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補償水份多 釜底抽薪是正途

而言之,如果有公務人員要長期超時工作,無論從管理效率及善用公帑的角度來看,都不能視為正常,如果有公務人員視超時工作的收入為恆常性收入,是不正常中的不正常,特區政府必須正視,應多管齊下,防止有公務人員「呃OT」,更要杜絕無能的主管或領導,將「加班費」視為對自己人的額外獎賞,不負責任地將超時工作的管理權與決定權下放至屬員,變相按私人關係親疏為屬員增加收入。各監督實體必須負起自身職責,嚴格監督轄下部門超時工作的必要性與合理性,取締長期超時工作,使超時工作收入佔月薪酬不合理地高比例的亂象,而且應該倒查最少五年,抽出上下勾結,以超時工作收入作利益輸送的個案,以警惕效尤者,並還原「超時工作」的本質,清查「呃OT」及濫批超時工作等不規則行為,一方面為確保公帑用得其所,用在刀刃上,另一方面為防止公務人員不至過勞,保護其身心健康,在公共財政歉收,而主要公共財政收入前景未明並充滿不確定性時,尤其應該如此。
 
  按行政公職局的資料,雖然特區政府縮減財政預算,但去年一至十月,公務人員的超時工作補償方式,仍以「補錢」佔百分之九十三點三五的絕大多數,由此可見,公務人員都清楚明白。選擇「補錢」比選擇「補時」著數,正如上周所指,這與「OT鐘」為「正常鐘」價值的一點五到兩倍這一誘因密切相關,也就成有公務人員正常工作時間不做正事,以留待超時工作以賺取更高時薪的「聰明選擇」。誰把關不嚴以至鬆散不堪的超時工作管理(或說根本就沒有管理)的現實下,公務人員超時工作除無助解決工作不正常累積,還會成為公共財政的「合法黑洞」,公帑花得毫無效益。
 
  梁孫旭議員倒果為因地認為,應該將公務人員超時工作「補錢」或「補鐘」的決定權,交由公務人員自行選擇,「解決公務人員對加班無得補錢的擔憂,減少公務人員的工作壓力,提升他們的士氣」。梁孫旭議員此言,何異於鼓動已經薪高糧準、工作條件之優渥已世界稱冠的特區公務人員奪權?這一煽動性言論是否有違《基本法》所確立的行政主導原則?是否有違政治倫理?要由法律專家評議。但梁議員有責任拿出公務人員超時工作現時按公務人員的選擇「補錢」或「補時」,但「補時」以不影響部門運作為前提,而「補錢」則以不致對部門的工作造成不便或以部門有相關預算為限的制度安排,「會影響公務人員士氣及工作績效」的證據。也許梁議員其實十分清楚,澳門回歸祖國以來,特區的公務人員從來未試過「有士氣」,也從來未試過「有工作績效」,不然,何以個別議員及公務人員利益團體,長期不斷將這些所謂問題掛在嘴邊,不斷炒作,喋喋不休。要言之,其實梁議員亦認同公務人員長期沒有士氣和工作績效,要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法甚為簡單,根本不必上升到公然主張奪權的高度,因為如果公務人員沒有士氣,就肯定反映在無心工作、敷衍塞責的履職態度與效果上,亦即使彼等的工作表現與所領待遇糧津不匹配,正確的做法是裁減冗員、精簡架構及淘汰不稱職者,倘如此,公務人員必然士氣大振,工作績效立即會有意想不到的大幅提升。這是筆者再三主張,對公務人員的管理必須活用諸葛亮的「位極則盡、恩竭則慢」,所以必須「威之以法,法行則知恩;限之以爵,爵加則知榮」的智慧的底因。要有效管理好特區三萬八公務人員,包括廣義的公務人員,做到「上下有節」,如臂使指,不斷滿足公務人員無日無之的不合理要求或非份之想,並非好辦法,只要「威之以法」,公務人員自然學會感恩,工作自然會講績效。
 
  當然,公務人員的超時工作管理亦不宜「一刀切」,但仍必須有明確而有效的管理制度,以保持行政管理的合理彈性。以司法輔助人員及醫護、警務人員為例,將超時工作通過固定的制度以附加薪金某一百分比,例如百分之三十確定下來,每日的工作時間延長一或兩小時,又或某情況下須配合部門工作更長時間而在法律許可的範圍之內,平行了公共利益與人員權利。合情合理。最近政府總部事務局借鑑這一通常適用於特別職程的超時工作安排,該局公務人員大部分獲得百分之三十的附加報酬以作超時工作補償,人員一般需工作至六點半,每周一日工作至八點半。這是由政府總部事務局工作性質的特殊性和通常的時效性與緊急性所決定,只要合乎實際需要,又有把關管理機制,就無問題。
 
  歸根究柢,公務人員超時工作,除「個別工種」外,不應變質成恆常性,要避免公務人員不合理加班工作,加強公務人員在正常工作時間內的工作績效管理,才是正途。其方法甚多,例如「提前法」,辦理各項業務可預早規劃,事先處理,針對目標,設定工作計劃,並依行事時序完成工作;「去除法」,經常性業務應預先處理備用,如日後有不同意見再予修訂;「分工法」,可區分不同階段處理之業務,量多時可分成數部分,分由數個承辦人分工完成;「指導法」,各級主管應主動關心,隨時掌握屬員工作狀況,並深入了解常加班的原因,適時協助指導;「督促法」,為防工作進度落後,各級主管應採事先督促方式,及時督促屬員依據既定時序完成工作;「替代法」,以電子化取代人工作業;「簡化法」,將多人重複的審核作業程序簡化等等。
 
  「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解決公務人員超時工作過多過濫的問題,徵結在此。


阿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