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旁觀親師衝突

  當我們把孩子送到學校,家長跟導師,其實已經是合作夥伴的關係了。家長相信導師會盡心教育孩子,對於導師教學及班級經營上的安排多會盡力配合,因為家長知道,跟老師正向的合作,受惠最深的會是自己的孩子。但是,如果不能認同老師的教學方式,或者聽孩子回家描述老師在事情處理上有令人疑慮的地方時,身為家長,我們應該怎麼辦?

  在學校跟孩子「交手」多年的經驗,了解孩子有時看到的「事實」並不是「真相」:他們在描述事情上可能會因個人的情緒、喜惡而對事情不自覺地加油添醋、也有可能只看到事情的部分就以偏概全地當作全貌、也有孩子不懂老師的用意而曲解了老師的話語或行為,如果盡信孩子的話,很可能會錯怪老師或產生誤會。因此,每當聽完孩子的抱怨以後,我會克制不對老師的行為作出評價,只會同理孩子當下的情緒後就此打住,但是對於有疑慮的內容,我會私下找幾位相熟的家長詢問,把不同孩子所說的內容拼湊在一起,盡力還原教學現場的樣貌。聽了不同的說法以後,如果仍然對此事耿耿於懷或覺得不安,我會私下跟老師聯絡或相約見面,除了表達自己的疑慮外,更重要是聆聽老師的解釋,釐清當中的誤會,並針對目前遭遇到的問題,討論出彼此都能接受的解決辦法。

  我曾遇過一位在教學上相當認真,為學生付出很多心力與時間的導師。他對學生相當嚴格,作業量也非常的多,班上家長不斷投訴作業量已經嚴重影響孩子的生活作息並壓縮了睡眠時間,甚至讓成績落後的孩子,對課業更加意興闌珊。老師雖然答應會作出調整,但調整後的作業量對孩子來說還是夢魘,家長持續向學校反映未果,加上班上幾位孩子的行為問題沒有被妥善處理,學期結束時,該老師沒有被續聘,只能黯然離開。以同為教育工作者的角度來看,這位老師雖然教學上是認真的,但教育專業卻不足:教育現場在乎的是師生之間的互動與關懷,如果老師在教學安排上無法掌握孩子的能力和同理孩子的感受,在家長反映後仍不能適時覺察問題並適度修正,這樣除了無法得到學生的信服外,也會失去大部分家長的信任,加上老師在班級經營與輔導專業上也有所欠缺,最終難免成為被淘汰的一員。雖然我為這位老師的遭遇感到心疼,但作為家長聽到會換老師以後,我還是鬆了一口氣,為孩子終於能有充足的睡眠時間而感到高興。

  曾經有一位家長,因為全盤相信孩子回家的轉述,沒有多方求證就認定班上的導師有問題,對導師進行了多項的指控,學校面對家長來勢洶洶的「質疑」,找來相關人員召開了多次的會議,除了針對家長的指控謹慎回應外,過程中更努力解釋及嘗試澄清當中的誤解,期盼能修復親師間的關係。但家長陷在自己的情緒當中,完全無法信任學校人員,他聽不進任何的解釋與說明,也無視孩子自身的障礙與適應上的困難,認為孩子在學校遭遇到的挫折應該由導師一人承擔,堅持學校必須撤換掉這一班的導師。當班上其他家長得知這位家長的要求以後,紛紛出面力挺導師教學認真,對待學生盡心盡力,認為該名家長的指控不符事實,不應該因為他的片面之詞而把老師換掉。事情發展至此,大家也許覺得老師終於沉冤得雪,可以繼續安心地當導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教學生活。那麼,我只能跟大家說:「別傻了!」

  從家長指控導師是孩子挫折的根源、拒絕接受導師為自己的言行進行解釋之時,家長與導師之間的信任關係就完全破裂了。導師為了回應各種指控與多場會議承受著極大的壓力;為了不影響學生的受教權,導師苦忍各種委屈,在面對學生時必須裝作若無其事;在面對班上指控自己的學生時,導師要如常管教抑或是小心奕奕地應對,成了他每天必須天人交戰的難題:管他嗎?深怕一不小心,說過的話和做過的事又成為下一條被指控的事項。不管嗎?其他學生質疑老師管教不公的聲浪要如何平息?這樣令人寢食難安的教育現場對導師來說是何等的折騰!導師在學期結束之前主動要求更換職務,與其擔驚受怕、沒有尊嚴地被質疑,不如找一個讓自己安心的職務好好表現。

  經過這樣的過程以後,我們可以想像一下,這位要求撤換導師的家長,要如何繼續跟其他的家長互動?他的孩子跟同學的互動關係會如何產生變化?這一班的新導師,要如何跟這位家長建立真誠的互信關係?為了不要給自己惹麻煩,其他任課老師對待這位學生的態度會如何有所保留?如果因為這位家長的強勢作風,讓其他人對他的孩子敬而遠之,對這孩子來說,是幸?還是不幸?

  為了讓孩子有更好的學習環境,過程中不惜傷害學校和老師,最後反而讓自己和孩子的處境變得尷尬與艱難,帶給孩子更深的傷害,這後果應該是當初家長以強勢態度介入時始料未及的,卻是老師和學校本來想要設法預防,最後變成無能為力的必然結果。

  教育現場人事複雜且充滿變動性,很多事情只以表象來作解讀很可能偏頗而跟事實不符,家長遇到疑惑應當請教老師以求明白。過程中若能以理性溝通與老師維持互信的關係,珍視老師的教學專業與尊嚴,良善的互動循環引發的效應,最終受到正面回饋的,其實還是我們的孩子啊!


隨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