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入開考變相加薪
善用制度擇優汰劣

  根據去年七月一日起生效的第二/二零二一號法律而為「一九五職程」,包括一般職程的「行政技術助理員職程」及特別職程的「普查暨調查員職程」等「轉入」「二六零職程」(技術輔導員職程)的首次開考,定於九月二十五日(今周日)舉行,合資格參加考試的「一九五」共有一千二百五十一人。撇除立法者以「向上流動」為名,毫無必要地變相為「一九五」公務人員升職加薪而大失公平且令行政效率更低、行政層級成為倒金字塔的畸型架構而違反行政管理常識等荒謬之處不談,單看是次開考本身及旁及的問題,亦必須合理、及時解決,否則,公共行政所必須維護及追求的公共利益,更加無從談起。儘管人所共知,所謂「一九五」合併「二六零」的修法背景,是賭收不虞匱乏,公共財政日進億金、政府財大氣粗之時,但不等於這種只為少部分公務人員「向上流動」而挖空心思將之法制化,即是將荒謬而有損公共利益的事合法化的做法,為社會所認同接受。大家都知,當日修法的始作俑者,是行政公職局。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在立法會回應時曾強調,「今次的法案並非『加薪法案』,因此,政府開支不會增加,目前處於一九五職程的人員有一千八百九十五人,當中一千三百二十人薪俸點已達二六零或超過二六零,撤銷一九五職程是為精簡和完善職程制度。」

  但理論上,第二/二零二一號法律就有為原「一九五」公務人員升職加薪之實。例如,只要具高中畢業學歷,一名工作約十年的「一九五」就處於薪俸點「二七五」的第二職階首席行政技術助理員位置上,只要通過目前的所謂「開考」(不具淘汰性質),走走過場,其人即可「依法」視乎在原職級工作時間併入「二六零」職程的第一職階一等技術輔導員,薪俸點三百零五點,或薪俸點三百二十點的第二職階一等技術輔導員,將分別可獲加薪三十點(三千一百八十五元)或四十五點(四千零九十五元)。此後的按年晉級增資,可由「一九五」頂薪點的「三八五」大增至「二六零」的「四九五」,就更加不在話下,由此一闊三大而衍生的例如各種津貼及公積金扣除等負擔亦水漲船高。這不算升職加薪?類似例子,不勝枚舉,公共財政負擔更甚於從前,也自不待言。

  在已報考的現職一千二百五十一名「一九五」公務人員中,難免龍蛇混雜、良莠不齊,負責主持考試及為「二六零」在內的所有公務人員的質素把關的行政公職局,有義務嚴肅履行好自身職責,不只要把好知識考試關,更重要是把好個人質素和操守品行關,真正為公職隊伍去蕪存菁,同時在執行上彌補立法上的不足與缺陷。

  必須注意的是,第二/二零二一號法律雖只訂定了可以參加轉入「二六零」開考的「一九五」需符合「高中畢業」、「屬第三職等或以上,並於該職程服務滿三年」及「最近三年的工作表現評核結果不低於『滿意』」的條件,及須合格通過由行政公職局舉辦的轉入開考,並不妨礙行政公職局對考試合格者作其他條件審查,只要有利於擇優汰劣,有利於提高公務人員質素,符合公共利益,總有可行之法。既然這一千二百五十一名「一九五」是將晉入新職程,享受新待遇,履行新職責,故就尤應援引《澳門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第十條規定,重新審查彼等是否仍符合擔任公共職務的「一般要件」,及按《通則》第十三條第二項規定,要求考試合格的「準二六零」,依法提交最新的「刑事紀錄證明書」,以證明其仍然具備擔任公職的資格和條件。

  例如,報考者之一的博監局行政任用合同行政技術助理員霍繼昌,就曾因故意傷人的刑事犯罪被法院判處八個月徒刑,且被法官直斥其行為「暴戾不仁,令人髮指」,及「未能誠實交代及面對自己的犯罪意圖」,「未有真誠悔悟」,霍某為此留有刑事案底殆無疑問。這種有犯罪前科及暴力行為兼不知悔改的人,還憑何資格擔任公職,由公帑即是由納稅人繼續供養?至於霍某至今還逍遙在紀律制裁之外,則是後話。

  類似霍繼昌負有刑事犯罪紀錄的合同「一九五」必有更多,不論輕重,也不論過失還是故意犯罪,行政公職局都有按具體情節,篩走「劣跡公務人員」,切實負起維護特區政府形象及聲譽的職責。

  法律之上,還有道德和信仰、形象及聲譽,為有刑事犯罪案底的「一九五」升職加薪,或放任其「服務市民」,本身已是不道德和失信仰。


阿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