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漫長的自證」
話劇《我不是潘金蓮》觀後

  
  在中國文學寶庫中,四大名著——《紅樓夢》《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早已成為家喻戶曉的經典之作,而上世紀九十年代央視電視劇的熱播更是讓這些故事深入人心。在這樣的背景下,對於《水滸傳》當中極具爭議性的女性人物潘金蓮,人們往往形成了一種超乎文學表達之外的嚴重「誤解」,在這種嚴重的「誤解」之下,潘金蓮被塑造成了一個,人人唾棄,亦甚至於千年難遇的「惡婦」形象。因從眾效應所塑造出的刻板印象,隨即在每個人心中產生了一種固有認知。即便人們在未來有機會了解到真正的事實情況,亦難以輕易地改變心裡所具有的固有認識。

  探索另一視角,改變刻板印象。正如那些對武大郎與潘金蓮夫婦的故事有著深入瞭解的人所知,這段被惡意編造的故事,實際上只不過是一場農夫與蛇的聯想版文學加工創作,是惡人對善人的無理要求,善人因未能滿足惡人要求所遭受到的惡意誹謗與恩將仇報。然而,即便真相大白,當電視新聞報道那些因婚外情引發的謀殺案——妻子與情人合謀殺害丈夫的事件時,人們不可能不聯想到《水滸傳》當中一個「深入人心」的人物形象潘金蓮。畢竟,這位充滿爭議的女性角色在人們心中已根深蒂固,想要徹底改變這一形象,是幾乎沒有任何可能的。而現代版話劇《我不是潘金蓮》則是想通過另一個全新的視角,為觀眾們剖析女性人物的內心世界。從而為我們提供另一種關於瞭解「潘金蓮」或者其他的被人們所誤解的女性們,她們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這種大膽的藝術再加工創作是具有很高難度的,因為藝術家們亦是很難通過一次對於真相的闡釋,讓人們接受事實。從而改變過去一直以來內心世界當中的刻板認知。所以整個演出主創團隊則是將另一個全新的剖析視角,集中在現代生活場景的解讀上,從而以現代生活當中女性內心世界的闡釋,投射到古人「潘金蓮」的內心世界之中。

  現代小說的精彩改編。現代小說《我不是潘金蓮》是茅盾文學獎獲獎者劉震雲的傑作,亦是其創作歷程當中首次以女性視角為中心撰寫的作品。這部小說通過農村婦女李雪蓮的視角,講述了她被周圍人誤解為「潘金蓮」而展開的一段荒誕的具有現實意義的「離婚上訴案」。李雪蓮決心向世人證明她的清白,通過闡述她與前夫的離婚是虛假的,來向周圍的人澄清自己並非潘金蓮,這使得她踏上了一條漫長的近二十年的艱難訴訟路。小說以幽默反諷的語言、巧妙的前後對比結構,深刻地揭示了小人物所面臨的荒誕現實感,整部小說具有極其深刻的時代烙印與非常豐富的文化內涵,可堪稱當代文學的精彩之作。改編自劉震雲創作的同名話劇作品《我不是潘金蓮》,是鼓樓西戲劇繼《一句頂一萬句》和明星版《枕頭人》之後的又一力作,亦是與劉震雲的第二次合作。這部話劇由知名影評人卓別靈擔任編劇,丁一滕執導,著名演員張歆藝領銜主演,並由金廣發、張雋溢、蔣博寧等實力派演員共同出演。同時,包括高安星、何發興、姜力豪、王丁一、徐達、許嘉銘、周春雨、張振東、姜舒原在內的多位中青年演員亦傾情加盟該劇。該劇於上月廿五日假珠海大劇院精彩上演。

