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行政規則修定 目的為服務公眾或公僕
 落實高官問責機制 以防領導亂作為不作為

  
  有關公共行政、高官問責等議題,過去寫過甚多,若無新料,本無意短期内再寫,怎料周三讀報有則新聞不吐不快,話說政府正在修訂《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及《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上月已舉行了四場面向公共部門、公務員團體及諮詢委員會的說明會,意見收集期至上月廿一日結束。當局還說,兩項通則的修訂已納入今年度的立法計劃,爭取今年內交法案予立法會。就今次兩通則修訂,疑問眾多,為何沒公眾諮詢?修法詳情如何?或許澳門真的與別不同,本來公務員、官員出公帑糧,職責為社會服務、為人民服務,人民是老闆,高官不時也稱公務人員為公僕,怎料公僕通則修訂,可以不問老闆,問一下自己人或者領導主管就算。當局強調,會持續聽取各方意見再優化,問題是連諮詢文本都沒公開。

  客觀說,並非大大小小的所有公共政策都需要做大型公眾諮詢;回歸以來,特區政府亦多次修訂過公務人員、領導主管人員通則,表層服務確有所改善,唯深層次的問責、晉升、評核等一直未有大動作,至澳門的公共行政效率、質素仍與社會及時代需求,存在甚大落差,怨氣累積,兩通則修訂關係約三萬五千名公務員、百億計的年度政府預算,實屬大事,社會有必要知道修法的詳細内容並提建議,可惜今次兩通則修訂沒有公開諮詢,在政府的政策諮詢專頁看不到是次諮詢及文本,在行政公職局官網也暫時未找到,一般民眾只能從傳媒上看到相關報道。綜合《澳日》報道,是次修法主要內容包括,增加全體公務員宣誓效忠的要求,優化紀律制度及完善領導主管的權利義務,如政府建議調整防範性停職前提,對可被科處任何停職處分或以上者,經監督實體批示,可採取防範性停職等;又基於提案涉及公共部門的內部運作及人員管理,公職局上個月已舉行四場面向公共行政改革諮詢委員會、全體公共部門和公務人員團體的說明會,收集意見,意見收集期至六月廿一日。即是說,諮詢結束了,一般民眾連知都未必知,何況參與俾意見,社會的知情權、參與權去咗邊?

  就修訂兩通則諮詢,筆者留意到《澳日》報道,不止一個被諮詢的公務員團體建議「在通則修訂中加入容錯機制」惟這與社會及現實訴求相差甚遠,公職局長回應傳媒時亦表示,「雖然法律層面沒有列明容錯機制四個字,但在實務操作上存在,但可能不同人對於容錯的限度有不同的觀點。她認同需要有容錯機制,尤其當進行創新舉措或思維時,應允許存在一些可承受的瑕疵或遺漏,否則公務員或固步自封,不敢作任何新嘗試。同時,倘領導主管在固有義務出錯,不涉及任何創新措施,應該承擔相應責任。『是否容許他用容錯機制包裝就沒有責任呢?我認為不可以這樣說。』」這回應尚算清晰,事實上,社會不是不認同容錯機制,特區政府也不是沒容錯機制,社會不滿的是政府「容錯過甚」高官從不問責,變相官官相衛,縱容一些高官重複犯錯、政策離地、無視社會所需、不理民間疾苦,卻坐擁高薪厚祿,好官我自為之,社會真正訴求是公共行政、決策質量提升,落實高官問責,並非甚麼「容錯」 ,由此亦可見公眾諮詢的重要性。

  在此必須重申,問責非一做錯即人頭落地,也非以炒人、找人背鍋為出發點,而是讓所有公務員、官員知道自身的權責所在,做任何政策、決策時必須謹慎,問責旨在提升公共行政的質量,減少犯錯,損害公共利益。遺憾的是,高官問責相關法律生效多年,修訂來修訂去,有些高官犯錯又犯錯,民怨沸騰,但至今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問責都沒有執行過,如此這般,一部永不執行的法律,寫得再嚴謹、再正義凜然都沒有用,全是紙上談兵,如同虛設,是以問責制度的關鍵是秉公執法,可惜澳門官場並未形成這種文化。
公共行政改革、兩通則修訂,涉及眾多細節,要與時並進,但萬變不離其宗,大原則不外乎公平、公正、公開、透明以及問責,只要問責到位,人人皆知自身權責,做事要承擔相應責任,很多行政、政策問題均可迎刃而解。否則有權無責、有法不執依舊,更多的法律修訂,更多的改革措施都「嘥氣」,公共行政永遠無法提升。

  故此筆者再次建議,要提升澳門的公共行政,必先落實高官問責,提升官場流動及競爭;設立類文官制度,提升官員的整體能力;改革公務員及領導主管的評核機制,將廉署、審計署的相關報告,列入領導主管的年度評核之中;全面引入公眾評核,每年收集居民、相關持分者對政府各部門的服務及政策評分,獎罰分明,長期評分過低的部門領導主管要換人,以防亂作為,不作為。


甄慶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