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橫琴有助澳門產業多元
神話豈能變現實

  
  作為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澳門(香港也是)其實是處於一個非常詭異的狀態,就是當官的都不敢真正站在澳門人的角度來思考澳門的發展問題,更不敢為維護澳門的利益去表達意見。或者,先叉開一句,筆者經常用「澳門人」這個概念來形容以澳門作為常居地的澳門居民,這並非有甚麼「澳獨」的意味,認識筆者的人都知道,筆者是個「中華膠」,自小中秦始皇帝之毒崇尚國家大一統。再加上小小的澳門根本亦沒有能力獨立生存,所以,「澳獨」也者,在筆者眼中從來都是偽命題,或者只是某些人用以扣帽子、打棍子的工具。筆者之所以習慣用澳門人去提述澳門居民,是因為這是常用而合理。正如你問一個在北京本地居民是甚麼人,他一定會答你是北京人,在上海的是上海人,在廣州的就是廣州人,在中山、珠海的也必然是中山人或珠海人。本來這就是很正常很合理的稱謂,只是現在政治化了,或者說是玻璃心化了也可以,說澳門人不行,要說中國澳門人,否則就說你是澳獨。上海人不必說成中國上海人,廣州人也不必說成中國廣州人,為甚麼澳門人就必須說是中國澳門人才算是政治正確呢?澳門本來就是中國的一個組成部份,說「澳門人」的澳門,自然就已經包含中國澳門之意,何須除褲疴屁?

  說回正題,必須承認,澳門是全國一盤棋裡面的一隻棋子,即使是特別行政區,也當然要服從中國這盤棋的大局。但澳門有澳門的獨特之處,即使跟隨所謂國家大局,但也應有自己小局的部署和發展方向。正如內地各省各市,都各有其獨特性,及各自的優勢和劣勢,在服從國家大局的前提下,也要讓自己省自己市能揚長避短,發揮優勢。所以,不論省領導或市領導,即使不是民選,但也要努力維護己省己市的利益,並力求讓其利益最大化。但在澳門,卻基本看不到當官的有努力維護本地區的利益,而是只識照跟中央的安排,甚至對一些明顯對澳門長遠發展不利的要求,也不敢如實反映,爭取協調平衡。

  官方如此,民間也如是,總之鸚鵡學舌,照搬中央指示,朗朗上口,便以為可彰顯愛國愛澳之耿耿忠心。普羅百姓無話可說,而「專家學者」更是屁話連篇,商界也是唯唯諾諾。當然,筆者相信,商界應是最清醒的。說得不管多動聽,行動才是最實際。以橫琴深合區為例,深合了這麼多年,澳門政府當然不遺餘力去投入資源,但同樣大力唱好深合區的商界,其真正動手的其實不多,因為大家對這個區的發展前景都心知肚明。

  橫琴與內地大多數的發展區相比,其實並沒有甚麼獨特優勢,其唯一優勢是扯上了澳門,由國家要求澳門與廣東省合作共建橫琴,但斯時也,澳門博彩業還很興旺,博彩稅收令庫房水浸,要求澳門拿出這些其實主要來自內地居民貢獻的部份博彩稅收去建設橫琴,也算是一種回饋,無可厚非。只是,如今經過內地刑法三零三條的修訂,佔澳門賭業半壁山河的貴賓廳已全線崩潰,澳門的博彩收益亦大為縮水情況下,澳門已面臨連年財政赤字,要拿更多資源投入橫琴,恐怕是巧婦難為無米炊(更何況澳門政府從來不是「巧婦」,而更像一個慣於洗腳唔抹腳的富二代)。所以,橫琴原有之唯一優勢,其實已悄悄流失。或謂,橫琴是粵澳兩方共同合作開發嘛,澳門唔得,仲有廣東省。廣東省家大業大,也是中國南方一個重要的火車頭。但像橫琴這樣一個開發區,在廣東相信不少,粵政府會採傾斜政策,將大部份資源投放橫琴,不要說笑了吧。

  或者不以橫琴角度來看,而將視角移回澳門,橫琴深合區的出現,說是扼殺澳門未來發展,也許說得過了,但肯定對澳門未來產業發展是負面多於正面。因為,發展橫琴是國家政策,要粵澳合作共建又是國家的規劃,於是,澳門政府除了要參與投資之外,還要挖空自己的投資源,鼓勵和推動澳門商界投資於橫琴,甚至將一些有可能投資於澳門的項目,都推到橫琴去。筆者說過許多次,資本主義的產業多元,是一個地區或一個城市,努力吸引更多資金投入,發展不同產業,當這些產業能夠成功立足,甚至發展壯大,產業多元的局面就自然形成。但若沒了投資,即使政府將規劃制訂得天花龍鳳,甚麼1加4,甚麼產業各佔百分之二十五為目標,都只是水中撈月。

  澳門是個自由港、外匯不管制、資金來去自由、具單獨關稅地區地位、實行簡單低稅,這都是澳門的優勢。澳門唯一的弱項是太小,發展空間有限,當然還加上公共行政效率低劣,對投資者不友善,但這絕對不應構成將所有投資移送橫琴的理由。近年,澳門官員和內地官員總在說一個「神話」,就是推動橫琴建設,就可以促進澳門的產業多元發展。無疑,橫琴在澳門旁邊,橫琴經濟發展起來,讓澳門的商人多了一個投資的選擇、讓部份澳門居民多了一個就業的選擇、也讓部份澳門人可以選擇在橫琴置業安居。這些都是正面的,但只屬個人或個別企業主的得益,而於澳門整體經濟發展來說,並無任何助益。橫琴經濟發展了,即使這些發展是澳門政府或澳門人投資的,其產業都不會計入澳門的GDP,其產品也非澳門出品的、其產生的稅收也只屬珠海、其產生的就業職位也不屬於澳門人所有。橫琴的發展怎麼能助長澳門的產業多元發展?但偏偏這種說法卻甚囂塵上,喊得震天價響,尤如一個明明沒有穿衣服的國王,卻被讚頌衣服穿得十分漂亮一樣,真夠荒謬!


區錦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