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積極匯報
欠積極任事

   
  今屆立法會第二會期結束,陸續有議員公佈政績,通常僅見直選議員向社會,即選民公佈自己的成績表,或未來的議政主張及政策建議。這方面,雖難免有「黃婆賣瓜」的味道,但對社會民生的公眾合理期望而言,仍有參考價值,尤其是本澳疫後社會經濟復蘇,在民生、就業、房屋、交通、醫療及教育等問題仍千頭萬緒、有待解決的時候。
 
  有議員稱,期望政府積極推動和關注金融政策,再次推出電子消費計劃以刺激消費,推出留澳消費措施支援社區經濟;又希望政府落實各項長者福利,包括盡快恢復七千元央積金注資;並促請政府落實經屋恆常申請,為夾屋和長者公寓訂定合理價格。
 
  這些主張,有政府已經再三回應「並無計劃」,或「於法無據」的,例如再推消費卡與恢復注資七千到央積金等,也有政府已經籌劃及即將成熟的,例如「經屋恆常申請」或「夾屋」和長者公寓訂價等。簡言之,身為議員而在此時此刻提出這些主張,除了「安全系數」甚高,即最後成事的話可蒙「成功爭取」的政績之利,未能成事亦責不在己之外,還有「借政府裙冚自己腳」之嫌。
 
  至於倡議「調升養老金基數與維生指數掛鈎」、「調升照顧者津貼金額」及「加大對弱勢社群和失業人士的支援」,均令社會基層民眾受惠,筆者樂見其成,但前提是能夠實現。以這種容易被標籤為「養懶人」或「福利主義」的倡議,其實與調升社會保障基金的三方供款額的情況類似,單是來自商界的阻力,政府已經難於招架,遑論當局是否有心推動。但站在直選議員的立場,這些倡議都是為自己成績加分而成本低廉的必然選擇 ,故有此主張,只是情理中事,無可厚非。
 
  與此同時,也有同一團隊的議員在總結工作成績之餘,也向政府提出連串政策建議或要求,包括「須關注結構性失業、部分僱員收入減少情況」、「改善就業環境,並要確保財政預算及民生福利資源」,又指「政府持續多年緊縮開支,影響到民生和社會服務,例如長者因停止央積金注資及未有調升養老金等直接受影響」、要求「完善就業政策,審慎輸入外勞,確保本地居民優先就業」等。這等問題,有些是眾所周知的,有些是長期存在的,有些是從未改進的,不一而足,也難有新意。議員年復年、日復日提出,何以問題卻一直未有解決,部分甚至舊問題未解決的同時又有新問題顯現?這點,政府的積極作為,與時俱進固然重要,但議員依職權推動政府調整和制定公共政策,以至立法和修法回應社會訴求,解決社會問題,滿足各階層的合理期望,也應該擔當更積極的角色,而非每年聊備一格,重複提出相同的政策願景,或循例提出老生常談的要求和建議,向社會交功課敷衍一番。實際上,只要有利於國家發展和特區民生,有利於改善經濟,有利於社會民生進步,所有議員都應積極任事,有具體行動跟進自己提出的政策主張或要求,並向社會交代進展或結果。這方面,其實不應只限於直選議員。倘如此,相信對行政與立法機關的溝通合作,將頗有裨益,對政府自我完善施政措施,準確掌握社情民意,亦有現實意義。


余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