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投票率廢票率現象


  香港回歸後第七屆立法會選舉上月中已曲終人散,故此也是時候來到這一系列評論的最終日,也總算心滿意足地完成相關論述。在這一篇文章中有一點新變化,主要焦點不再全部集中在香港這次選舉,反而是希望把自從有局部直選以來,港澳的選情變化作一回概略的盤點,讓有心人藉此溫故知新,自行判斷出世道人心。
 
新香港孕育奴性
 
  近日香港疫情大爆發,似在通關在即又一次谷底反彈,令準備過年的市民怨氣衝天,香港抗疫兩年成績之差有目共睹,不能向外部勢力甩鍋。其中一條傳播鏈與高官、權貴、議員出席畀面派對生日會有關,事後不是想大事化小,就是裝傻扮懵或保持距離,但卻無一人願承擔責任問責請辭,而一眾同一陣營中人,卻紛紛出來滅火降溫。如此整體質素,在這兩任左王特首之前,尤其是立法會和傳媒尚有制衡時,絕對是難以想像的。民主看似跟民生無關,但當民生事務越大,越發顯得息息相關,這只是最新的教訓。
 
  港澳的立法會,今天皆已淪為完全的橡皮圖章。香港立法會選舉前,林鄭月娥大放厥辭,自誇低投票率代表政府做得好,實在恬不知恥。然而選舉結束後,依然有新上位馬屁精接力,企圖把林鄭偉論發揚光大,就更凸顯香港政府蜀中無大才,奴才作先鋒的現實。這位新任海關女關長與選舉風馬牛不相及,本應主動避嫌,但竟自告奮勇為林鄭之言保駕護航,實在令人側目。
 
  這位女關長放言,投票率高低並不重要,因為投票率高亦不代表做到事。希望將來跟政府合作的立法會是良性、有建設性及有質素,又希望能夠團結一致,就算監察政府也要良性和理性討論云云。請看一看,這就是今天香港高官的普遍水平。甚麼良性、建設性、理性、質素,實質上只是團結的代詞,而團結就成為奴性的代詞,還能指望這樣的人執法為民嗎?投票率高也許不代表做到事,但放眼全球,投票率低卻一定做不到事。除非人民根本不能投票,任你行政霸道幹甚麼都可以,也許就是這樣的官心目中的做到事與理想社會了。
 
  真是替這位成長於港英時代的何佩珊關長汗顏,可以說是白白培養了。網上有一貼文〔戈爾巴喬夫談蘇聯宣傳〕中說:「甚麼是宣傳?就是無恥的說別人的壞話,不要臉的說自己的好話,順便兒睜著眼睛說瞎話,另外還要禁止別人說真話。」今天的林鄭政府一眾高官,終於能夠說出這幾種話,為全世界作出完美示範了。
 
投票廢票此中尋
 
  香港今次的投票率和廢票率上文已經說過,在此不再重複。本文的數據整理,主要來自香港同業一位訪問筆者的朋友,不論港澳數字都橫跨回歸前和回歸後兩個朝代,如今溫故知新令人不無感慨。
 
  下面的數字按時間順序,由後過渡期的香港首先開始。一九九一年香港立法局選舉:投票人數七十五萬零四百六十七人,投票率百分之三十九點一五。無效票一千六百零九張,佔投票人數百分之零點二一。對比的是翌年的澳門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二萬八千五百二十六人,投票率百分之五十九點二六。無效票九百八十張,佔投票人數百分之三點四四。
 
  第二組數字是一九九五年香港立法局最後一次選舉。投票人數九十二萬零五百六十七人,投票率卻反比稍降為百分之三十五點八。無效票大幅增加至八千六百一十六張,佔投票人數百分之零點九四。而翌年的澳門立法會選舉,有七萬五千零九十三人投票,投票率百分之六十四點四九,也是迄今為止最高比例。無效票二千五百九十五張,佔投票人數百分之三點四六,總數增加但比例持平。
 
