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廈體育館承載一代人記憶
公共工程超時超支誰得益

廈體育館及社屋群,是澳門本土一個時代的回憶,當年澳葡政府為了收容一九七九年林茂塘木屋區大火的難民,而將居民遷至望廈陸軍球場,並在後來改建為望廈平民新邨。早在零八至一零年,舊望廈社屋部份及公共球場就因設施殘破需要局部暫停和緊急維護,至一一年終於完全拆除並重建,其實整個工程橫跨時間豈止十年。由於望廈體育館地處腹心地帶,北區居民每日出入見證著這個重要地標停工、訴訟、爛尾、再招標、再停工,浪費公帑及寶貴的公共資源、時間,這本來是一件醜聞,但是政府卻將喪事當喜事辦,開香檳高調宣佈望廈社屋「大功告成」。

無人需要為事件負責

  
望廈體育館原定一一年重建,一四年竣工,但是複雜的利益瓜葛,以及承建商玩弄得早已熟透的「超時超支」遊戲,竟然成功迫使羅司長賠償和解,再重新招標由中資公司接下爛攤子。前任司長沒有謹慎對標書作出審核,局級部門缺乏有效監管效率,都是讓舊發展商成功「賴皮」拖時間的主因。羅司長大人大量,對前朝的不規則情況「和血吞」,一律既往不咎。但是改變不了北區市民對望廈重建過程帶來的記憶傷痕,以及對特區政府無能的負面觀感。

  石排灣輕軌十個招標價過低,極大可能造成超時超支情況,不得不重新招標,打破回歸以來價低者得的鐵律,背後解讀耐人尋味。早前在海一居長者公寓竟指定由中資公司獨得而毋需公開招標一事,就能透析出中資公司的霸道:「有限度超時,造價上限封頂」,即無償有限度超時,這根本是賭台上的「梭哈」,本地承建商是無法跟隨的。

需提防寡頭壟斷壯大

  
回歸以來,大型公共基建工程例必超時超支,且質量無保證,隨便抓一個澳門居民問問,那個公共設施下雨不漏水?對於多年來政府對公帑判給的監管不力,不單止上至官員的無問責,下至承建商惡性追討巨額維修費用,歷屆政府的工作績效都「一事無成」。反正你有你爛尾、停工,我有我重新招標,有事無事就訴諸法律,導致一個工程,要花兩個建造費用,浪費時間和金錢。

  本地建築商在公平的投標競爭中逐漸爭輸中資公司的原因,未必是不思進取所致,而是一個壟斷準備吃掉另一個壟斷時的甜蜜期。所以,本地建築商不能完全被消滅,否則財力更雄厚的中資公司日後在本澳獨步天下時,剝削就會進化到國家級別。故此,才有近日媒體報道本地有地產商會訴苦,表示業界進入寒冬已久,難以生存等等。但是心水清的居民會知道,雖然受疫情影響,但是一年半以來,澳門樓價並沒有下滑,「澳門樓價仲硬過鑽石」。那本地建築商和居民同時吐苦水,誰得益?答案很簡單,讀者宜自行解讀。


李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