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陰濕狡猾何以取信於民

日本澳疫情又爆多一個「裝修群組」,當局表示全部新增確診個案均來自同一感染源頭。全民核檢做完又做,大筆公帑燒完又燒。今次特區政府更在核檢期間突然宣佈,將於啟動四十八小時後就關閉大部分核檢站,殺得部分長者、行動不便人士,以及為了響應政府呼籲勿聚集的市民一個「措手不及」。而當局更狡辯一開始已經「開宗明義」表示爭取四十八小時內完成,更將問題推到市民不體諒辛勞的醫護人員需要養精蓄勢。

朝令夕改的「開宗明義」

  
然而,在全民核檢開始前,當局所謂的「開宗明義」根本就從未提及四十八小時後會關閉核檢站,而宣傳資料上亦寫明三日期限,以及四十一個核檢站。提前關閉大部分核檢站,這純粹是當局朝令夕改的決定。而且澳門市民從來沒有抹殺醫護人員的努力,從來沒有市民不體諒醫護人員,甚至所有工作人員的辛勞。市民要追究的是為何當局一開始不將遊戲規則說清楚,如果一開始將所有事情說清楚,必然不會引起這麽多不便和不滿。

  澳門市民從來都對前線人員抱著滿滿的感激之情,有需要的話,莫講話四十八小時,即使要在二十四小時內完成,相信全澳市民也願意配合,問題只是政府有否能力安排在二十四小時內順利完成而已。醫護人員需要休息的話,當局更應檢視人手是否足夠,不夠就應該請求外援,而非推醫護人員出來向市民道德綁架,製造社會矛盾,為了逃避安排混亂的責任而讓人民鬥人民。

  當局提早關閉大部分核檢站的決定,無疑可以節省不必要的開支,市民不會反對,但應該在全民核檢之前就要講清楚。而當局不講清楚的原因,亦不難猜測是擔心會出現塞爆核檢站的情況,於是一個「船頭驚鬼,船尾驚賊」,但又周身古惑的政府就為澳門市民帶來今次的「驚喜」,殺得不少人「措手不及」。新冠病毒再狡猾,但大概也比不上特區政府這般陰濕狡猾吧。有網民直言︰新冠疫情當然可防可控,因為一切都被政府操控。

  政府今次製造的「驚喜」又再次用自身的誠信作代價,日後澳門市民還怎樣聽從政府的呼籲呢? 聽你政府呼籲不心急,勿聚集,但原來可以朝令夕改,所謂的「開宗明義」講得不清不楚,甚或有意隱瞞,到最後遭殃的又是市民自己。一個政府經常講一套,做一套,日後澳門市民還怎麼相信這樣一個政府?那麽再有下次全民核檢的時候,是否應該不理三七廿一,塞爆核檢站積極配合政府的核檢工作,以便為前線人員爭取更多休息時間呢?亦不必諱言,澳門市民對疫苗的信任危機,其實就是對政府的信任危機,而這個危機是特區政府一手造成的。

全民核檢為甚麼?

  
全民核檢爭取四十八小時內完成,然而,這到底在急甚麼?全民核檢期間,如果有確診者的話,病毒傳播風險最高的場所必然是人群聚集最多的核檢站,更多人聚集是否要更多人感染?當局亦表明,新冠病毒有好強的隱匿性,在潛伏期內檢測到陰性,但下一刻就可能變陽性,而且核檢陰性亦可以有傳染能力。換言之,首日完成核檢的人士,結果呈陰性,但不代表就不是感染者,不代表就沒有傳染性,可能第二、三天,甚至再之後日子就陽性。而今次的「裝修群組」的患者,可能最早在九月二十四日已經受感染,然而九月二十五日開始的第二輪全民核檢是驗不到,該名患者後來為了出關兩次自費核檢,即總共三次核檢才驗到。

  既然潛伏期如此隨機,那麽所謂盡早完成核檢的意義在哪裡呢?一次全民核檢就可以排查到確診個案的機率有多高呢?有朋友笑言,除非年年驗,月月驗,天天驗,否則全民核檢與入廟拜神無分別──雖然知道沒甚麼用處,但求自我安慰而已。當局曾表示,未計很多人力資源及社會成本,單單是檢測費就已經要半億。一次自我安慰最低消費要半億,代價會否太高呢?而且新冠疫情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完結,繼續堅持無休止的全民核檢的話,成本支出隨時有機會追上輕軌造價。如此勞民傷財,前線人員如此辛苦,但效益如此低下,這又是否符合「精準防控」的原則呢?當局是否應該研究其他可行的「止血」方案呢?


晏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