  第三組數字分別是港澳回歸後第一屆立法會選舉。一九九八年香港有一百四十八萬九千七百零五人投票,投票率百分之五十三點二九,增幅近百分之二十。無效票九千四百六十五票,雖然也有增加,但佔投票人數比例反而下降至百分之零點六四。對照的是二00一年澳門數字,投票人數也同創新高,升至八萬三千六百四十四人,不過投票率卻是反比下降至百分之五十二點三四,是去年之前比例最低的一次。無效票有二千六百六十六張,佔投票人數百分之三點一九,同比也略為下降。這一組數字最有意思的,是港澳投票率歷來最接近,香港只比澳門高出不足一個百分點。
 
  第四組數字是二千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共有一百三十三萬一千零八十人投票,投票率比上屆下跌百分之十,只有百分之四十三點五七。無效票總數升至九千四百六十五票,佔投票人數百分之零點六四。澳門則到五年後才進行同樣選舉,投票人數大幅上升至十二萬八千八百三十人,投票率亦增加至接近一九九二年,佔選民人數百分之五十八點三九。無效票雖增加一千三百多張達三千九百八十五張,不過比例則繼續下降至百分之三點0九。
 
  第五組數字是二00四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共有一百七十八萬四千四百0六人投票,投票率比上屆回升至百分之五十五點六四。無效票一萬三千九百四十一張,佔投票人數比例則降至百分之零點七八。相應的是二00九年澳門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隨人口上升至十四萬九千0六人,投票率乃回歸之後最高,達百分之五十九點九一。而無效票增幅比投票人數增幅更大,創下百分之四點八四的迄今最高比例。
 
  第六組數字是二00八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比四年前回落,有一百五十二萬四千二百四十九人投票,投票率大跌十點至百分之四十五點二。無效票有八千七百七十張,佔投票人數百分之零點五八。與之呼應的是二0一三年的澳門,投票人數有十五萬一千八百八十一人,極為接近香港二00八年的十分之一,但投票率亦恰好比香港高出百分之十,達到百分之五十五點0二。無效票大幅回落至五千四百二十八張,所佔比例也同步降至百分之三點五七。
 
  第七組數字是香港二0一二年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有一百八十三萬八千七百二十二人,投票率回升至百分之五十三點0五。無效票有二萬七千七百三十八票,佔投票人數比例首次超過百分一,達到百分之一點五一。與之相比的是二0一七年澳門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創下至今最高紀錄,達十七萬四千八百七十二人,投票率為百分之五十七點二二,是為回歸後第三高。與此同時無效票僅有二千二百八十三張,也創下回歸後最少,甚至比一九九六年更少,僅有百分之一點三一,但仍比多數情況下香港要高。
 
  第八組數字首先來自二0一六年香港立法會選舉,該年投票人數創下有立法會直選以來最高紀錄,共有二百二十萬零二千二百八十三人投票,投票率同比破記錄地高達百分之五十八點二八。不過相對於一九九二、一九九六、二00五、二00九年澳門的百分比,仍未算最多。當年無效票總數為三萬三千八百七十二張,亦創下去年之前最高的百分之一點五四比例。對應的是澳門去年的爭議性選舉,共有十三萬七千二百七十九人投票,僅比二00五年多不足一萬票,也是澳門自有立法會直選以來投票率最難看的百分之四十二點三八。無效票五千二百零八票,令當局稍為安慰的是次於二0一三和二00九年兩屆,而無效票佔投票人數比例為百分之三點七九,則是僅次於二00九年的倒數亞軍。這跟香港去年一樣,是選民對當局霸道行徑不滿的心理折射,所以才產生急壞當局的躺平投票法。
 
  值得繼續深入研究的是,除二0一七年外,澳門無效票率一直大幅領先香港一倍至數倍,原因為何不想妄下結論。


黃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