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兩起高校事件談及所謂建設世界一流大學

  去年12月中旬,大陸領導人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23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數份文件。其中一份文件,是「關於深入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的若干意見」。會議強調,深入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要牢牢抓住人才培養這個關鍵,優化學科專業和人才培養布局,打造高水平師資隊伍,深化科教融合育人,為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提供有力支撐。

北京上海高校刮起告密風

  
這段話,讓我聯繫到最近大陸兩起有關大學的新聞事件,發生於大陸最大的兩座城市:北京和上海。

  一起是,北京大學在去年11月底,宣布成立四個以當今領導人思想命名的研究中心。另外一起是,12中旬,上海震旦職業學院一位宋姓女講師因課堂學術言論被學生告密,後遭校方開除。

  今次中央會議強調的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簡稱「雙一流」高校建設,並非只是說說而已。事實上,該「雙一流」設想自2015年提出以來,大陸有關當局確實卯足了勁,下了很大的氣力,希望將幾十所國內名校、四百多個一流學科,建成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以便在短時期內大幅增強大陸高等教育實力,盡快將中國建成「高等教育強國」。問題是,如此宏大的目標能否實現?

  在人類大學史上,各國高校欲位列世界一流大學之列,除了在學術聲望、科研成就上享有很高的國際聲譽,包括發達的學術研究設施、基礎建設和教學基礎設施,還應該擁有雄厚的師資力量、知名學者、學生質量,能吸引世界一流的生源。此外,躋身世界一流大學,還應該擁有良好的人文環境,比如大學管理應實行「民主治校原則」、「教授治校」,比如大學理念應注重獨立思考、批判精神、自由思想、追求真理、創造性思維、重視人文教育等。

  據此標準,顯然,普遍採行「黨委治校」、行政系統操控大學、教育服務於政治、排斥「教授治校」、倡導順服思維和奴化教育的大陸數千所大學,是不符合世界一流大學的資格的。並且,近些年來在大陸高校刮起了一股學生告密教師之風,以及大陸高校整肅獨立思考的師生、打壓敢說真話的學者、鉗制言論和思想自由的氛圍,只會令大陸高校越來越背離大學精神的題中應有之義。在這樣的高校政策和大學氛圍之下談建設世界一流大學,這不是白日做夢又是甚麽?

錚錚傲骨淪為逢迎媚上

  
先來談第一起來自北大的新聞事件。北京大學在去年11月底成立的四個以領導人思想命名的研究中心,由現任北大校長、兼習思想研究院理事長郝平為中心主任頒發聘書。校方聲稱,這是北大進一步學習貫徹習思想的重要舉措。北大此舉雖然並不太令人感到意外,卻也讓人止不住地為北大、為這所曾經在中國近現代史上(1949年之前)有過光榮歷史的大學的逢迎媚上感到悲哀,感到心痛。

  文革結束後,執政黨通過歷史決議已徹底否定文革,反思個人崇拜的危害,將文革定性為「災難」、「內亂」、「浩劫」。如今北大和四個研究中心的領導教授們,也都是經歷過文革的過來人,他們應該記得在七十年代後期、八十年代大陸官方民間對個人崇拜都十分反感,他們仍然如此積極地配合官方的個人崇拜之風,不吸取文革教訓,一味投機取巧,專為君王唱讚歌,這是何等的悲哀啊!

  在歐美許多大學,尤其是著名大學,只有以捐助者名字命名的中心或建築或院系,但那只是大學為了表彰捐助者的慈善舉動和對教育事業的貢獻,而不是為了研究那個人的思想。比如,2006年,美籍華人企業家謝明,捐款3500萬美元給母校南加州大學工學院,資助培養未來的工程人才,南加大決定將電子工程系命名為「謝明電子工程系」,以表彰其慷慨捐贈。

學生栽贓陷害老師

  
再來談第二起震旦學院學生舉報老師事件。近十年來,在大陸高校中興起了一股學生舉報教師「不正確言論」的風氣,由此曝出許多的告密事件,未曾被公共輿論關注的還不知有多少。今次上海震旦學院宋姓女講師被一名學生用自己課堂上錄下和剪輯的一份視頻舉報,就是無數起告密事件中的一件。

  首先,必須指出,在宋老師當天課堂上的完整版視頻(五分三十四秒)中,她首先指出「當年日軍確實在南京做了反人類的行為」。但宋老師的這句話,在學生最初曝光、舉報給校方的視頻中(剪輯成一分二十二秒)並未出現。可是,這是個關鍵問題,即宋老師並沒有否認南京大屠殺的事實。然而,校方的處理及大陸官方媒體卻給宋老師扣上了「質疑歷史真相」、「為日本帝國主義翻案」的嚇人帽子,這是典型的栽贓陷害。

  在談到大屠殺中死亡具體人數時,宋老師說:「最糟糕的是,國民黨政府在這些死難者家人還活著的時候,沒有將所有死難者名字全部記錄下來」,這樣就導致死亡人數出現很多版本。無論是當年的國民黨政府,還是後來的政府(共產黨),都沒有追蹤、統計死難者的人數、來源。她還以猶太人被德國納粹屠殺為例,稱所有死亡的猶太人都有姓名記載,因此可以真實地統計出被屠殺的人數,以強調學術嚴謹的重要性。

  在這個五分多鐘的課堂視頻堙A宋老師以一名新聞專業學者和教師的身份,表達了三層意思。其一,強調學術的嚴謹性,批評中國學術界向來缺乏嚴謹性。其二,以以色列政府對猶太人大屠殺的統計為例,批評國民黨政府、含蓄地批評1949年之後的共產黨政府,沒有盡到調查、追蹤、落實死難者資料的責任。其三,不應該永遠地去恨,而應該反思戰爭。這三層意思,相信任何一位看過這位老師完整視頻的人士,都會認可這種基於學術立場發表的理性學術觀點。

又來文革,學術空間越趨窄

  
上海震旦學院宋老師遭舉報事件,讓人恍惚之間感覺又來了一場文革。為甚麽會發生這樣的事?究其原因,在大陸的各高校,只允許由一種聲音主導的意識形態橫行,排斥獨立思考和質疑精神,拒絕進行理性的討論和辯論,由此,或明或暗地打壓與官方意識形態不一致的思想觀點,並且,這種「唯我獨尊、整肅異己」的狀態在近十年來更加得到強化。這樣一來,大學校園堛瑣ЁN空間越來越狹窄,大學的學術和思想自由,被意識形態壓縮得越來越喘不過氣來。這是與真正一流大學的獨立思想、質疑和批判精神背道而馳的。

  作為一所追求世界一流大學的高校,應該在當權者面前保持一個「學術共同體」的尊嚴和獨立性。作為一個追求一流大學的國家,應該倡導寬容之風,而不該營造打壓異己之氛圍;應該倡導文明之風,而不是告密之風氣;應該尊重學術自由和思想自由,而不該將大學、學者教師、獨立思想者視為手中的摶泥、刀俎下的魚肉。

寫於二零二二年一月七日


楚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