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童話

力的獲取是階段性的,隨着年齡的變遷亦會產生權力的轉移。最近常聽的是青年難以向上流動,主因在於權力被均分得七七八八,剩餘給年青人的機會變得愈來愈少。有趣的是,在我們引以為傲,使用了大量資源去培育出來的年青大學生們,在疫情下工作的空間亦被減少,有不少學生不再以全職工作為傲,近年慢慢出現了父母負擔生活的現象。

  到底我們社會發生了甚麼事?年青人能夠去尋求不同可能性的空間為何反倒減少了?是否一些因素導致青年難以發揮所長呢?問題在於,當資源及權力分配不均,規則必然被改寫,若然順從被安排的制度,反而生活變得更不理想,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社會希望年青人作出的突破是有條件的,必須跟從固有的制度框架去進行,亦只能符合制度規劃者的要求,這樣的生活模式是否適合人民所想值得相榷。

  另一方面,空間從來不是被賦予的,等待別人給予本質上就不可能改變。經常聽見藝術界的朋友在抱怨空間不足。筆者作為半個藝術人,面對澳門空間本身就昂貴的情況下,藝術家能夠在沒有名氣的情況下獲得社會的支持已經是屬難能可貴。扶持是必需,過多就變成了溫室。現有的琴澳深合區發展,帶來的是機遇,亦是風險。作為藝文界的一員,是否更應該在橫琴這完全沒有既定規劃的地方嘗試劃出一道彩虹呢?

  藝術文化界在疫情下弱不禁風,主因在於沒有明確的目標與方向。政策未能確保文化藝術工作者界限與發展方向,不少透過奬學金扶持及培育出的藝術工作者前程顯得無所適從。在空間不足,謀求藝術輸出顯得困難重重的情況下,深合區能否給予一定的方向仍然需要社會不同的探討。

  在藝文界的發展史中可見,年青人的身影是明顯且拼搏的。遺憾的是,儘管多努力的去嘗試,社會的反響總是微弱,直至找到一個好工作後,將火棒交給 「年青一代」,成就薪火相傳。遺憾的是,更多的年青人了解到理想也好、夢想也好,並不會為生活帶來溫飽的時候,很快就投奔到公職之中,然後就沒有然後。最終社會沒有人才,需要引入更多的人才,因為整個社會的循環本質上沒有一個奬勤罰懶的機制,更多是奬勵選對答案的人。俗語說得好,不論對於女性還是男性也好, 「做得好不如嫁得好」,再多的努力也比不上一個 「好碼頭」。畢竟社會並不需要你有多努力,只需要找到 「好碼頭」,人生就轉運了。

  最近聽見特區首長說一句 「這種社會風氣是我們想要的嗎?」,筆者認為並不是,但是卻是最現實的。畢竟多年的累積,想推翻這種約定俗成,估計就政府體系自身的改變也是不可能,更何況社會上其他的普通市民呢?特權一天不改,如何改變社會的這種 「風氣」呢?回到最初的問題,年青人能夠向上流動嗎?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估計與個人才華扯不上太多關係,找個好碼頭更來得輕易。那麼橫向流動呢?是幾近不可能,因為產業出路旳狹隘,澳門社會大部分工作不具技術性,容易被取代。最終,在來自外部的競爭與壓力下,青年人渴望的估計就是成為特權的一份子,這樣就可以免除來自社會殘酷競爭的壓力。溫室由此養成,這種循環亦成為了眾所周知又不能明言的童話。


艾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