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小中見大 官商間勾肩搭背

應鄰近廣東省個別城市新冠肺炎疫情升溫,與之往來密切的澳門,特區政府由今周日至周二,接二連三將防疫措施級別迅速提高,嚴防疫情輸入,以保障本地公共衛生安全及民眾健康,此實屬必要而及時之舉。與此同時,雖然行政長官賀一誠及各主要官員已身先士卒,帶頭接種新冠肺炎預防疫苗,而行政長官上周二更再次呼籲社會各界,為保障自身及社會,應接種疫苗,同時強調政府沒有計劃推出鼓勵措施「谷針」,全屬自願性。然而,民眾反應依然冷漠,截至今周一(六月七日),全澳已接種第一劑新冠疫苗的有十三萬七千多人,人口覆蓋率只係百分之二十一點四,而完整接種兩劑,即已有免疫保障的人數亦只有七萬二千七百多人,僅佔總人口一成一左右,遠遠未達到「免疫屏障」的要求。
 
  疫情比本澳嚴重兼反覆的香港,至今亦只有不足兩成四人成接種新冠疫苗,香港特區政府已在研究給公務員「打針假」作鼓勵「谷針」而各私人企業則紛紛響應,送樓、送錢等出手闊卓的大抽獎「谷針」計劃,不斷推出,總額至小已達一億四千萬元,相當吸引,相信能有效「谷針」,令香港社會形成「集體免疫屏障」,已經指日可待,香港社會經濟秩序復常在望。而在這輪為社會利益而「利誘」群眾打疫苗出力出錢最大最豪的,非香港各大地產商莫屬。
 
  反觀澳門,除部分博企響應特區政府呼籲以大額獎金或假期等鼓勵屬下員工,為人為己,早打疫苗之外,其他商家,包括過去二十年在澳門僅次於博企賺得同樣盆滿砵滿的地產商,對承擔鼓勵群眾打疫苗,以助社會及早形成「集體免疫屏障」這一社會責任,不但依然無動於衷,麻木不仁,遑論仿效香港的同業「大手筆」助社會「谷針」,周二,一地產商會頭頭更公開表態稱:「一個社會的進步應該用正面的教育,所以商會將會在業界更多的宣傳接種新冠疫苗既為己,又為人的訊息」云云。地產商對特區政府的呼籲充耳不聞,對應承擔的社會責任袖手旁觀,已彰彰甚明。
 
  澳門的地產商公開冷待特區政府事關公共利益的呼籲之餘,更在同一場合致詞力數政府的不是,「對特區政府推出的政策措施未能有效維護及促進房地產市場的健康發展,似乎忽略房地產對社會促進就業及經濟多元具有相當之重要性」表示遺憾,及指責特區政府按《土地法》「收回不少所謂閒置土地」,是「未有綜合按法、理、情」辦事,同時再提「檢討特別印花稅措施」,及希望特區政府退租私人物業時「避免可能引致對市場的負面影響」,照此,過去地產商言必「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今日絕口不提,已不難理解,地產商認為政府政策有損既得利益,而心生不滿,亦溢於言表。所以,就有對政府呼籲打疫苗的「抵觸情緒」?將少數人的既得利益來綁架公共利益,地產商或許認為有政治實力與特區政府「抬槓」,或拒與特區政府「抬轎」。事實上,當日不僅特區「二號政治人物」的立法會主席高開賢,打正公職身份作為主禮嘉賓親臨撐場(是否有失身份,有礙觀瞻且不論),一批人大政協包括特首胞姊出席外,工務局局長、統計局局長、政發局局長、地籍局局長、郵電局局長、環保局副局長、海事局副局長等特區政府高官同樣集體以官職身份現身支持,不避習近平主席曾告誡的「官商勾肩搭背」之嫌,聆聽已經富甲一方的地產商對特區政府的教誨,實在自貶身份,同時大長地產商威風,也無可避免令公眾懷疑這批掌握廣泛公共權力的「高級公僕」,履職的公正性及公平性,進而質疑特區政府的管理誠信,及大損行政長官的權威和形象。如果這批「高級公僕」在辦公時間參加這種商界活動已獲上級同意,則其上級有責任向公眾交代同意的理據,如果未得上級同意,則行政長官應該追究這批「高級公僕」私下利用公家時間、濫用官職身份,為地產商站台、背書的責任。
 
  如果說工務局局長、地籍局局長等因工作需要,即因公而必須到地產商的「畀面派對」,是對「工作有利」而可以理解的話,則郵電局局長、統計局局長及海事局副局長等公僕,在公務上與地產商有何往來而必須出席這種在公共利益而屬毫無意義的場合,的確令人費解。之不過,至少可見到,有因政府土地政策暴富的地產商,為一己之私,不但未有承擔起碼的社會責任,反有帶頭破壞特區社會和諧穩定的意圖。


余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