  性別對比的巧妙設置。話劇《我不是潘金蓮》當中的最大特色便是全劇僅只有一個女性演員,這種獨特的演員「性別」分佈狀況,初看之下確實讓人感覺有點奇怪,不過細看之後,總覺得主創團隊在這裡是想要表達些甚麼的。例如女性的單薄,女性在社會當中因先天性特徵所難以避免的部分弱勢狀況。此外,對於女性更應該恪守某些現實規則的闡述,並不是拉鋸性別對立的片面性論證。而是站在相對客觀冷靜的角度,對女性從過去到現在所可能面臨的困境做一相對完整的羅列。著名演員張歆藝在話劇《我不是潘金蓮》當中所飾演的女主人公李雪蓮是一個命運坎坷多舛、性格豐富飽滿的女性人物。話劇《我不是潘金蓮》除了延續劉震雲在原著當中那些對於現實世界深刻荒誕性的闡釋之外,亦大量使用話劇演出所具有的強敘述性特點,闡述外延了故事人物的性格特徵,這種方式亦使李雪蓮這一角色的形象更加豐滿,拓寬似的延展讓話劇《我不是潘金蓮》當中的女主人公形象李雪蓮與中國歷史文化中的諸多女性形象產生了跨時空的聯繫。不同歷史時空當中的女性形象所遇到的相同困境,共同在李雪蓮的身上出現,則彙集成了一股極其強大的能量。在話劇演出當中雖然只有她一人應答,但傳遞出的聲場就像是有無數人一起應答一般,氣勢恢宏。

  與其說是抗爭,不如說是一位弱女子對於自身清白的爭取。話劇《我不是潘金蓮》當中女主人公李雪蓮的抗爭,起源於一場離奇的離婚案。她與丈夫秦玉河因為某個特殊時期所實施的計劃生育政策,將可能面臨一系列生存困境,為了提前解決這些問題,他們夫妻兩人決定實施一次假離婚,來避開可能遇到的問題和困難。但李雪蓮的丈夫秦玉河卻選擇了假戲真做,在與妻子李雪蓮離婚之後便迅速與他人結婚,使得妻子李雪蓮陷入了周圍人所編造的巨大的輿論漩渦之中。李雪蓮為了向周圍人證明自己並非是大家傳言當中的「潘金蓮」,她開始了長達二十年的抗訴之路。在話劇《我不是潘金蓮》當中,李雪蓮從一個無知懵懂的妻子形象,逐漸轉變成了一個接受現實,從而奮起反抗,證明自身清白的「勇士」。這種轉變的過程不僅代表著她自身的覺醒,亦代表著千千萬萬個女性的覺醒,她們在充滿著偏見與誤解的現實世界當中,尋求著人們對於她們的公平對待。她們渴望被人們所理解,被人們所尊重。但現實卻給了她們無數個「耳光」,她們所想走的這條路,註定崎嶇漫長,並充滿著坎坷。

  話劇的結尾部分,李雪蓮的堅定身影在法庭上顯得格外突出。她說的每一句話都鏗鏘有力,從她口中傳出的每一個字都承載著她二十年來的辛酸與不屈。她的故事如同一股不可阻擋的洪流,衝擊著在場每一個人的心靈。然而,真相的重量並沒有因為李雪蓮的勇敢而輕易地改變現實的軌跡。法庭內外,誤解與偏見仍舊存在,它們像一堵密不透風的高牆,包圍著李雪蓮,阻擋著真相的傳播。觀眾們的竊竊私語和好奇的目光,對於李雪蓮來說,既是同情也是冷漠。他們中的許多人只是將這場審判當作一場戲劇,一個可以提供飯後談資的消遣「話題」。但對於李雪蓮來說,這個機會太重要了,她為了爭取自己的清白,整整用了二十年時間才換來了這一次洗清冤屈的機會。二十年的時間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段漫長的歲月,對於一位弱女子來說,二十年意味著她一生當中最美好的年華都耗在了這個自證清白的過程當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場耗時二十年的離婚上訴案已經超越了個人的命運,成為了一個關於勇氣和真理的象徵。李雪蓮的遭遇,雖然充滿了悲劇色彩,但她的故事亦從另外一個視角為人們打開了一扇通往真相的大門。即使誤解從來不會因為真相的公諸於眾,而從這個世間消除。但真相一定會因個體的爭取,而還給個體清白。這大概就是李雪蓮以及千千萬萬個備受誤解的女性們所想要的,雖需付出的代價巨高,但這種付出是值得的。

 
☆ 話劇《我不是潘金蓮》宣傳照。圖片來源於珠海大劇院 ☆ 觀眾參與演前的劇本圍讀會。圖片來源於珠海大劇院
林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