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打針一個理由

筆之時,澳門的疫苗接種率雖然已經達到接近百分之二十二(醫護人員好一些,有六成半),政府也已經推出了宣傳片,分別面向醫護人員以及一般市民大眾,希望可以提升接種率,但至今仍然遠未達到群體免疫的水平。以澳門的人口數量和密度,還未達到群體免疫的目標,就連南亞小國都不及,這是令人失望的。而目前的宣傳的策略仍然不夠針對性,例如是否要針對多群聚、高感染風險的群體(例如是旅遊業),以及幾個大型的、號稱「愛國愛澳」的社團作動員工作?

  必須承認,站在人性角度考慮,去推動人做一件事,往往有種因素,即胡蘿蔔加大棒,也即利誘和威迫。澳門近日接種率上升,鄰近地區的疫情是一大因素。商界也倣效美國、香港等地的做法,推出有薪假甚至抽獎,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一味靠威迫和利誘,似乎失去了注射疫苗應有的意義。本欄嘗試整理一些接種疫苗的理由,供大家參考,也歡迎各位讀者分享您的打針理由,希望可以在社會上塑造一種理性的、以知情為基礎的,主動而又能以通俗語言表達的群體,鼓勵更多人接種疫苗。

  接種疫苗最根本的理由,當然是贏得健康。對於事事講求「著數」的澳門人,大家似乎已經忘記了健康是人一項無價的資產。人沒有健康,使人因要延醫診治而身心耗損,生產力也會大打折扣,而生病造成的醫療開支對個人和社會都是一大負擔,例如澳門的負壓隔離病房只有二百多張,萬一澳門出現社區傳播,相關資源相信很快會耗盡。而很多醫學研究已經表明,新型肺炎病人即使能康復,他們的身心都會受到很大影響,例如是肺部功能的損傷、嗅覺、味覺的喪失,甚至是因腦部受損形成抑鬱、焦慮的負面情緒。感染了肺炎,日後又如何享受健康身體所帶來的美好生活?

  建立群體免疫是一種社會責任。群體免疫並不是新鮮事物,我們曾經透過群體免疫消滅了天花,也接近消滅小兒麻痺症,而且都是以大規模接種疫苗而達成。雖然目前使用的疫苗與過去的疫苗需要以十數年時間的研發速度相比較,的確是快得多,可是我們也是受惠於很多技術上的突破,例如是基因排序以及信使核糖核酸(mRNA)技術的發展,並不是無根無源的魔術。尤其是後者無需使用病毒本身,安全性又提高了不少。而目前我們仍然有一些群體尚不適合接種疫苗,例如是急性期的慢性病患等,這正正是其他人——健康的人們承擔責任的時候。

  最後,疫苗能讓我們盡快重過正常生活,尤其是能夠挽救經濟。在歐美很多地區,已經注射疫苗的人已經可以除下口罩,甚至準備恢復接待外國遊客。控制疫情除了能讓人們恢復正常的往來外,在現代社會,服務業在很多國家和地區是主要的經濟活動。結束疫情能讓很多人重回工作崗位,避免出現大規模的裁員和失業。衛生局羅奕龍局長已經說過,一旦我們的接種率不及內地,將影響與內地的通關。這對於依靠旅遊業為生的澳門來說,這打擊將會是毀滅性的。除此之外,早日結束疫情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舉個例說,有些人留意到疫情下人員流動減少,對環境的傷害是減少了。但事情的另一面是,為了防疫,人們再次使用大量即棄物料,尤其是口罩以及其他不可再用的器具,消毒劑也污染了海洋環境。提早結束疫情可以減少這些物資的使用,其實也是對環境有所幫助。那麼您打針的理由又是什麼?


未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