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波疫情突襲應變防治

陷於「保安群組」的澳門,星期一再次傳來噩耗:鏡湖醫院有核酸樣本呈現陽性,經複核證實有確診病例,兩日內再有多三名密切接觸者確診。四人都在高地烏街金多利花園進行裝修工作,一度被稱為「裝修群組」。事件除了觸發第三輪全民核酸檢測,原訂星期一與鄰近珠海重新恢復通關的措施,也要馬上煞停。尚幸,經過追蹤患者的行動軌跡,當局星期二指出「保安群組」(第66號患者)和「裝修群組」(第74號患者)曾經乘坐同一輛巴士,共處長達14分鐘,以及曾接觸過同一根扶手,兩者建立起聯繫,使自國慶黃金周前夕開始的感染群組患者人數增至十一人。

  最新一波疫情的爆發,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透過原訂與珠海重新開關前的核酸檢測測出,防止了疫情透過澳珠開關,向內地蔓延。萬一不幸在珠海出現感染,澳門反過來破壞了內地的防疫成績,澳門就會「水洗都唔清」,澳門人在內地民眾心中的印象就會「千年道行一朝喪」。

  這次疫情教人憂慮的是,裝修群組與保安群組,兩者之間已經有約兩個星期的時間差,病毒相信已經相當程度深入社區。患者的工作地點,本身就是人口密集、商業繁盛、交通發達的高士德區,病毒很容易擴散開去,而且裝修行業屬體力勞動,又往往涉及化學藥劑,難以強制工人工作時長期佩戴口罩。而患者居住的地區,包括祐漢、黑沙環舊區、路環平民村等地,居住、衛生條件欠佳,再加上有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在安老院工作,爆發集體感染風險很高。雖然目前安老院核酸檢測呈陰性,但事件已經對同類機構的防疫工作敲響了警鐘。

  至於檢討的地方,除了個人防疫鬆懈,例如有患者長期在室外不戴口罩,以及之前有關防疫酒店的管理漏洞外,政府乃至全社會在防疫意識上也似乎出現了問題。這一點最明顯是在九月廿八日,當出現最後一宗病例後尚未達到十四日就急著要與珠海通關。雖然經過八月的疫情,讓本澳經濟受了很大打擊,但這種心態並不尊重科學,事後也被珠海市疾控中心發文「打臉」。另一方面,過去兩次全民核檢都只是進行一次,並沒有像內地那樣多次檢測,也是不合格的。很多人會認為多次核檢是「勞民傷財」,但「裝修群組」的出現,又會否是第二次核檢的「漏網之魚」?還有,廣東省衛健委每日發佈疫情風險提醒,當中9月26日前的字眼是「境外(澳門除外)仍全部為中高風險地區」,而9月28日之後的就變成「境外仍全部為中高風險地區」,獨獨抽走了27日的一篇。政府是否有人走漏眼?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保安群組」和「裝修群組」分別涉及尼泊爾和越南籍的外勞。有人一度傳聞指,裝修群組是由「越南偷渡客」,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傳播出來。部份市民試圖把問題歸咎於外勞、「黑工」,甚至要求勞工局介入。但筆者一直強調,病毒不分國籍、身份。在疫情期間,外來人口,無論從甚麼途徑進入本澳,都是澳門的一分子,更往往是防疫的關鍵。他們出於害怕被驅逐出境而不願透露行蹤,會造成防疫漏洞,對整體防疫構成重大妨害。

  最後還是回到疫苗接種。本澳接種率偏低原因有很多,包括本澳疫情之前一直平穩,防疫成績較好,市民欠缺急迫感。部分市民對疫苗技術未有正確認識、或錯誤理解疫苗的不良反應,導致他們對疫苗持觀望態度。尤其是以色列、新加坡等高接種率地區近期疫情有所回升,市民更感覺疫苗無用,就更不願意接種。

  疫苗無法百分百防止感染似乎已經接近事實,但同樣,疫苗在新加坡,以至在本澳的經驗都能看到,疫苗能防止重症和死亡。雖然在本澳接種率仍然不足的情況,以及作為國家政策,清零仍然是必須,但繼續高唱疫苗防感染,在市民眼中卻是「離地」。政府未來在疫苗接種的宣傳策略上,有必要作出調整。還有市民對現有兩種疫苗未必感到滿意,也可能影響他們的接種意欲,建議衛生當局在安全的情況下,考慮引入更多種類和技術(例如次蛋白技術)的疫苗,供市民選擇。


未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