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老納敗走 民怨大無關顏色



  近日,中亞國家哈薩克發生騷亂,引起國際關注。事件起因是哈薩克國內燃料價格急升了一倍,引起民眾不滿,示威演變成衝突,再引發大規模的騷亂。近年俄羅斯周邊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都先後陷入動蕩之中,格魯吉亞、烏克蘭、白俄羅斯、亞美尼亞、阿塞拜疆、吉爾吉斯…如今輪到哈薩克。根據往績,不禁讓人想起一個問題:是否又是美國在背後搞鬼?又是顏色革命?

  如今俄國和中國政府都指哈薩克的騷亂是顏色革命,其實就是暗指美國幕後操作。如果看這件事的「牌面」,美國政府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機會是挺高的,就對俄國而言,莫斯科重兵壓在對烏克蘭方面,在北約而言肯定構成壓力,在哈薩克燒一把火,俄國自難兩頭兼顧,有圍魏救趙之效;在對中國而言,長遠可以打擊一帶一路戰略,短期可以擾亂中國從哈薩克進口燃料。因此,美國絕對有動機成為騷亂的幕後玩家。

  不過,筆者並不認為美國在事件中擔當關鍵角色。首先,正如筆者早前在本欄中分析過,俄烏兩國在冬季開戰的機會不高,最近的事實亦說明,在美國總統拜登多番「關注」之下,華府對普京可謂給足了面子,俄烏兩國的軍事對峙開始緩和,拜登沒有需要在這個時候再節外生枝。另一方面,從過往經驗看來,美國若真的要策反哈薩克,西方主流媒體還不給騷亂的各方「安排角色」?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那些壞人有甚麼十大罪狀,都一一給數出來了,怎會像現在這樣,你看事件的新聞找不到一個親西方的「好人」角色?西方國家也沒有高調表態。很明顯,美國對事件根本沒有「劇本」,一旦亂起來,根本對情況沒有把握,不知道應該拉誰、打誰,所以才會作壁上觀。

  另一方面,哈薩克的騷亂,只用了數天就撲熄了。若是美國政府給錢、給槍、給情報,像哈薩克這種軍力有限,但國土遼闊的國家,演成一場內戰,不是沒有可能,至少不可能幾天就平定。騷亂初平定的關鍵事件,是一月五日俄羅斯宣佈按哈薩克政府要求,聯同集安組織的多國聯軍出兵支援哈薩克;一月七日,俄軍傘兵奪回最大城市阿拉木圖機場控制權,同日全國基本回復秩序;一月十一日,總統托卡耶夫宣佈反恐攻堅已經結束,集安組織聯軍亦開始撤回。整件事由一月二日開始至結束,不過十日時間。在中間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只就俄軍援哈問題,提醒托卡耶夫,俄軍「易請難送」,這段說話與其說是批評,不如說是揶揄,是美俄多年來慣常的口水仗。

  從各種跡象看來,哈薩克的騷亂就是該國高層的一場權鬥,現任總統托卡耶夫借天然氣價格暴漲引起的民眾騷亂,藉機將哈薩克的政治強人,現年八十一歲的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擊敗,剷除他所屬的政治勢力。納扎爾巴耶夫這個人成名很早,在蘇聯即將解體的時候,戈爾巴喬夫曾經找上他,想把他拉到莫斯科當總理,共同維持蘇聯的體制,可惜還未成事,蘇聯已經崩潰了。時人對納氏的個人能力頗有好評,有人認為若果蘇聯由他主政,或者會有另一番氣象。納扎爾巴耶夫只好留在老家哈薩克,接受家鄉「被獨立」,他當起「國父」來了。納扎爾巴耶夫的總統之位,一當就當了近三十年,哈薩克成了納氏的家天下,他的女兒、姪兒在國家中都佔有重要位置,直至一九年才把總統之位交予托卡耶夫,但納氏依然是安全委員會主席,實際上還是「太上皇」。因此托卡耶夫要剷除納氏集團,沒有普京的支持,根本不可能成事。反之俄軍一到,納氏的嫡系部隊就根本不足為患。然後中國政府也公開支持托卡耶夫,納扎爾巴耶夫肯定已經成為過去,但憑著俄國支持上位的托卡耶夫是否能夠坐穩江山,現在還是未知之數。


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