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苦鍛鍊 少作冗員


  公務員在疫情之下,作為最硬的鐵飯碗,亦開始出現了不少的隱憂。最常見的是,擔心工作不到位,然後成為了被批鬥的對象,壓力不少。當然,對於廣大市民來說,這種壓力相信是大家爭相希望能夠擁有的。不過,真實發生在部門內部,或是對外服務、合作等的場景,確實為他們造成了不少壓力。比如,每年使用大量公帑的某部門,本年度加強了受資助機構的監管,派員前往並作駐場監督,確保政府資源的使用能夠真正到位,減少資源被隨意使用。對於相關機構工作者而言,其壓力有增無減,亦對機構中的「冗員」產生了不少的壓力,有部份亦因此退出了工作崗位。在市場上,汰弱留強無可厚非,亦不需要太驚訝。無權無勢無能者,不能在社會上混出個名堂,自然的淘汰無可厚非。當然,對於其背後的家庭所造成的壓力亦必然產生對社會的憤恨。

  說實話,我們的教育資源投放甚多,但是並沒有為我們的社會準備多少足夠的人才,在拼成績、拼特長、拼學校,以及於拼父母等,最終的路也應該由孩童自己走。教育資源投放甚高,最終必然是以成績作為評分準則,但是年青人是真的準備好了面對社會了嗎?資源豐富,實際上反倒令學生活在溫室之中,對社會的真實並沒有一個正確的觀念。比如,過往在澳門中學的教育經驗,筆者發現學生們對學習必須通過標準的科目努力奮鬥,但是並沒有思考為何而讀;在大學的教育當中,與中學最大的分別是,自由了,人也懶散了,更嚴重的是,反而沒有了競爭思維,沒有鞭策努力工作的必要。反而,希望如何不費氣力能夠成為人生大贏家。其實在澳門以博彩為龍頭產業的地方,紙醉金迷二十年的渲染,早就把 「賺快錢」深刻埋入了眾人骨子媕Y。緊接着,年青一代好一部分父母都是搭上了經濟發展的快車,最終令孩子們可以做啃老一族,常言道,富不過三代,但是最少把第二代富起來了。

  這種不需努力的風氣在中學及大學很常見,亦導致了為何坊間不少人覺得大學畢業生與社會需求脫軌,實際上是因為教育體系坐擁大量的資源,最後反而令學生變得「更矜貴」,最終富養之下,失去了窮人奮發圖強的鬥志,反而產生了公子哥兒的氣息,亦成為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一代。有人問筆者為何仍會做家務、做飯,確實請一個工人並不昂貴,叫外賣度日及出外吃飯也是很方便,但是,這種勤奮耐勞一旦「被舒服」了,人的意志就會變得薄弱,試想像一下,沒有晨操的馬兒,怎麼可能跑得快。沒有經常的鍛鍊,人就變得意志消沉,壓力不一定是壞,反而是一種動力。

  最後,社會真正前行的動力必然需要從刻苦之中產生,我國的發展依靠的是國人一直的努力不懈,如馬克思所說:人才是量度價值的刻度。咬緊牙關,總有出頭天。


艾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