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數據顯示各方面循序漸進
本地居民商戶對數字無言無奈

  
  六月一日,博監局公佈五月博彩毛收入為二百0一億九千萬澳門元,按年增加近三成,這是疫情爆發後第一次月度賭收入過二百億元;而今年首五個月的賭收為九百六十億元,按年增長約四成八,純經濟層面看,這已是可人數字,若加上統計局五月發佈的一系列數據,澳門經濟可謂無懈可擊,例如今年第一季本地生產總值錄得實質增長百分之廿五點七,整體經濟規模已回復至一九年同期約八成七;今年二至四月本地居民失業率為百分之二點五,較上一期下跌零點二個百分點,就業不足率亦下降零點一個百分點至百分之一點四。今年四月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按年只上升百分之零點九二,不足一個巴仙。IMF預期澳門經濟今年將增長十三點九,經濟總量將在二0二五年回復至疫情前水平。然而,這樣亮麗的甦醒數據,很多澳門人感受不到!

  說起統計數據,筆者先就今年五月二十四日、題為「澳門一業獨大已扭轉,咁快?咁簡單?咁容易?」的本欄文章作「訂正」並致歉。這篇文章源起特首在夏寶龍主任五月中訪澳後的記招上指出,「去年博彩業佔澳門GDP比例已降至百分之三十六點二,意味博彩業一業獨大的局面已有所扭轉。」筆者就此撰文質疑「去年博彩業佔澳門GDP比例已降至百分之三十六點二」是錯誤的,理由是二0二三年澳門GDP(按當年價格計算)約為三千七百九十四億八千萬元,與二0二三年賭收約為一千八百三十億六千萬元一比,(博彩毛收入)賭收佔GDP應約為四成八,而非三成六。文章出街後,有友人前輩私下提醒,特首說的應是「產業結構」統計,是以增加值概念計算,不能簡單以博彩毛收入計算。而前輩的提醒是對的,筆者就文章該方面的論述混淆了這兩個概念,特此向特首、經財部門人員、傳媒及讀者們致歉。

  筆者自責為何犯錯,這必須檢討及自省。其實,筆者看到「去年博彩業佔澳門GDP比例已降至百分之三十六點二」的新聞報道時,第一個湧上心頭的是「博彩毛收入佔GDP的比例」應沒這麼低,一時大意,忽略了一向比較遲公佈的「產業結構」數據(事實二0二三年的數據未正式公佈),便撰文提出質疑並犯下錯誤了。其實,「博彩業」應是澳門統計上的「產業結構」概念,是以增加值的角度,反映各行業對整體經濟貢獻之比重。而「博彩毛收入佔GDP的比例」是包括筆者在內,不少媒體常用的數據之一,不時都有媒體以「澳門博彩毛收入佔GDP比例」作報道,例如二0二一年七月金管局發佈當年首季度經濟季刋後,不少港媒均以「澳門金管局:二0二一年首季博彩毛收入佔GDP達百分之四十一點八」之類的標題作報道,而金管局的經濟季刊的「博彩毛收入、公共收入中的幸運博彩收入及其對經濟的貢獻」欄目中,確有「對經濟之貢獻(%) 博彩毛收入佔本地生產總值」的季度數據,二0二一年首季博彩毛收入佔GDP就是百分之四十一點八;而二0二三年四個季度的整體比例,也如筆者所計算的約四成八。另一個例子是二0二一年九月中開始公眾諮詢的《博彩法》諮詢文本「前言」中,也有這樣一段描述「近年博彩稅收佔特區政府總收入的七至八成比重,而博彩收入則佔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五十五點五,可見博彩業是澳門經濟的支柱產業,以及特區政府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支撐着特區政府的各類民生福利開支,確保社會的穩定。」

  然而,筆者始終認為,無論三十六點二或者四十八都好,經過三年疫情,以及過去佔澳門博彩半壁江山的私人貴賓廳被重構後,澳門博彩以及很多經濟層面的東西已變得不一樣,單靠疫情後第一年即二0二三年的數據,去判斷澳門經濟結構是否已出現大轉變,言之尚早,須持續觀察。

  言歸正轉,若單從數據看,現時澳門經濟處於較高速的復甦或增長、 幾乎全民就業、通脹相當低,這是任何政府以及經濟學者夢寐以求的組合,羡煞旁人,但正如筆者不久前撰文提過,「但在頗亮麗的數字下,社會尤其是特區政府不要忘記,除博彩、旅遊外,其他板塊環境嚴峻依舊,不少中小企仍面對生存問題。」差不多一月又過去,由親身街頭訪問居民、觀察通街成群的吉舖、與相關人士傾談,再看到不同傳媒眾多相關報道可知,現實沒有數據的亮麗完美,兩者之間的落差更似越來越大,中小企老闆、普羅大眾現各有各的麻煩、焦慮,感覺不到經濟榮境。概括而言,他們有感經濟環境並不好,信心低迷;做生意的擔憂客量持續減少,來貨貴、成本高、轉型難;一般打工的擔心工作不穩定、工資難加、通脹高,憂柴憂米,憂老憂嫰;加上還息不還本年底結束,不少人深感前路茫茫。

  坦白說,統計數據與真實居民的生活感受存落差,非澳門獨有,其他國家、地區亦有類似狀況,當局可以做的是改善數據統計,例如增加數據收集的頻率和時效性,確保數據能夠及時反映最新的經濟和社會變化,而數據亦不單政府内部看,還要盡快公佈,以便社會進行各式各樣的評估、規劃,惟現時統計局官網上的不同行業年度統計、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統計指標體系分析報告等仍是二0二二年。另外,可使用更多樣化、細緻的數據收集,包括多用大數據輔以傳統的抽樣調整等,令數據更能反映真實。要知數據在資訊世代的當下,比黃金更值錢,是政府政策制訂、決策的重要依據,做好數據工作可以洞察到很多變化,好像旺丁不旺財真實情況如何?整體數據上升,商家感受不到,錢去了哪?有較為全面、精確的數據,方可對症下藥。然而,世上沒有完美的數據統計,數據也可有不同的解讀,要縮窄統計數據與現實狀況、感受的鴻溝,減少誤判,官員定時落區與企業、居民面對面交流,了解實情同樣重要,這是筆者重覆強調並希望當局能做到的,否則單靠不全面的數據去謀事、決策,容易藥石亂投,事倍功半,努力換來的不是掌聲而是離地批評。


甄慶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