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華北(上)

  
  經過三年疫情,社會逐步恢復正常,不少人也重拾旅遊的樂趣。在一年忙碌的工作後,我也提起了塵封多時的行李箱,踏上壯闊的河山。

  在中國人心中,河山固然指的是山脈河川,也代表十四億人民和他們的祖先生活的土地。不過在歷史上山是指哪一座山?河是指哪一條河?傳統上,河的定義是比較清楚的,直到秦漢時期,河專門指的就是黃河,到東漢才有黃河之名。而山,雖然有五嶽、五鎮山等,但泰山在古代早已被視為五嶽之首、五嶽之長,更是歷代多次封禪之地,都是民族精神的象徵。

  所以這次行程以首都北京為起訖點,環繞泰山和黃河最具戲劇性的段落——壺口瀑布,再配以多個中國古代和近代歷史上的重要地點,包括山東的濟南、曲阜,山西的太原,以及陝西的延安,比起過去單遊北京和天津,或者十年前的中國文化學習之旅,希望可以看得更多、更廣。

  另一方面,筆者曾經四次到北京旅遊,從季節上看,冬季、夏末、早春都已曾踏足,唯獨北京旅遊的黃金季節——秋季卻最難配合的。北京雖然位處北方,但即使是國慶黃金周期間,「人从众」的光景讓人難以享受行程,且溫度仍然偏高,更未到最值得期待的紅葉季節。今年工作結束的時間正值往年的最佳觀賞期,這不是正好應了天時了嗎?

  在北京安頓好後,乘坐高鐵,一個多鐘頭就到了濟南。濟南在北方的大城市中,可以說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中學中文教科書選讀了劉鶚的《老殘遊記》,有關大明湖的篇章,當中「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景象,是寫景的典範之作。但只要把視線再開闊一點看,我們更應感到驚奇。因為這堣ㄨ傍洩C二州,氣候溫潤潮濕,《遊記》面世已有一百多年,泉水依舊在各泉眼奔騰而出,讓周圍綠意盎然,更是勝似江南了!

  而且這些泉水,更是遍佈城內各處,除了三大名泉,各小泉眼可以是隨處可見,不單在公園內、政府大院、溝渠邊,甚至是古宅中,都可能找到一泓「私家」泉水,供一家飲用,或者把水果、蔬菜、冷飲,浸泡在泉水之中,這是在當地十分普遍而又獨特的的一種做法。在一個泉眼向前走過三步,可能就有另一個泉眼,冒出泉水和氣泡。清澈的泉水下綠藻在水波和氣泡中飄浮蕩漾,再來一個深呼吸,能讓人心情變得寧靜平和。

  但這種良辰美景,是需要人們擁有良好的素質和長遠的思維,才能保留下來。為了泉水,濟南人在興建地下設施時往往慎之又慎,當地地下鐵路至今修建的進展與內地很多大城市相比十分緩慢,可能與同樣擁有豐富地下文物資源的西安才能相比。看着市中心仍然在施工的工地,這種長遠眼光值得我們學習。


未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