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群組」係事實陳述
防疫措施須雷厲風行

月底至今的兩波新冠肺炎疫情,都涉「外勞群組」。如果有人仍然無視部分外勞較本地居民更缺乏防疫及公共衞生意識,尤其是沒有戴好口罩、隨地吐痰等,而將是次爆疫如實定性為「外勞群組」標籤為「歧視」的話,只能說這是對「事實陳述」的歧視。這種自以為帶著「大愛包容」道德光環的人,就是「外勞群組」爆發連累全澳居民雞毛鴨血、重挫本地社會經濟、破壞本地居民原來生活秩序和公共衞生環境的主要「幫兇」。只要具有「外勞」身份,任何違反本地公序良俗的生活習慣或文化傳統的行為,都被一些「假道學」借「反歧視」之名合理化、特權化。請問,「外勞」就有破壞或不尊重本地生活秩序和法律規定或文化傳統的特權?「入境問禁、入鄉隨俗」,只是人類生活基本常識?當「外勞」不尊重本地生活秩序或文化傳統和法律規定時,就別想以任何藉口為自己滋擾他人社會安寧的行為開脫或得到別人尊重。當然,不問是非對錯,不問責任和義務所在,只會為「外勞」的各種不當不法行為指鹿為馬、混淆是非的本地人,表面是好人,其實是壞人,只有私心,沒有公心,好的是自己,壞的是整體,就更可惡。如果仍有本末倒置的人硬指批評外勞的一些所作所為是「歧視」,而對世界上有「事實陳述」這回事懵然不知,則唯有由得這彼等認為的「歧視」存在了。但相信真正帶有歧視性的,正是這類人。而真正需要檢討和深切反省的,就是被特權化和合理化破壞別人社會安寧、不尊重主流社會習慣和文化傳統的外勞,以及因大量輸入外勞而最大得益的商界,和只管輸入不管秩序的勞工事務局。

  這次「外勞群組」爆疫,令全澳市民受累,全民第三次核檢勞民傷財不只,停工停課停關亦不消說,連商界自己翹首以待的「十.一國慶黃金周」都肯定泡湯,居民生活大受影響、社會秩序和居民作息節奏被打亂,不在話下。經濟損失不計其數,已屬有目共睹。幸而,特區政府應對尚算得宜,大多數居民也積極配合,各項回應措施基本有條不紊,令社會秩序漸次恢復可以預期。當然,有人無理取鬧、乘機拖特區政府後腿或攻擊行政長官的領導,仍需引起有關方面重視,並採取有效措施,防微杜漸。例如若非有人企圖轉移責任,外勞或旅客就不應將珠海方面所採取的「隔離十四日」入境防疫措施所引致的不便或問題,算在特區政府頭上。因為本澳並無限制彼等離境,而接收自己的居民或返回自己的常居地,只是所在地政府的義務及所在地居民的權利。為此找特區政府或賀一誠算帳,除非別有用心,否則就肯定是找錯對象。

  「外勞群組」爆疫牽連甚廣,待社會恢復正常秩序後,特區政府應該有新措施和新方法,防止類似問題再發生,或至少防患於未然,減輕一旦再發生爆疫,對社會經濟民生的負面影響。

  首先,不能再拖拖拉拉、猶豫不決,必須盡速頒例,強制全民室內外戴口罩,違者罰款;其次是效法號稱民主的加拿大等地,強制外勞、公務人員等群體必須接種新冠疫苗才能上班;第三是開徵「外勞特別稅」,用以外勞一旦滯留本澳時的食宿或醫療開支;第四是借鑑星加坡等地,實施非本地居民強制七日或三日一檢;第五是堵塞各種執行防疫措施上的漏洞,類似負責醫觀酒店防疫檢查的外勞保安其身不正,自己未遵守官方防疫要求,絶不能重演,而要不再重演,最有效的方法莫如若達違反規定的要承擔相關責任和後果,包括若是外勞的話,在罰款後撤銷其外勞資格,並遣回原籍。相信,只有與其切身利益掛鈎,同時明白外勞來澳工作皆以「賺更多的錢」為唯一目的這一客觀事實才會引起重視。這一措施必收宏效。若繼續任由外勞按自己喜好和壞習慣在全社會共同防疫措施下攪特殊和例外,這一防疫缺口再爆疫至拖累全民,只是意料中事;第六是要想方設法修補與廣東省的協作關係,必要時的利益妥協亦在所不計,以謀長遠;第七是推出實事求是的經援弱勢措施,但既要避免「平均主義」,更要避免劫貧濟富,變質成貼公帑讓商界賺錢;第八是要因應今明兩年賭收大幅歉收(今年約九百億元、明年約一千六百八十億元)的預期,由特區政府自己及各級公務人員做起,厲行開源節流、大幅削減不必要的活動開支及人手,為全社會起表率作用。

  最後奉勸那幾位「食公帑飯」的「澳門講場」女主持,勿再將「事實陳述」與「歧視小眾」傻傻分不清,助長外勞歧視本地人,無知地自以為「鋤強扶弱」還事小,背叛並歧視本地人就違反起碼的職業操守,等於吃澳門人的飯砸澳門人的鍋,此為大是大非問題了。


余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