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高加索
俄國重要盟友

  過去一周,俄軍在烏克蘭東部大敗之後的餘波未了,雖然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的「兩亞衝突」以及吉爾吉斯和塔吉克的「兩吉衝突」都已暫時停火,但地緣政治上的版塊活動已經發生。十八日,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突竄訪亞美尼亞,筆者認為用竄訪來形容這次外交活動,是非常適合。佩洛西到達亞美尼亞的當日,「兩亞衝突」才剛剛達成停火三天,她就像一隻老練的田鼠,鑽進俄國的後花園。

  亞美尼亞在高加索三國中最親俄,因此國家雖小,曾經在第一次納卡戰爭把鄰國阿塞拜疆打得無還手之力;前年的第二次納卡戰爭,亞美尼亞雖落於下風,但全憑俄國老大哥的靠山在,阿塞拜疆終只能奪回小部分的爭議地區。而阿塞拜疆背後的靠山,是同樣為突厥人的土耳其。因此「兩亞衝突」其實是一場迷你版的俄土戰爭,折射出俄土之間幾百年的鬥爭。

  早前因為俄烏戰爭而引發的能源危機,阿塞拜疆的天然氣成為歐洲國家重要的燃料供應來源,歐洲國家當然不會大力譴責阿塞拜疆。亞美尼亞長期作為俄國的同路人,可以說,時和勢都不在亞美尼亞這一邊。這個時候,俄國怎都不可能再派兵來支援。亞美尼亞這個國家看似非常弱勢,似乎東西兩邊的突厥人國家要消滅這個小國也不難。

  不過,亞美尼亞其實有幾個先天優勢。首先,亞美尼亞人大多數信奉基督宗教,與主要的西方國家相同;第二、亞美尼亞是民主國家;第三、亞美尼亞人是白人;第四、亞美尼亞人在歷史上曾遭土耳其屠殺。美國會讓一個歐洲白人基督教民主國家被突厥穆斯林國家消滅嗎?只要美國一天還是全球第一強權,這件事都不可能發生。歐洲、白人、民主、基督宗教,這四個原素加起來,不就是美國的傳統盟友的共同特徵嗎?關於這一點,土耳其人當然也是心領神會,因此這場仗其實是一場戲。

  阿塞拜疆毫無疑問只是打手,關鍵是美國和土耳其的共同利益:在高加索地區拔走俄國最後一個盟國。在亞美尼亞危急存亡之秋,美國第三號人物,佩洛西到訪,還在國會發表講話,斥責阿塞拜疆!這場戲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亞美尼亞人還有選擇的餘地嗎?只有滿懷感激投向美國懷抱。美國唱紅臉,土耳其唱黑臉,阿塞拜疆跑龍套,亞美尼亞在恩義兩難之間,放棄與俄國的結盟。佩洛西就這麼一竄,把事辦成了。幾天之後,美國國務卿在紐約會見兩亞外長,正正式式做個和事佬,以後高加索地區的仲裁者,大家知道是誰了,不要找錯人。

  筆者一直主張,在俄國敗局已定的當下,中國不要猶豫,要全面接管俄國的地盤,尤其是中亞地區。這個不是中國在俄國背後捅刀子,而是一個非常現實的政治問題,小國都在找靠山,稍一遲疑,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就會「竄」進來,亞美尼亞就是一個例子。隨著普京宣佈俄國部分地區就全面動員,要徵召三十萬兵再戰,北京必須正視俄烏戰爭帶來的問題,尤其莫斯科主張烏克蘭四個俄佔區「公投脫烏」。如果中國支持烏克蘭的俄佔區可以「公投脫烏」,那麼他日甚麼台獨、疆獨、港獨豈不可以如法炮制?中國不能不反對。由此可知,普京現在實際也是藥石亂投,這樣只會使俄國和其周邊產生更大的動盪,而這樣的動盪一定會直接影響中國。


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