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談哈薩克事態



  中亞國家哈薩克的騷動已經接近兩個星期,局勢發展讓人感到驚奇。

  首先是示威活動有明顯的地區差異,在西部率先爆發示威的石油產區,示威和平進行,而在東南部的舊都阿拉木圖,抗議活動卻變成暴力衝突。而且有報道指參與暴力行動的部份人來自鄰國吉爾吉斯,甚至是有吉國的知名樂手。其次,作為「太上皇」的前總統納匝爾巴耶夫,在被現任總統托卡耶夫解任國安會主席後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而他的親信不是身亡就是被拘。

  另一個驚奇是,以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維和」部隊進駐後不久,托卡耶夫星期二宣佈,部隊主要任務已順利完成,兩天後開始分階段撤走,撤離行動所需時間將不超過十天,又宣佈會啟動政治改革,指方案「以與公眾和專家的廣泛建設性對話為基礎」,又指「國家會繼續走向政治現代化,需要新的社會契約」。美國國務院對決定表示歡迎。

  事件的性質可謂疑團重重。俄羅斯和中國作為地緣政治的相關國家,哈薩克在三十年前脫離蘇聯獨立時有四成俄裔人口,至今仍然有兩成,俄總統普京亦曾言會保護俄僑;而中國境內也有哈薩克族,以及文化相近的維吾爾、吉爾吉斯(柯爾克孜)、烏茲別克族等,民族關係相當敏感。加上兩國認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直想透過策動「顏色革命」,削弱自身在周邊地區的影響力,例如過去十多年在烏克蘭、格魯吉亞所發生的事,甚至威脅自身的政權安全。但托卡耶夫迅速宣佈「集安組織」「維和」部隊撤出,又宣佈政改(這是中國政府至為忌憚者),美國除對決定表示歡迎外亦未有強力介入,又不符合「顏色革命」的劇本。

  而中國方面的反應,分別是在1月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向托卡耶夫傳達口訊,反對外部勢力在哈製造動蕩、策動「顏色革命」。另外,外長王毅在10日表示,願同哈方加強執法安全合作,協助抵禦外來勢力干涉。當時已經是在「集安組織」派出「維和」部隊以後數日。至於另一個與哈薩克關係密切的國家,同為「突厥國家聯盟」成員的土耳其,也是直到9日才由外長卡夫索格魯在執政正義發展黨會議中表示,期盼哈薩克迅速恢復和平,土耳其和突厥國家組織將會提供各種援助。兩個國家的反應比俄方慢半拍,而且如果俄方按照哈方的時間表,如期撤出「維和」部隊,既可避免西方干涉的口實,亦可能為處於戰雲之下的烏克蘭局勢順利解決營造良好氣氛。俄羅斯亦可在去年在南高加索地區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之間、就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糾紛的軍事失敗中重新拾回聲望。俄羅斯的前身蘇聯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間接換來社會主義大家庭崩潰的教訓,不可謂不深刻。


未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