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竟全國限電 煤炭依賴難脫困

月底國慶前夕,內地多個省分突然宣佈「限電」,使用電力最多的工業生產成為限電的主要對象,而東北三省甚至有城市大面積停電,市面漆黑一片。內地「電荒」引起了全球關注,畢竟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很多產品都是由中國生產,全球供應鏈會產生連鎖反應。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九月二十一日的聯合國大會視頻會議上,承諾中國不再於國外建設任何煤炭發電項目,以減少全球碳排放。而美國則一直主張中國應該在內地也停止新建煤炭發電項目。中國政府在往年已經宣佈,二零三零年中國將會到達碳排放高峰。而在內地,冬季華北地區的空氣污染問題之嚴重,也不是甚麼秘密,甚至有公開研究指出,華北比華南的中國人短命三至七年。因此,中國減排的壓力,有來自國際社會的,也有來自內部的。但現時全球發電量第一的中國,其電力結構百分之五十六電力來自燒煤,這個佔比換算成發電量,就幾乎等於美國全國的發電量!事實就是其他的發電方式,根本難以在可見未來填補不使用煤電產生的巨大缺口。

  另一方面,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產煤國,產量佔全球百份之四十六,第二名的美國只有中國的四分之一。中國本身煤礦非常豐富,火力發電又簡單又可靠,因此對中國而言,繼續依賴煤電的吸引力其實很大。

  中國不缺火力發電站、本身又是個產煤大國,為何會缺電?一如前段所說,基於內地及外來壓力,中國政府近年嚴格控制煤電的增長,而同時基於工業安全的問題,煤礦亦是重要的監管對象。而新冠疫情流行以來,由於很多第三世界國家工廠都停產,令不少訂單流向中國,使中國出口商品不跌反升,工廠又需要電力。現代工業生產是一整條產業鏈運作,中國對自己的工業產能也一直都非常緊張,畢竟強大的基建支撐,是中國留住廠商的重要籌碼。為甚麼電荒的問題,中央沒有得到有效預警?如果能夠提前預警,加大產煤、向外購煤都是可以做的措施,卻沒有做到。

  長時間以來,中國為了確保自身的競爭力,在內地的電力供應價格上做了嚴格限制,但過去十二個月,煤價暴升了一倍,電價不升而原料價暴升,電廠供電越多,就會蝕得越多。之前已經關停的煤礦,要重開增產緩不濟急,那外購可以了吧?幾天前一艘運載十三點六萬噸哈薩克煤的船,停靠在舟山卸載,內地傳媒形容為「及時雨」。有趣的是,同時外媒還報道了另一個故事,九月共有五艘一直滯留在中國,運載澳洲煤的船,終於完成了約四十萬噸煤的卸載。中澳關係自往年急轉直下,往年底中國禁止澳洲煤入口,事件讓一批運載澳洲煤的船隻滯留在中國,今次藉機解決這個尷尬的問題。但從時機來說,澳洲上月才宣布與美英結盟,引進核潛艇對抗中國,中國還未對澳洲實施進一步行動,就反而要讓步,買入澳洲煤,面子有點掛不住。反過來看,買澳洲煤這種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事,都要硬著頭皮去做,就知道電荒確實刺到了中國的痛處。而十月初開始,華北地區的氣溫將會急速下降,暖氣的需求將會帶來另一波的用電緊張。


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