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距離智障城市還有多遠?  



  上周,有議員質詢政府強制「巴士實名登記」的合法性,認為相關措施並未顧及《個人資料保護法》規範,但是官字兩把口,只要面皮足夠厚,黑都可以講成白。此外,有本地媒體刊文並合共四次向交通事務局及運輸工務司查詢「澳門通卡須經實名登記後方可享有車資優惠」的法律依據及行政程序問題,同樣被官僚漠視。近日,著名網球手祖高域被澳洲移民局拒絕入境,當局以防疫為由,強行阻撓網壇一哥參賽衛冕澳網。但是澳洲法院判政府敗訴,理由是防疫措施不能成為剝奪人權的藉口,而取消簽證亦欠缺法律理據,事件讓全球政府反思防疫措施的平衡。

澳門通卡實名制欠法律理據

  
「澳門通卡須經實名登記後方可享有車資優惠」在十二月十一日零時實施,所謂實名登記包括需要持卡擁有人的姓名及電話號碼,以便追蹤乘客的乘車記錄。但是這埵陷X個法律爭議是交通事務局翻爛法律法典都無法合理解釋的:一.第8/2005號法律《個人資料保護法》第五條「應為了特定、明確、正當和與負責處理實體的活動直接有關的目的而收集」,交局的措施明顯不具備特定和明確的收集,而是隨機性收集;二.利用行政手段剝奪由公帑給付的全民性乘車優惠,且理由僅只是沒有登記實名制,而不是法律賦予的處罰制度;三.公共巴士並非政府公共部門,由其透過澳門通收集乘客之日常出行記錄肯定無法由有效的監督實體部門把關。故當局這決定有可能超出職權,訴諸法院必敗無疑。

打擊水貨靠嚇?

  
再舉一個反智例子。早前,保安司在立法會內提出人臉識別功能的系統以篩選高風險水客,圖以高科技電子鑑別系統嚇走水客,可惜隨著時間的推移,執法部門選擇束手無策,水客問題更猖狂無皇管。原因與前文提及的橫琴樓盤相差無幾,不外乎水貨集團背景複雜及關乎國家級層面的物流轉運,地方政府的部門之首那敢動真格?但是以此為契機大力推動人臉識別系統,以強化和加快監控體系卻是大大功勞一件,水貨問題未解決,但是有人已流到一灘地口水。雖然偶有立法議員於殿堂上質詢水客問題,但是基於水平及功課沒有準備妥當,就形成與司長互派高帽的肉酸畫面了。眾所周知,水客問題其實可以透過認真執法解決,例如「對外貿易法」及「聘用外地僱員法」,有法不依,浪費公帑搞系統靠嚇,智慧城市都變智障城市了。

掃碼取得個人行蹤

  
受香港疫情反覆影響,澳門當局東施效顰,由政府部門及食肆開始強推絕對侵犯個人私隱的記錄行程二維碼。無可否認,衛生局在全球疫情爆發兩年間,對本澳的公共衛生工作付出了公眾認可的努力,但是更大的功勞應歸功於前線醫護人員無私的付出。而加強防疫措施的同時,應注意多數人的利益,如果沒有法律授權許可,就變相侵權犯罪。市民的出行記錄、消費記錄通通無所遁形,官方指這僅是出於防疫的民生需求,但是從牌面看更像是政治操作。簡單一句總結,抗疫應有提高免疫系統的指引和確診後應做的事,但是衛生局告訴大家,掃碼可防疫,到底是智慧或智障,讀者了然於心。


李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