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愛國」說說就行
不用真的做出來?

  修改《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幾場公眾諮詢會中,與會者除了一致表忠支持政府修法「加辣」之外,大部分意見還建議到要如何如何,怎樣怎樣地加強「正確」的愛國教育、國安教育。尤記得有一名大約二十多歲的與會者,言辭激昂地表示,要加強「正確的」歷史教育,要讓青年知道世界各地的政權如何被滲透、被干預、被瓦解,要令青年「正確」解讀過去,「正確」了解現狀,「正確」預判未來。

  上述這番言論,真的令人聽到一額汗,這名與會者好明顯就是真正沒有好好了解過我朝我黨我政府的起家史,又或者只是將《長津湖》一類的影視作品當作「正確」的歷史看待,否則,怎麽能夠在一個表忠大會上臉不紅耳不赤地發表這樣的「偉論」?如果是不知之而為,那就真的無知;如果是明知而為之,那麽或許就是所謂的「低級紅、高級黑」了吧?

沒有正確的歷史 只有虛構的故事

  
在幾場修法諮詢會中,聽得最多的就是要「加強」教育「正確的」歷史,「正確的」愛國主義,「正確的」國家安全。然而,從來就沒有甚麼所謂的正確的歷史,只有虛構的故事。歷史本來就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即使是同樣的論點,同樣的材料,但不同的切入點,不同的角度,就可能會有不同的結論。因此,歷史科本來就是最能訓練人們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科目。

  歷史學家司馬遷說自己寫《史記》的目的在於「欲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連司馬遷這樣偉大的歷史學家也只敢稱自己僅是「一家之言」,誰又敢狂妄地自稱能教出「正確」的歷史?那些官方叙事的所謂「正確」歷史,有的只是「政治正確」,一種符合統治者利益的「正確」,而長期只能接受單一「正確」觀念的灌輸,結果就只會教導出一群盲目順從當權者的愚民,也就是人們說的「洗腦教育」。「洗腦教育」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教育的內容是甚麼,而在於其形式上呈現出一種強烈的排他性,而使人們失去了批判和多角度思考的能力。

怎樣的中文水平才能正確理解「竄訪」?

  
在多場諮詢會上,其中一名就讀「名校」的初三學生的言論亦令人震驚,該名學生同樣支持修法,又建議當局要打擊「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要「警惕」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課堂上宣揚「港獨」、「台獨」等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煽動學生群體。他又舉例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早前「竄訪」台灣,就是危害國家安全,突顯是次修法的必要性。

  一名年僅約十五歲的少年,到底接受了怎樣教育,才能理解到他口說出的眾多政治語言?到底甚麼叫做「竄訪」呢?按《說文解字》解釋︰「竄,匿也。從鼠在穴中 。」也就是老鼠受驚後而逃匿洞中躲藏。佩洛西出訪台本身就是全球關注的事件,而其到訪台灣當日,全球幾十萬網民同時在線追蹤佩洛西的專機,到底要有怎樣的中文水平才能「正確」理解到甚麼叫做「竄訪」台灣呢?

  如果佩洛西這樣大陣仗的活動都叫做「竄訪」的話,那麽一個地區爆發疫情一個多月,這個地區的首長如同失蹤人口一樣消失在公眾視野,到疫情結束後,才靜悄悄地到社區拍幾個「親民」照片敷衍一下社會,人人「看在眼裡,記在心裡」,那麽這樣「大龍鳳」是否又應該叫做「竄訪社區」呢?

有些事情說說就行 不用真的做出來

  
佩洛西訪台成為熱話那段期間,中央政府一直強烈反對、警告、威脅,以致筆者家中長輩一直不相信佩洛西會敢去台灣,又期待解放軍真的會伴飛,甚至把佩洛西的專機打下來,從而揚我國威。結果是怎樣,全球有目共睹。這時家中長輩又轉發微信朋友圈的相關評論以尋求慰藉,大概意思就是︰國家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豈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理解?中國必成最大贏家,打飛機這種事情說說就行,不用真的做出來。

  而上述那名十五歲少年的有關言論,亦引起網民熱議,有意見擔心整個教育體系正在培養「國安紅衛兵」。學生說要「警惕」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課堂上宣揚「港獨」、「台獨」等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到底怎樣去定義「港獨」、「台獨」?又要怎樣去「警惕」呢?是否要積極告密,繼而批鬥師長?是否如一些「愛國」小粉紅那樣,沒有在香港、台灣之前加上「中國」兩個字,就是「港獨」、「台獨」鐵證呢?如果家人討論有關議題,是否要「大義滅親」,主動維護所謂的「國家安全」呢?

  亦有不少網民指出,該名少年只是全程照讀手機上的稿子,可能全部都是學校安排的,並非出於他的本意,一名正常的十五歲少年不應該是這樣子的,無需過於擔心。但學生若成為學校向統治者表忠的工具,那不正是教育之恥,不值得擔心嗎?若果這種如同「國安紅衛兵」的言論只是說說而已,不用真的做出來,所以無需過於擔心。那麽是否有些「愛國」也是說說就行,不用真的做出來呢?中國近代啓蒙思想家、翻譯家嚴復在一百多年前就說過︰「華風之弊,八字盡之︰始於作偽,終於無恥。」為何一個民族最壞的文化總是能得到最好的保存?


晏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