行業中表現卓著的人士;「高級專業人才」是指因應澳門特區經濟和社會發展需要,能支持重點產業發展,又或補足澳門特區發展需要且屬緊缺人力資源的具專業經驗及技術能力的人士。

  由是觀之,這三類人才,都非本澳大多數人能具備的條件,故理論上,引進這三類層次的人才,如果能夠不折不扣貫徹立法原意的話,再結合符合本地經濟社會發展規模的科學指標及把關程序,對本地人才的就業或職業前途,影響即使有,亦應該極微,甚至微到可以忽略不計,但這並不等於有關方面可以忽略培養本地人才或吸引本地已有人才回流服務澳門,以至無視引進的不同人才必須屬貨真價實的真人才,而且要為本澳經濟及社會發展作出見得到的貢獻,及發揮與其取得本澳居留資格的前提相適應的作用,如果只是流於形式,或只向外地人才作政策傾斜,則這種引進人才,並無社會進步、經濟發展的意義,也與立法初衷相悖。

  但是,「引才」法律生效在即,當局一再強調的「培養」、「引入」、「回流」三個機制並行的「人才發展政策」,卻仍只見「引入」,「培養」和「回流」機制究竟有何具體而微的措施,或公開的有效制度,迄今付之闕如,令人百思不解。

  另一方面,雖然《人才引進法律制度》規定的申請程序及審批因素,明確規定了「審批申請時,除考慮本法律及補充法規所規定的因素外,尚應尤其考慮第一六/二零二一號法律第三十八條第二款(四項)、(七項)至(九項)的規定,即是申請人的「維生資源」、「於刑事訴訟程序中針對利害關係人所作的任何決定」及「任何可作為拒絶入境理由的情況」等,都是執法部門是否給予居留許可的標準,然而,這規定是否足以等同由申請人在遞交有關申請時必須申報有否刑事定罪紀錄?看來,前者是由執法部門主動為之的檢查,後者則是規定申請人必須申報的要求,虛報、瞞報者就要承擔刑事法律後果。兩者應該是不同層面的法律問題。

  鄰埠已決定,由下月十九日起調整簽證或進入許可申請流程,包括受養人、外籍家庭傭工、輸入勞工、外地學生、受訓及工作假期計劃的入境申請,申請人必須在申請相關入境簽證或進入許可時申報是否有刑事定罪紀錄。今年二月二十七日起,當地新增五類人才計劃的申請人,已必須在申請時申報是否有刑事定罪紀錄,包括「一般就業政策」、「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科技人才入境計劃」、「非本地畢業生就業安排」等,當時並未包括外籍家庭傭工。

  高調「搶人才」的鄰埠,對各種「人才」的基本資格仍維持「無犯罪紀錄」的起碼要求,甚至擴大適用範圍,澳門特區在這方面亦應該形成明確的法律制度,以維護本澳社會治安秩序,及時篩走有刑事犯罪前科,那怕彼等是「高端人才」,還是外地家傭,一視同仁。


余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