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二三事

  最近與同行在談論澳門教育的情況,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回歸二十多年,特區政府在教育的投放從來未有手軟,即使在疫情的衝擊下,亦不減市民對教育的支持。更進一步,教育就像是靈丹妙藥,任何問題彷似推到教育上就能迎刃而解。澳門沒有人才、澳門人道德欠佳、市民行為有失大體、家庭倫常慘劇、市民沒有文化、沒有健康意識等等。幾乎所有社會的、特區的、家庭的及個人的問題,連隔壁老王夫妻關係不和諧,都可以算到教育的頭上。亦因為這樣,教育獲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保育,教師行業亦成為了繼政府工後的最優選擇。

  問題在於,澳門的所有問題都是教育問題嗎?非也,更多時候是讓教育成為了一個出口,一個能夠解決所有問題的靈丹妙藥。相信不少同行也會說一代不如一代,在課堂上、課堂後的學生品行,是很難去有力地解決,但凡有教書育人經驗的,亦不難看見學生是他們父母的「代言人」,在課堂上他們的表現,其實也側面地表達出他們的家庭教育。仍記得非高等教育法堭j調家庭、社區及學校三者之間的關係,但是今天的教育,片面到只是針對在非高等或/及高等教育的投放,甚少着墨在社區及家庭之間的培育。

  數個月前,由於疫情緣故,不少市民反映社區出現童黨現象,更有學生走去搶流鶯的錢包。這些故事或許講講也就完了,但是也出現了讓大家疑惑的一個點,為何教育資源長期投放,社會也算是豐衣足食,市民的教育或素質好像沒有很好地表達出來呢?問題在於,很多時候也是順應民意,將資源放到教育上,但是有考慮過怎樣使用嗎?入讀全球五十強的學校有奬學金,那麼如何面對在學校教育上遇到困難,或者即將成為社會問題的學生呢?

  優秀的學生(學業上)可以作為榜樣,對於成績不優秀的學生、品行不及格的學生是否需要有更好的方法去改善,並非等到成為了社會的問題後才作出補救呢?另一個角度來看,除了學校的教育以外,家庭的因素是否應該有一個可行的方法去面對及解決呢?一般來說,溫暖的、具有安全感的家庭,學生不會有太多的偏差行為。相反地來說,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支援去面對破碎家庭呢?再進一步,我們生活的社區健康嗎?是否有足夠的文化、體育及康樂活動,讓社區青年能夠有健康的習慣呢?恐怕,在社區教育上,真正該做的是提供舒適的生活環境,而不是一刀切將一個社區變成了一個令人懼怕的地方。否則,總體社會的問題,必然是由所有人去承擔。

  在此,教育並不是一個終點,它只是其中一個手段。去到底還是一個良性發展的社區及健康的家庭關係,這才是真正的「教育」問題。

 

 

 


艾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