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陽城一案看澳門未來就業環境

  筆者近來出入遇到左鄰右舍打招呼,相互問候的內容,由以往的吃了飯未,返工放工嗎,轉口為「忙嗎?」。若對方回答不忙,或者正休假中,就靜止沉默,再無下句,深怕互吐苦水變相放負,後果嚴重。偶然遇上有街坊回答「忙呀」,則會由衷地說「而家咁嘅環境,有得忙是好事,好事」,然後再補上一句「忙好,忙好」祝福仍然有得奮鬥的街坊。澳門人,自回歸以來,何曾如此卑微過?

  千呼萬喚,太陽城集團案件終於在今周開審。「華哥」在庭上的一舉手,一投足,仍然影響力十足。先不討論案件內容,以昭司法公正。從傳媒有限度的報道,可以預期案件審訊時間不會短,且牽涉的人和公司比想像中要大。但是影響最大的,當數特區政府了。即控告一家上市的大貴賓廳公司長期賭底面、非法網投和洗黑錢等,均屬嚴重罪行。那麼監督部門及部門主管肯定存在行政失職,對違法違規行為沒有作出力所能及的阻止,應一審到底,徹底釐清當中的利益瓜葛,除去腐敗。

  在本地失業率持續高企,大量博彩從業員休假等待十二月賭牌後的去留命運時,相信不少人會懷念太陽城集團過去十多年,聘用大量本地人的光輝歲月。「見高拜,見低踩」是目前社會主流意識形態,即使「華哥」曾在業內受到尊敬,照顧了許多家庭的生計,這刻也沒有多少具影響力的人能仗義幫忙,只有自保式的落井下石,或者暗尋退路。各家自掃門前雪尚且不能體現目前博企對賭牌的渴望和人性醜惡,當賭牌和賭枱都塵埃落定後,這些過去受惠於太陽城集團的成功賺盡一切的博企公司和高層,就會無情的開源和節流。

  目前,社會問題和家庭問題互相影響,澳門人已對未來失去希望,至於大灣區、深合區、澳門街坊等,發展橫琴本來是澳門人最好的「s」(即sanguine,解樂觀和期待),但是權力者和利益集團眼中,只有「s」加「∣」(即$)。適逢特區政府繼續排除萬難,堅持花費公帑續辦大賽車項目,筆者這次不反對,因為大賽車的順利進行,代表疫情很大機會「被壓制」。以往冠名贊助大賽車的集團如今身陷囹圄,最大力支持非博彩元素及本地車手的貴賓廳竟落得如此下場,唏噓的背後,是令人難以忘懷的代表性,就如成龍盃,再無後來者。

  太陽城一案無論最終判決如何,數千名本地員工及家庭受影響已是事實,如今相關補償和工資等均未能完美解決,這與當局未有對案件前後作「充分考慮」有關。整個官場文化和高官意識形態已嚴重扭曲變形,人民的生活和就業權利變得渺小和遙不可及。至於高官問責,從來刑不上大夫。舉個大家都懂的例子,請原諒筆者的市井,粵語有「痾屎唔出賴地硬」,今有「大車翻側賴地滑」。有永遠不會犯錯的部門,比聖人還聖人,澳門人怎會有運行?


李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