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揮霍浪費 現在無奈哭窮

上月二十九日舉行的「特區政府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行政長官賀一誠表示:知道中小企經營存在困難,經濟部門正研判經援措施,政府對此「無閂呢個門口」;已指示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研判這次疫情對本澳整體經濟的影響,包括失業率、受影響中小企業等。但賀一誠也認為:本澳稅基窄,基本上能優惠的措施已推出,亦要考慮「呢場仗要打幾多年」,曾問很多專家,但大家均難以估計抗疫時長;政府一直都沒有減少所有福利,去年和今年共拿出一千億元補貼財政開支,「如果今年派曬,明年、後年怎麼辦?」政府已做很多工作吸引內地旅客來澳,但對出現疫情亦很無奈,希望這次可縮短恢復的時間,會研究疫情所帶來的風險,若風險略低盡量解封。

  賀一誠的此番表態,基本可以用「哭窮」來形容。記得去年四月八日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在代表特區政府宣佈推出第二輪疫情經濟援助措施時表示:「特區政府多年來量入為出,積下五千七百九十四億元的財政儲備,現時是動用財政儲備的時候了」,當時的李偉農真是一副「財大氣粗」的氣勢。但想不到僅一年多之後,現在賀一誠就表示「如果今年派曬,明年、後年怎麼辦?」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從「曬闊」到「哭窮」,這臉變得也太快了吧?

  李偉農所說的「量入為出」並不是特區政府「善用公帑」的表現,因為即使「財源滾滾」也不能「揮霍浪費」,不能因為收入多了就可以隨意支出。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賀一誠在其作為第五任行政長官候選人所舉行的第二場公聽會上,也認為公帑要用得其所,「應該用的地方不縮減,不應該用的地方要減少,是公帑使用的原則」。可見賀一誠至少在口頭上應該也是不認同公帑使用應「量入為出」。

  賭權開放以來特區政府因博彩業的短期繁榮而「財源滾滾」,但這也助長了這些年特區政府的「揮霍浪費」。可以說現在特區政府的「哭窮」,是此前這些年特區政府「揮霍浪費」的必然結果。

  說這些年特區政府「揮霍浪費」,有這幾年審計署公佈的審計報告為證。例如審計署在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發佈的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顧問、研究及民意調查的外判服務》透露:特區政府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那三年半的期間內進行了一千五百一十四個顧問、研究、民意調查,或性質與上述相類似的外判服務項目,投入了超過十四億澳門元的開支;報告認為特區政府的那些外判服務項目,存在著「申請豁免公開招標偏離了‘免除’機制的設置原意」、「長期向一間公司取得服務」、「在權限不足的情況下對項目作出了開支判給」、「對法律規範的理解有偏差,從帶來自己工作方便角度闡釋法律;或者以習非成是的方式,濫用特殊做法,迴避正常程式,並將之視為本地區的一般做法」、「對涉及採購決策的過程不作任何書面紀錄,有迴避監督之嫌,亦不是負責任的工作方式」、「以時間緊急或公然以避開某些程式為由,令一些涉及公眾利益及澳門長遠發展的項目在未具充足時間供作詳細、充分的考慮及科學決策下推行,除影響特區政府的執行力之餘,亦造成公帑浪費」等問題。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公佈的《輕軌系統——第四階段》專項審計報告指出:截至二零一七年底,輕軌系統累計總判給金額約為一百三十二點七三億元,當中有三個主要的合同曾作合同修改或解除合同,包括取消增購列車及車廠風波,涉及的額外開支及損失總金額約為十七點二六億元;根據輕軌的最新估算,十一條短、中、遠期已規劃走線中,即使只有八條有估算,但「埋單價」最低已超過五百億元;報告質疑澳門輕軌到底還要花多少錢?建到何年何月?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公佈的《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認為:截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獲得六次增資後的資本額為九十二點八五億澳門元,但「作為公共資本企業,澳投公司在決定動用大量公帑之前,有必要向股東清楚交代如何回本,詳細介紹怎樣獲利,以證明這項公共投資是物有所值,這是為了方便股東日後妥善監督,同時釋除公眾對項目不斷增資的疑慮;基於目前的發展模式是否能回本及獲利仍然存在不確定性,澳投公司必須針對各項問題逐一檢討,包括大量開設子公司的必要性及建立可行監管機制、產業園的定位及營運模式、妥善分析開設主題酒店的投資風險,更重要的是認真考慮產業園土地的開發方式和發展計劃,認真完成國家交託的任務,為粵澳合作作出切實的貢獻與良好的示範」。

  顯示特區政府「揮霍浪費」的審計報告還有多份,但僅從以上三份審計報告對特區政府這些年的「揮霍浪費」就「可見一斑」。如果特區政府不儘快改變「揮霍浪費」的惡習,估計今後「哭窮」一定會成為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們的「新常態」。


褚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