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駐港澳機構何去何從?
美中對抗,兩岸交惡,台港澳關係不會好
前言

自前台灣駐澳門代表、候任駐香港代表盧長水等多位台灣駐港人員,被港府長期拒絕給予工作簽證之後,台灣駐澳門的多位台方人員亦未獲得或續期工作簽證,於是,當香港特區政府宣佈撤銷駐台灣貿易辦事處,並和台灣當局隔空對罵之後,澳門駐台灣貿易辦事處,甚至台灣駐香港和澳門的兩個辦事處何去何從,遂馬上成為各方關注的問題。

港、台當局空中駁火

港特區政府發言人於5月21日回應傳媒查詢關於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台灣)(經貿文辦)暫時停止運作時表示,「近年,台方多次粗暴干預香港事務,對港台關係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台方近年的一連串行徑已嚴重破壞港台關係,令經貿文辦在台灣的運作環境日趨惡化。另一方面,經貿文辦人員亦曾受島內激進人士威嚇,種種情況讓留駐人員面臨不穩定因素,推展港台在各領域交流的空間亦在此陰影下日漸收窄。由於經貿文辦已難以達到最初成立的目的,同時為保障駐台香港人員的安全和權益,特區政府因此決定暫時關閉經貿文辦,而所有香港人員亦已離台返港。」

  當天稍後時間,台灣行政院陸委會針對港府就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暫停運作相關說辭回應:「長期以來,我方均秉持互惠原則,以民生福祉為念,戮力推動臺港關係,並盡力協助香港在臺辦事處運作,且從未要求其人員赴任須簽署任何附加條件。惟2018年7月起港府對我香港辦事處派駐人員設置不合理的政治要求,阻擾我方人員的正常輪調及駐處的運作,置雙方民眾權益於不顧,違反2011年雙方換文內容,嚴重破壞臺港關係。」「臺灣是民主多元社會,民眾有依法集會遊行的權利。對於民間團體赴香港在臺辦事處抗議,我方均派員到場維持秩序,事後也曾致電關切。反觀我香港辦事處遭親中人士陳抗,港府非但不聞不問,甚至放任親中媒體製造假新聞,抹黑我方,誰才是真正遵守雙方協議,盡力維護他方在己方的權益,不問自知。」「我方重申,儘管外在形勢嚴峻,我駐香港辦事處仍會堅守崗位,為民眾提供服務。至於港府暫停其辦事處運作,致影響民眾權益,所有後果理應由港府承擔。」

錢七條是台港和台澳關係的處理原則

  
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錢其琛在1995年發表有關《香港涉台問題基本原則與政策》(簡稱《香港錢七條》。4年之後,1999年1月15日,錢其琛副總理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上代表國務院宣佈的《中央人民政府確定的處理“九九”後澳門涉台問題的基本原則和政策》(簡稱《澳門錢七條》:

 一、澳、台兩地現有的各種民間交流交往關係,包括經濟文化交流、人員往來等,基本不變。

 二、鼓勵、歡迎臺灣居民和臺灣各類資本到澳門從事投資、貿易和其他工商活動。臺灣居民和臺灣各類資本在澳門的正當權益依法受到保護。

 三、根據“一個中國”的原則,澳門特別行政區與臺灣地區間空中航線和海上運輸航線,按“地區特殊航線”管理。澳門特別行政區與臺灣地區間的海、空航運交通,依雙向互惠原則進行。

 四、臺灣居民可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進行澳門地區,或在當地就學、就業、定居。現行的入出境方式基本不變。為方便臺灣居民出入澳門,中央人民政府將就其所持證件等問題作出安排。

 五、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教育、科學、技術、文化、新聞、出版、體育、康樂、專業、醫療衛生、勞工、婦女、青年、歸僑、社會福利、社會工作等方面的民間團體和宗教組織,在互不隸屬、互不干涉和互相尊重的原則基礎上,可與臺灣地區的有關民間團體和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

 六、澳門特別行政區與臺灣地區之間以各種名義進行的官方接觸往來、商談、簽署協議和設立機構,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或經中央人民政府具體授權,由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批准。

 七、臺灣現有在澳門的機構可以適當的名稱繼續留存,這些機構和人員在行動上要嚴格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不得違背“一個中國”的原則,不得從事損害澳門的安定繁榮以及與其註冊性質不符的活動。我們鼓勵、歡迎他們為國家統一和保持澳門的穩定發展作出貢獻。

  《澳門錢七條》與《香港錢七條》有3項不同之處:

  第一,增加“臺灣居民進出澳門的現行進出境方式不變”。“九九”後臺灣居民可以持有除「旅行證件」(即俗稱「台灣護照」的「中華民國護照」)以外的其他身份證明文件(即俗稱「台胞證」的「台灣居民入出境證)進出澳門。

  第二,對澳門有關專業界別的表述與香港不同。這主要是要與《澳門基本法》中的有關規定一致。

  第三,臺灣在香港及澳門的機構都可繼續留存,但澳門比香港的規定多了「以適當名稱」的字眼,這是大陸官員多次表示「駐澳門臺北貿易旅遊辦事處」的名稱有官方色彩後,明確指出1999年12月20日之後臺灣駐澳門機構必須改名,台灣駐澳門機構後來亦準時在當天凌晨改名換牌。

