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壟斷中的正道胡混

周蕪文末段文字表達了筆者的無奈與感慨:「認識、弄清『資本無序擴張』這個定義、概念是十分重要的。因為這關乎國計民生,對於中國民企富豪、投資者而言,更應徹底弄個清楚明白,以便能有所遵循或規避,因為這關乎他們的身家性命財產。但令人難明與不安的是:偌大的中國、十四億人口中竟無一人公開站出來對這個名詞術語給出定義和詮釋。」這是因為,十四億人口的中國,人材濟濟,怎麼沒有人瞭解、明白這個由中央政治局首創並正式提出的名詞術語喔,而中國歌功頌德的評論員、學者專家多如牛毛,為何不為英明領袖解難析困喔?縱然擦鞋之輩無能為力,但亦應有真正的學者專家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喔。
 
  說起上來,也有點怪異,中國大陸固然沒有人公開站出來為這個「資本無序擴張」(Disorderly expansion of Capital)這個名詞術語( 概念)給出定義,作出詮釋,連外國媒體輿論、評議員亦沒有對這個新名詞進行解讀。何至如此?筆者跌入胡思亂想的陷阱了。
 
  話說回來,雖然中國沒有擦鞋仔或正規受過專業訓練的學者專家對這個中國首先提出的名詞術給出定義,作出詮釋,但有權威機構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可行性、正當性進行「背書」的。這個權威機構就最高人民法院。新華社記者為此作了題為《人民法院將加強反壟斷審判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通稿予以報道(記者劉奕湛、羅沙,2021.04.22)。
 
  而很明顯最高人民法院於四月二十二日發佈的《人民法院知識產權保護規劃(2021—2025)》與早前(二月七日)國務院發佈的《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是不同調的。蓋前者依然強調反資本無序擴張(其用詞是「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重要性(具體見該「規劃」的第七條、第十四條),後者則沒有提及「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問題,更沒有訂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規例條文。
 
  走筆至此,也許有讀者會提出這樣疑問:到底中國政府在今後幾年(2021—2025)內會否加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力度?還是淡化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這個提法、做法?只是強調反壟斷而已?
 
  對以上疑問應給予解釋或預測,這是關乎中國的經濟發展和人民的福祉之事呵。就經濟學原理以及西方經濟發達國家的主流觀點而言,筆者是認同「反壟斷是正道,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是胡混」。下周作點解釋交代。

(《評螞蟻事件及馬雲現象》之二十三)


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