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湖南湘雅二醫院黑心醫生事件

  八月底、九月初,「湖南湘雅二醫院黑心醫生劉翔峰遭查處」的新聞刷爆了中文網路圈,相關話題不斷登上大陸微博、百度熱搜榜。我是在北美知名網站「文學城」上讀到該黑心醫生事件的。多名患者家屬發出網貼,指控該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生、外科學博士劉翔峰長期依靠殘害患者甚至傷害性命斂財,期間不斷有人爆料其行醫黑幕,包括劉翔峰的同事和學生。

  根據患者及其家屬、劉翔峰的同事醫護、實習醫生揭露的內容來看,劉翔峰的行醫黑幕可謂觸目驚心、駭人聽聞:

  凡劉翔峰的患者,只要稍微有點異物傾向,不管是不是腫瘤,一律按腫瘤處理,先做化療。也即,不管就診者有病沒病,直接診斷癌症,先做手術再說,甚至連正常器官都切除。

  患者在沒有腸梗阻的情況下,使用達芬奇機器人,找不到腸梗阻,就將正常的腸管切下來,讓患者家屬看,說「這就是腸梗阻」。

  對僅需活體查驗、沒有癌症的患者,直接切除患者的胰腺和脾臟。此舉嚴重傷害患者的健康,有的病人就這樣被他害死。

  經常向婦產科等其他科室借用血液,抹在身上,欺騙家屬說患者大出血,需額外購買止血藥,讓患者購買高價止血藥,以此拿藥廠的回扣。

  頻繁對已無手術指徵(老百姓所說的沒救了)的病人,施以數十萬高額的治療費用。比如,對於癌症晚期沒有手術指徵的病人,也做腹腔開關,平白增加病人痛苦。

  到其他的手術室,將其他病人的結石、腫瘤,當成自己救治患者的結石、腫瘤,給患者家屬看,以此要求並未患此種病的就醫者做化療等費用高昂醫療程序。

  頻繁對急診病人進行機器人手術,因為機器人手術收費昂貴,以此拿醫藥器材廠家的回扣。

  將患者的輕症,說成是重症,以重症方案進行治療,以此收取高額醫療費用。

  從這些揭露的內容來看,這位湖南外科醫生的邪惡手段和危害程度令人髮指。他的這些簡直讓人難以置信的行徑,那怕以減輕、減弱幾個層次的樣式存在,也會讓人細思極恐、不寒而憟。如果不是一眾知情者的披露曝光、公權力機關的證實,恐怕就連最富想像力的小說家也不敢這麽去寫小說。

  從劉翔峰殘害患者、圖謀錢財的樁樁件件行徑來看,在這位湖南醫生的眼中,患者、病人並不是他治病救人、醫治疾病的對象,而是一個個躺在手術臺上的搖錢樹,是他終日思考如何斂財的工具。劉翔峰披著「行醫」外衣下的所作所為,證實了莎士比亞的名句——「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諷刺的是,湘雅二醫院對劉翔峰問題的情況公佈的日期,恰好是中國醫師節(每年8月19日)前一日。本來,作為人類最古老行業的醫生,其天職乃是治病救人、救死扶傷、挽救生命、減輕病人痛苦、謀求患者健康,因此古往今來醫生這一職業天然具有一定的崇高性、神聖性。

  然而,劉翔峰被曝光的種種黑幕,沒有絲毫的醫者該有的仁心,唯有一顆利欲熏心、與物欲時代同流合汙的黑心,其醫風醫德已經突破了人類道德底線,給醫生這個崇高的職業、稱號蒙羞、玷汙。他沒有遵循古代醫者要求的「視患如親」,卻將病人當作砧板上任意宰割的肥肉,一邊承受著疼痛,一邊承受著遠超出診療範圍的高額費用,甚至付出健康器官受損甚至生命的代價。這哪是白衣天使,簡直是白衣惡魔!

  必須指出,劉翔峰事件絕不是大陸醫療界的孤立個案。將患者當作斂財、創收增收手段,開出並非必須的昂貴藥物、過度治療,這在大陸醫療系統中乃是普遍的現象。

  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大陸醫療體系逐漸形成了「以藥養醫」、「開藥提成」、「醫療器械回扣」的制度,以至於前調查記者王志安認為,依據大陸的現有法律,可以將大陸所有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加以刑事追責。在劉翔峰事件曝光之後,有實名認證的多位三甲醫院醫生說,這種事情很多醫院都有,只是沒有劉翔峰猖狂和孤立操作,而是科室團夥協同操作,按照資歷職位分配利益,不會在意病人的痛苦和安危利益。

  大陸醫療界唯利是圖、漠視患者健康的汙濁現狀,歸根結底,源自價值崩潰、社會道德滑坡、拜金主義大行其道、貪腐盛行的社會氛圍。有權有錢者高高在上、貪腐盛行的社會現實,讓那些恪守良知道德、有機會撈錢卻拒絕貪腐的人士,反成為大眾譏諷的對象。醫療本應是救死扶傷的崇高事業,其天然帶有公益性,不應該當做產業來做,更不應成為謀取暴利的行業,《人民日報》健康版主編白劍峰曾發表文章題為「全世界把看病當買賣的只有中國!」的文章,道出了大陸醫療行業不當牟利的現狀。

  自八月中下旬以來,隨著劉翔峰黑心醫生事件在網路上的發酵,官方主導的輿論討論基調,逐漸向醫風醫德傾斜。據說,地方當局提出要在長沙醫療機構展開一次匡扶醫風醫德的行動。

  當局提出並整頓醫風醫德問題,固然是無可厚非,但大陸醫生以行醫牟取不當利益是一個普遍性的問題,並且存在著醫務人員違規、違法操作空間巨大的問題,單單強調醫風醫德、而不同時深挖醫療體系管理機制和問責機制上的漏洞及問題,是不能從根本上杜絕此類惡性醫療事件的。

  行醫和醫療行為的良好秩序,來源於有效的管理與監督制度,而不能僅僅仰賴醫護人員的個人自覺。因為對於人性的惡的一面,需要制度性的約束和監督,比如法律法規、管理和監督制度、懲罰機制等。醫療行為關係到國民的健康乃至生命,並且在很多領域牽涉到巨大的利益,因此決不能讓人性放任自流,而應建立醫療系統的各種管理與監督制度。

  在現代社會,隨著人口的增加、科技的提高等因素,完善醫院的行政監督、技術監督、倫理監督制度,以及成立技術監督委員會、倫理監督委員會等,業已被納入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重要內容。對於劉翔峰長期、多種違法違規醫療行為,對於如此違反醫學技術規範和醫學倫理的非法醫療乃至違法犯罪行為,醫院的技術監督和倫理監督是如何把關的,同樣需要徹查。進一步的,有必要在全國範圍內展開一場醫院的監督制度整改行動。

  海峽對岸同為華人社會的臺灣,建立了世界公認的最好的醫療體系,能夠為平民百姓提供良好的醫療服務。遺憾的是,近一二十年經濟崛起的大陸,在醫療體系領域卻弊端叢生,民怨沸騰,大量醫療資源傾向於黨政高官,民眾長期飽受看病難、看病貴、過度醫療等諸多問題。期待借由今次湖南黑心醫生事件,能夠對醫療制度進行改革,包括改進醫療管理與監督機制,以保障民眾基本的醫療安全。

寫於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六日


楚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