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職過界司機屬公開秘密
影響居民薪酬無法提升


  上月,有商會代表表示,現今供應行業屬厭惡性工種,供應行業離不開物流司機接送貨物,聲稱無論企業如何歡迎並積極配合勞工局聘請本地人就業,但應聘者往往聽見工作範圍包括搬運等苦力勞動時,或調頭走,或入職不到一周便離職。對此,代表期望勞工局能針對每個行業的特殊性和企業的實際情況,適當批予一定數量的外僱配額擔任送貨司機;商會亦建議根據企業實際需要,增加相應外僱工作地點。言論一出,隨即遭受網上強烈批評,尤其居民已因為外僱泛濫而薪酬十多年沒有提升,筆者從留言感受到怨氣極大。

  過去,外僱司機因交通意外被揭發涉嫌過職工作,類同的新聞屢見不鮮,同樣有過職司機撞及警員,每當類似新聞被人在社交網站轉載,引起群情激憤,皆批評過職過界司機早已是「公開的秘密」,無奈在目前大環境下,澳人只能充當「鍵盤戰士」。

  特區政府一直把「莊荷與職業司機不輸入外僱」,作為一項「口頭承諾」的政策,而不是透過行政法規或法律來明訂,回顧第五任行政長官候選人賀一誠與第一界別(工商、金融界)專場座談會時,賀一誠指,特區政府這一次「是換屆,不是換朝代」,不可說上一屆答應的東西要收便收,政策一定要貫徹……一定要延續下去」,只可惜今屆政府對過職司機仍然是睜一眼閉一眼。

  翻查勞工事務局2022年度報告,當局僅開立29宗涉及過界及過職外僱卷宗,目前法律對過職過界外僱的罰則較輕,一是政府透過修法加大罰則,二是加強截查車輛。由於違法成本低,導致聘用過職司機的情況越趨嚴重,當局要檢視及完善相關法律,考慮簡化檢控程序。根據第21/2009號法律《聘用外地僱員法》,聘用黑工最高罰兩萬元,聘用過職外僱最高罰1萬元,並規定「全部或部份廢止其聘用外地僱員許可並同時剝奪其申請新聘用許可的權利最高達2年」,罰則明顯過輕。

  不少中小企都聘用過職司機運送鮮活食品,他們多用小型貨車運送,較不起眼。誠然,只要當局早上派員到青洲批發市場查一查,保證大有收穫,只是,在執法部門不作為下,讓中小企有恃無恐僱用過職司機送貨,只是看哪天不幸運遇上交通意外,再被罰款或收回外僱聘用額再說,罰款事小,要不再註冊一間公司,再申請外僱配額就是了。

  究竟中小企是因為經濟問題還是其他問題才聘請過職司機?一個外僱司機才萬元月薪,本地司機至少要兩萬元,算盤打一打,肯定聘請外僱司機才能壓低成本,僱主減少萬元成本就是多賺萬元。除了職業司機,輸入外僱莊荷這個話題,久不久就會被提起,而政府已在不同場合上也多次強調不會輸入外僱司機和莊荷,但作為商界,可能一直都有這個想法。

  商界的另一個說法是,司機人工大幅增加只會把成本轉嫁予消費者,其實在司機薪酬未提升下,貨品價格較鄰近的香港已高得離譜。就以小小的一包「生仁糕」來計,有網民指在香港的超市零售才6.5元港幣,同一重量同一包裝貨品在澳門超市竟賣高達11元,令喜愛該糕點的他每次到香港都會大量進貨,折射澳門從香港批發商入口貨品賺取了多少利潤?

  目前公共巴士司機薪酬算是較為合理,由於公共巴士得到政府財政援助,肯定不能「偷雞」聘請過界的外僱司機,在薪酬合理的狀況下,筆者不時看到有年輕司機駕駛公共巴士,查巴士公司網站,持重型公共客車駕駛執照的全職司機未計加班月薪最高可達2.2萬元,對比送貨司機薪酬要好。當然,公共巴士涉及乘客生命安全,不能與送貨司機的責任相比,但商界只要金錢到位,一定能吸引人來應徵。

  除了職業司機,站在僱主的角度,無可厚非的是他們想以低薪聘用高產值的員工,就算澳人與外僱產值相同,薪酬相同亦然,但聘用外僱多一個優點是「聽教聽話」,倘被解聘得「過冷河半年」,同時損失一定勞務費,但這確實令澳門人少了工作機會和影響薪酬水平。就算僱主想聘請本地人,筆者在社交平台看到有請人廣告也是以兼職計薪,有時薪45元,亦有時薪60元的,但上班時間是星期一至六的八九個小時,根本就是正職工作,惟僱主不願負擔僱員的有薪假期、公積金等福利,導致更加沒有澳門人願意做,僱主就只好向外僱招手,形成惡性循環。

  故此,商界可以學習某位議員說過的經典金句﹕「四萬文也招聘不到送貨司機」」,不用4萬元,筆者拍心口保證,3萬元已經聘得任勞任怨且年輕力壯的本地送貨司機,商界不妨接納筆者建議一試!


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