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澳禮包陸續來
用好政策靠自強

   
  今年上半年,中央政府陸續推出多項惠澳(港)發展政策,包括增加十個「個人遊」內地城市、澳琴「團進團出」,及今月起提高內地居民澳(港)購物進境免稅額至一萬二千元(人民幣),加上日前通車的「深中通道」,皆無不大利以旅遊休閒業為主要產業的澳門的經濟發展,並進一步鞏固已取得的經濟復蘇成果,以及解決有人認為的「復蘇不平衡」問題。下半年,本澳各界,特別是最直接受惠的商界及具相關職能的部門,需要認真做的,就是充分運用中央政府賦予的各項惠澳政策或措施,劍及履及,推動經濟全面均衡發展,改善民生,以免辜負中央政府對澳門這顆「掌上明珠」的關懷和厚愛。
 
  理論上,只要本澳各界用好用足中央各項惠澳政策,今年下半年,本澳經濟發展以至產業結構,都將有令人欣喜的表現,況且,傳統上由暑假起至年底是旅遊旺季,特別是今年欣逢「雙慶年」,承接過去的「V型反彈」之勢,本澳全年經濟增長實現「雙位數」,應該是意料中事。
 
  數據上,上半年賭收已接近一千一百四十億元,按年增逾四成,恢復至一九年同期逾七成五,全年賭收超過公共財政預算收入所定的二千一百六十億元,以至市場預期的二千三百億元,亦不令人意外,雖然上月賭收一百七十七億元稍遜市場預期,但應無礙全年賭收實現疫後新高。這對以賭收為主要公共財政收入的本澳而言,尤其「一加四」產業發展仍處培育和轉型階段時,甚有現實意義。
 
  如果說本澳疫後經濟復蘇存在所謂「冰火兩重天」的不平衡情況,則在就業市場,又何嘗不是?
 
  在全年訪澳旅客大有突破三千三百萬人次的官方預期,及下半年將得益於中央政策下,各行各業生意勢必受惠的背景,就有連鎖零售店強推「無薪假」,但也有大型手信品牌店加薪,同時,有中小企一直埋怨生意難做,但也有不少餐飲新店加入市場;在新一期本地居民失業率連續兩期維持在百分之二點五低水平的同時,仍有七千二百人失業,亦有不少本地僱員嘆工作收入未有改善,應付生活開支日感吃力。與此同時,在澳工作外勞人數再創疫後新高,至五月底,來澳工作的外勞總人數已達十八萬零七百七十七人,較去年同期的十六萬一千五百零八人大增一萬九千二百六十二人。所增加的外勞中,最多是「酒店及飲食業」的九千五百八十人;其次是「批發及零售業」的一千五百二十四人與「文娛博彩及其他服務業」的一千八百零七人;再次是「不動產及工商服務業」的一千二百三十人。
 
  因此,就不難理解從事這幾個行業的本澳居民,在薪酬待遇方面所受的制約會較大。這,大概也就是「工作收入」方面的「冰火兩重天」,如果將之與還「有薪可加」的打工仔比較,這種感受也許會更明顯,可有方法令不同行業的本地打工仔的工作收入「均衡改善」,普遍能夠分享經濟均衡復蘇,或全面復蘇的發展成果?個人以為,「精準輸勞」,應該考慮。其他方法,有待高明。然而,從當局已批出的「外勞聘用許可」數目與發出的「外勞身份認別證」數目,亦創二十一萬零五百六十七份可知,外勞人數還最少有約百分之十四的增長空間。換言之,至今年五月底,已有即已批的可輸入外勞人數,就有二萬九千七百九十人。未來的外勞人數有增無減,應該是發展的必然。
 
  中央政府推出的各項惠澳政策措施,既是本澳實現「一加四」產業經濟適度多元的推動器,更是本澳中小企以至各行各業改善經營環境的強心針,同時有助於本澳經濟全面復蘇,及促進粵港澳大灣區經貿融合發展。今後取得甚麼成績,能否善用中央政策發展經濟,就端視本澳各界,尤其是商界,能否努力把握各個政策發展機遇,改進各個迎客細節和服務水平,自我提高產品質素及待客之道,積極創新求變,優化經營方式。如果在旅客盈門的環境下,仍不思改進、缺乏策略,只會怨天尤人,例如動輒歸咎旅客「降級消費」,卻未知「降級消費」也是消費,或埋怨旅客「窮遊」,卻不反省何以自己缺乏撬動旅客消費力等,就既辜負中央的惠澳政策初衷,自己亦終將被市場淘汰。


余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