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學院音樂學校
畢業音樂會觀後

  和一般的澳門人提起演藝學院,說實話大家過去基本上都只知道香港有個演藝學院。而且水平相當之高。這幾年和澳門人說起演藝學院,大家逐漸開始知道澳門也有一個演藝學院,並且水平也絲毫不遜色於鄰埠地區設立的專業演藝學院。探索其原因,筆者料想與國家的政策扶持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存在。在內地政府文化部門以及澳門特區文化局的大力支持之下,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於二零零九年與北京中央音樂學院附屬中等音樂學校簽訂了合作辦學計劃。自此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成為了本澳一所提供初中及高中音樂專業教學的藝術院校。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為本澳有志於投身音樂事業的學子,提供科學、系統而又全面的專業音樂教學課程,以及六年制中學同等學歷的社會文化課程,目的旨在於培養音樂專業技術及文化知識兼備的演藝人才。當前課程主要開設有《器樂演奏技術課程》及《聲樂表演技術課程》。學生在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完成六年制的中學文憑課程後,可獲發澳門特區政府教青局認可的初中教育課程文憑、高中教育課程文憑以及音樂技術及專業資格證書,此外學生亦會得到北京中央音樂學院附屬中等音樂學校頒授中國內地教育部門認可的《普通中等專業學校畢業證書》,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的學生們可謂是一舉多得。這些文憑在澳門與內地,乃至於國際都受到認可,歷屆畢業生考取國內外音樂學院升學率達百分之百。目前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的畢業生已經成為了本澳專業樂團樂師,以及大、中、小學校音樂教學人員當中的骨幹成員。

  兩校聯合辦學已十多載,二零二一年恰逢續約之年,中央音樂學院現任院長俞峰及港澳臺辦公室主任陶倩、中央音樂學院附屬中等音樂學校娜木拉校長及金京春副校長,於去年七月份率團訪澳出席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畢業活動,期間和澳門特區文化局局長穆欣欣、澳門演藝學院院長周遊、音樂學校劉暢校長、陳理理副校長及劉晨晨職務主管進行了會晤座談,交流聯合辦學成果。雙方現已為未來繼續聯合辦學簽署續約協議書,共同推動澳門專業音樂表演教育的交流與合作,為國家及澳門的未來培育更多的音樂人才。
澳門文化局附屬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於上月十九日假崗頂劇院隆重舉行了《第十屆中學教育課程高三畢業生實習音樂會》。該場專場音樂會由六位高三應屆畢業生聯袂擔當演出,他們以自己的專業水平向家長、老師、校友以及社會各界人士彙報他們十餘年堅持學習音樂所獲得的成績。

  擔當該場專場音樂會演出的六位應屆畢業生分別為PARK GOEUN(大提琴專業)、毛彥甯(二胡專業)、陳倚琪(鋼琴專業)、葉卓(聲樂專業)、趙娉悅(古琴專業)和鄭心悅(聲樂專業)。同學們以樂器獨奏、聲樂獨唱以及器樂重奏等多樣化的音樂表現形式,來向觀眾們呈現多元化的東西方經典音樂作品。音樂會當中同學們上演了斯坎德爾•賽拉甫的《塔里木》,張曉峰、朱曉谷共同創作的《敘事曲》,李斯特的《艾斯特莊園的噴泉》,自得琴社的《醉醉漁,唱唱晚》,劉青的《越人歌》以及德沃夏克的《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作品一百零四號》第一樂章 · 快板等觀眾熟知的音樂作品。

  李斯特鋼琴曲《艾斯特莊園的噴泉》展現演藝學院音樂學校學子的文化學科功底。過去很多人都會有一些偏見,那就是學藝術的人有時候往往會在社會文化等學科方面比較薄弱。造成這個情況的原因可能是和學音樂的人常年集中於音樂練習,而導致在學習社會文化課程方面的時間投入較少造成的。不過筆者感覺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的學生們,整體的社會文化學識水平還是比較穩固和紮實的。其實演奏好一部複雜的音樂作品,一味的模仿並不能夠達到如火純青之境界。怎樣理解作品,怎樣理解作曲家的心境,怎樣理解當時的社會背景、創作環境等因素成為了演奏好一部音樂作品的關鍵所在。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紮實和穩固的社會文化知識基礎之上。作曲家李斯特創作的鋼琴曲除難度巨大而為人所熟知之外,作品當中的複雜情感亦是很多演奏李斯特鋼琴曲的學生所難以駕馭的。在李斯特晚年創作的鋼琴曲當中,《艾斯特莊園的噴泉》則是一部演奏技術與思想情感二者共同並存的鋼琴曲,大部分人只能夠將這部作品完整演奏下來,卻無法相對準確地表現出李斯特音樂作品中的複雜情感。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的鋼琴專業畢業生陳倚琪在音樂會中演奏的《艾斯特莊園的噴泉》,則是將作曲家李斯特內心所想要表達的思想情感完全展現了出來,指尖流露出的琴音精確而到位。李斯特在創作《艾斯特莊園的噴泉》時,已處在他人生路途中的晚年時期,這時候他的世界觀、價值觀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可以說是和過去的他完全不同了。晚年時期的李斯特皈依了宗教,這個時期的作品讓人感覺逐漸地呈現出一種比較平靜的狀態,不像是過去的那麼激烈。在作曲技巧方面相比較於之前的傳統音樂有了很大突破,音樂作品和後來的印象派作曲家的音樂作品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繫。音樂開始變得更加直白、更加簡樸,其中大量地使用大段的單音,大量的全音和弦。過去那種具有強力度的明確的旋律了無蹤跡,音調經常在一種猶疑迷茫的狀態之中,有一種古話說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而轉變成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很少有強烈的輝煌音響,一種奇特的順從的溫和氣氛佔據全曲。李斯特不再像過去那樣追求於那些大型且帶有高難度演奏技巧的複雜題材,而轉向生活化的小事物,他並且也不再追求宏大輝煌的音響效果,而是更加樸素、簡潔,可以理解成是一種稀少的純淨的音樂類型,不是為大眾,而是為小眾。這種音樂對於一般人來說理解起來有一定的難度存在,樸素簡單當中又帶有複雜的思想情感。陳同學作為一位高中三年級的畢業生能夠駕馭思想情感如此複雜的作品實屬不易,足可見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在學生德、智、體、美方面的綜合教學方面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值得點讚。除此之外,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學生人數數量不多,政府願意花費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投入培養,則可見政府在文化方面特別是音樂發展方面是付出很多的。其實特區政府一直默默無聞地為文化事業的發展做了很多事,只不過是我們一時半會兒沒有發現,當我們發現時,小樹苗都已長成了大樹。


聲樂專業畢業生葉卓在音樂會當中演唱的畫面。圖片來源於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

古琴專業畢業生趙娉悅在音樂會當中演奏的畫面。圖片來源於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



林龍平
電子信箱:130677006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