改變簽證方式是關係惡化開始

  
「一個中國承諾書」或「一中承諾書」,是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主張,中華民國相關機構、個人簽署的一類文件的總稱。類型有承諾書、聲明書、保證書、邀請函等。內容為相關機構、人員承諾其活動或行為要符合「一個中國」原則,不能涉及台灣的統一或獨立議題。這類「一中承諾書」,台灣民間機構簽署問題不大,但是,台灣官員就不可能,因為台灣當局目前的官方名稱是「中華民國」,「一個中國」是指「中華民國」而非「中華人民共和國」。

  故此,英治時期的港府做法是,港英官員會向台灣駐港機構前身的「中華旅行社」官員當面宣讀「不得進行與……不符之活動」之類的「口頭聲明」,台灣官員聽取之後不予發言(即係港府可以當你默認),亦不必簽署任何書面文件(台灣官員可以當無承認過),港府官員便對該台灣官員給予工作簽證。日後如果覺得該官員行為不妥,便不再將工作簽證續期,如前台灣前駐港代表黎昌意。

  1997年7月1日,首任特首董建華上台之後,沿習了這種做法,但是,2018年7月起,港府改變了這種行之有年,大家都可以有一個下台階,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手法。這便是台港關係近年以來不斷惡化的開始。

  到2020年7月為止,由於不肯簽署「一中承諾書」而無法獲得工作簽證的台灣官員包括:(香港)候任局長盧長水,代理處長兼聯絡組組長高銘村、服務組組長周家瑞、綜合組組長李晉梅;(澳門)代理局長李佩儒、侯任組長張多瑪。

總結

  
表面上,台港雙方似乎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其實即使两邊都有問題,港府方面要負的責任仍要較大一些,因為,不管是來自中央的明示或暗示,還是港府本身的揣摩上意自把自為,都是港府方面首先以改變過去多年行之有效的簽證手法所造成的,這叫做「先撩者賤,打死無怨」,港府後來還把澳門特區政府拖累下水,更是非常「仆街」。

  然而,不管是香港駐台灣機構撤銷,甚至是台灣駐港機構關門大吉,也不是甚麼大事,只不過比英治時期更差一點而已。因為,將和有關台港關係渉及公權力的業務,委託給台灣和香港的民間旅行社和移民公司,甚至委託台灣駐澳門辦事處代理,可能更加有效,反正香港居民坐港珠澳大橋(金色巴士)到澳門,即使由最遠的港島出發,去澳門皇朝廣場五樓辦證,兩個小時左右便可抵達,來回車費,筆者曾經實地計算過,約是港幣186元(65歲以上長者減半),時間不長,價錢亦不昂貴。

  因此,香港特區政府自動放棄或削弱行之有年,獲利甚多的「兩岸中介地位」,澳門千萬不要盲從,模仿香港般關閉澳門駐台灣機構,或者迫令台灣駐澳門機構撤退。澳門特區政府讓澳門駐台灣機構、台灣駐澳門機構,在《錢七條》的框架下,繼續「以適當名稱」(形式)存在,趁香港自殘之際,再多分一些兩岸利益,這才是「澳門」的適當自處之道。

  總而言之,從國際關係學的「多層互動理論」來看,台灣駐港和駐澳機構何去何從,亦即台港和台澳關係(底層關係)的未來走向,是被兩岸之間的「中層關係」(兩岸關係)所決定的,兩岸關係不好,台港和台澳關係也不可能好到那裡去。可是,在「頂層關係」(全球戰略形勢)上,目前卻是美國為維持霸權地位,對中國處處挑釁打壓,在東亞地區動員日本、韓國、台灣、越南等盟友去圍堵中國,令美、中關係日漸惡化。在「頂層制約中層,中層制約下層」的政治現實下,台港關係和台澳關係,只要不再惡化下去,已經是很不錯了。(完)

   
☆ 1834年遭受大火發生前的聖保祿學院及教堂,由喬治·錢納利所繪,維基百科共享資料 ☆ 澳門大三巴少女與狗銅像遷拆後的照片,由建燁在2010年拍攝   ☆ 澳門人口普查工作人員在大三巴牌坊前進行宣誓,由建燁在2011年8月12日拍攝
  譚志強
 
(台灣政治大學法學博士)

編者按
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澳門是南中國邊上一小幅中立地帶,日軍沒有強攻進來。有歷史學者把這事情歸咎於葡國和巴西的關係,說日軍不占澳門是為了保障在巴西的日僑。當更多的史料公開之後,有理由相信這更多是源自實際的需要。無論多亂,這個世界需要一個中立地區,讓各方人士擁有溝通的空間。譚博士是台灣事務專家,他的文章介紹了澳台關係的指導思想文件—澳門錢七條,又比較了港、澳條文的差異。作者從國際關係學的「多層互動理論」來看問題,將中美關係視為頂層關係;將兩岸關係視為中層互動,而澳台關係只是下層關係。在上層制約下層的規律下,港台關係不要再惡化下去;澳台關係維持常態,提供一條澳港台的連接通道,是兩岸人民最大的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