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情勢多變
孰能左右大局?
 

  使乜搞元宇宙,澳門正是個元宇宙,以周焯華為首的一干嫌犯,正為非法博彩等罪名,與檢方對薄公堂,勝敗關乎牢獄之災及數以億計索償;另一邊廂,七大博企為六張新賭牌而費盡思量,盡情討好特區政府、澳門社會;而他們與部分清醒的澳門人卻心知肚明,小城已非會生金蛋的鵝,只能做一日和尚就敲一日鐘,有利可圖就盡做,反正澳門短、中期都離不開博彩,但期望還是要控制一下。

  為期十年的澳門新賭牌公開競投,已進評標階段,七間公司爭六張賭牌已成定局。說實在,是次投標激烈程度未如理想,與廿一年前開放賭權首次國際招標的「廿一爭三」相差甚遠,不感失望實屬騙人,但數字真確地說明了現況,以及投資者對前景的看法,現實縱使殘酷也都是現實,必須接受。

  今次六張新賭牌由籌劃到開標撞正疫情,包括博彩業在内的全社會均水浸眼眉,可謂時機不對,由修改《博彩法》諮詢開始,社會討論熱度一直不高,若非雲頂GMM突然殺出,令今波競投稍有競爭,否則「等額」投標,傳媒都無胃口再跟進。

  六張新賭牌落誰家?作為新競爭者的雲頂GMM能否入局?還是如廿一年前般陪跑?現有六大博企會有公司被擯出局?澳博、銀娛、永利、金沙、新濠、美高梅誰遭殃?坊間説法甚多,有從政治方面考慮的,例如説中美關係惡化,或有美資背景公司落榜;又有説中央想拉攏馬拉,GMM有機被垂青。也有從招標要求、經營能力、實力以及經驗考慮的,説GMM在英、美、新等地均有博彩、綜合渡假村、遊輪、滑雪場等項目及經驗,就「標的」即拓展國際客源、推動澳門產業多元有優勢,至少比尚未走出澳門的澳博、銀娛要好;但也有人説,澳博、銀娛熟悉本地市場,坐擁天時、地利、人和,亦得北大人認可,安全系數高,無走雞等,總之眾說紛紜。

  坦白講,以上説法背後均有一套道理,都似層層,説中説錯均可自圓其説,尤其現今國際政治形勢波譎雲詭,澳門賭牌涉及中央,中央擁最終話語權,政治考慮要比經濟以及市場更優先,這是最高原則,而中央決策近年總高深莫測,局外人冇得估。不過,筆者維持最初的看法,「以不變應萬變」是澳門暫時的最佳做法,即現有六大博企成功「續牌」機會仍是最高的,但GMM會以某種形式與其他博企合作的可能性不低,始終商業操作有法,街外錢搵晤晒,GMM是有實力的。

  澳門人還是平常心看待這次賭牌競投,因不論誰中標都改變不了大局。而所謂的大局是,隨著中國嚴禁國民出境博彩、打擊跨境洗黑錢以及走資等,撑起世界博彩大份額的中國豪客已淡出,加上經濟不景,環球博彩市場縱在復甦,整體規模會比全球疫情大流行前縮水,未來競爭亦會加大,老大哥拉城、獅城受影響較少,甚至較有利,全因他們底子厚、規矩足、對純博彩的依賴沒澳門這麼大及深。博彩一業獨大的澳門躺著也受挫最重,其困局過去寫過甚多,大家亦在經歷當中,在此不贅。

  澳門在可見的短、中期仍要靠博彩,必須關注其發展,惟博企財雄勢大,小市民既不必為他們擔心,也無須傾注太多感情或者期望太高。在當下的政經形勢及澳門客觀條件限制下,誰中標都較傾向保守,難大手大腳的再有大投資,更甚者「邊走邊射」。若澳門博彩市場繼續有盈利,他們當然樂意留下來甚至加碼投資,哪怕政府要求再高都無問題,錢賺到最後一刻;若無利可圖,或者成本高昂、被要求得無法承受,則自有其考慮,合作、分拆、賣盤、走人等都不足為奇,始終商人無祖國,哪裡有盈利,哪裡受歡迎就往哪裡去,一切在商言商,你情我願,均真、合法即可,不論澳門政府抑或社會需看清形勢作準備,今次投標只是下個十年艱難期的開始,而非結束!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
        
甄慶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