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館事件事後得失

  
抗美援南?
 
  一九九九年五月八日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美機炸毀後,因為嚴重違反國際法受到舉世強烈批評指責,力度之大可能超出美國政府想像,令美國處境十分尷尬。為平息眾怒美方很快便拿出了「使用舊地圖引致誤炸」的官式說法,然後匆匆忙忙跟中國外交部接洽,商談以賠款息事寧人。克林頓總統親自批准這一行動(為何筆者有足夠把握咬定是他所為,請看之前多篇連載),為了國家安全相信他不會後悔。然而事後反作用力之大相信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也始料不及,遑論是他本人。
 
  事過境遷二十五年,可以冷靜下來看清楚後續發展及雙方得失,也是適當時候好好回顧了。事發後全國各地爆發大規模反美示威浪潮,不但大城市的美國駐華使領館前人潮洶湧,甚至波及在華美資企業、汽車、個人。這些政府默許的行為雖然可以理解,但波及面逐漸失控,市面的打、砸、搶日趨嚴重,外交機構開始受到雞蛋攻擊,外交人員安全漸受威脅。這不但開了改革開放以來先河,更成為本世紀初如反日浪潮等模式,與炸館類似地觸犯了《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等國際法,最後中央不得不緊急下令剎停。
 
  在民族主義高潮下民間尚且如此,直接相關的外交和國防單位更加磨拳擦掌,紛紛在內部上書要求討回公道及報仇雪恨。別的先不說,印象最深刻是幾年後的本世紀初,偶然在一個已停止運作的全國最知名軍事論壇上,看到兩名已退伍的空降兵留言。他們稱炸館後翌日上級通知,做好二十四小時後出發赴歐洲參戰的準備,當時人人都興奮莫名,紛紛要求首戰用我,找美國佬血債血償。然而一等再等都等不到命令,士氣一直下降,最後無疾而終云云。
 
  約五個月後筆者獲邀參加亞視的國慶五十周年大閱兵直播導賞評論,一起上陣的是父輩的舊拍檔、香港前新華社副社長黃文放老兄。事後大家言談甚歡,加上著名的亞視新聞部總監黃應仕,簡直不亦樂乎。當中就稍為談及炸館種種,大家各自把所想的拼圖盡可能拼在一起,但因為事發不久資訊仍有限,具體內容已全部忘記了。
 
  回到前面兩位空降兵留言,筆者看了之後滿腹疑團。科索沃戰爭由始至終都是一場空對地戰爭,中國空降兵除了隸屬空軍之外,與防空沒有絲毫關係,坦白說去南斯拉夫仿如肉包子打狗。當時全國表面上唯一能抗衡美軍的,只有如熊貓一般矜貴,區區四十八架俄製SU-27戰機及幾個營S300防空導彈,自己都不夠如何去支援?

誰得誰失?
 
  炸館事件已塵埃落定,到底誰得誰失是個值得探討的有趣問題。首先自然應該談談作為主角的美國,前面說過行動後國際批判之聲不絕,因為連北約也不知道美軍如此瞻大包天,沒有國家願意站出來支持美國,處境十分狼狽。所以從外交及國際形象而言,毫無疑問美國滿盤皆輸,作為一次豪賭有得必然有失,這種代價當時美國還承受得起。
 
  至於最核心的軍事上得失又如何評價呢?情況比多數人想像要複雜些,首先說得的方面,以最先進的隱形轟炸機配搭最新式的衛星制導滑翔炸彈,對付手無寸鐵的大使館,簡直如殺雞用坦克手到拿來,炸不倒才是怪事。但真正值得看重的,是鍛練了美軍整條殺傷鏈的協同能力。
 
  由情報搜集、目標分析、得失評估、高層決策、兩種新武器寶貴的實戰經驗積累,對這類重大非軍事目標斬首打擊,都是一次全新的特殊體驗,由總統到兩位參戰飛行員,恐怕都是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上述種種經驗,對提高美軍的空襲能力,無疑有著不可估量的助益。
 
  不過世事多變,豈可盡如人意?除了投彈機械故障,有一枚炸彈未能投下,看似減少了破壞力之外,別忘了在擊中大使館的五枚炸彈中有一枚引信失靈未爆,竟然令中國一躍成為全世界第二個掌握同類新式炸彈的國家。這個用二十六人人命傷亡意外換來的重要標本至今仍作為文物保存,它使中國節省了大量時間和資源,可謂冷手執個熱炸彈,得來全不費功夫。美軍也只好啞巴吃黃蓮,有苦自己知,從軍事上這枚炸彈肯定是炸館事件的最大損失。
 
  換個角度看看中國方面的得失,評價又要複雜一些。除了意外獲得國際社會的外交支持,取得外交戰線壓倒性的勝利,完全佔領了道德高地外,中國大使館武官通過視察科索沃戰爭,掌握到北約最先進空戰戰術技術的第一手情報,這是軍事上比較宏觀的得著。
 
  微觀方面如前所述,意外獲得一枚完整的GBU-31(V)1/B二千磅衛星制導炸彈,可謂禍兮福所依。其實這種炸彈的技術原理並不複雜,中國航空武器專家很快便完全破解掌握了技術竅門。事發後一年半北斗衛星導航系統開始發射。直至二0一二年北斗系統二期建成覆蓋亞太地區後,中國空軍才陸續局部使用國產衛星導航的同類炸彈家族。
 
  大使館被完全炸毀,人命及財物重大損失是不爭的事實,那麼圍燒著懷疑秘密收藏於使館地下室,中美雙方爭奪焦點的美國隱形戰機核心殘骸,最後命運如何呢?也許從軍事上這才是彼此得失的最終成績表。其他的都是配菜。


黃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