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線長 備多力分
中亞事 進退艱難


  上合組織峰會日前於哈薩克的阿斯塔納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又再次同場。上海合作組織,成立於二零零一年,原本由中國、俄國和四個中亞國家組成,不難聯想到,這個國際組織的目的,就是圍繞著蘇聯解體之後的中亞秩序而建立的,往後又有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加入,這些國家依然是對中亞產生影響力的國家。新近申請加入上合組織的國家,是白羅斯,那將是上合組織第一個在亞洲沒有領土的成員國。

  西方傳媒經常會形容上合組織是在建立一個亞洲版的華沙公約。華沙公約是冷戰時代,蘇聯為對抗西方在歐洲組成的北約,而聯合所有東歐共產陣營的國家組成的軍事同盟。如今,上合組織那些成員國,一眼望去都是與西方不大友好的國家,還不是歷史重演嗎?事情真的沒有那麼簡單。華約的成立是為了平衡北約,兩個軍事同盟針鋒相對,但上合組織其實是一個內向型的組織,不是為了與某一個外在組織對抗。上合組織一開始是為了對抗中亞的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份子,而不是簡單地把和中俄友好的國家都拉到一起,不然的話,朝鮮和越南為何不加入?朝、越兩國與中亞秩序根本無丁點關係。

  這些年來,經過美國二十年的反恐戰爭,中俄等大國亦在過去出大力鎮壓、圍剿勢力範圍內的伊斯蘭激進組織。全國範圍的極端伊斯蘭份子是有所收縮,但在中亞,依舊是恐怖份子老巢。尤其在俄烏戰爭爆發之後,俄國不斷將兵力抽調到東歐與烏克蘭作戰,中亞的伊斯蘭國殘黨又有死灰復燃之勢。在今年三月,伊斯蘭國呼羅珊部才對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發動恐襲,造成百多人死亡。事件反映出一個事實,就是俄國無力維持中亞的秩序,唯一有力插手中亞的,只有中國,俄國自然不希望中國成為中亞新霸主,甚至從中國政府對外的行動中看出,中國對把自己的力量投射到中亞,也相當猶豫。

  上月有外媒爆料,指往年習主席與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見面時透露,美國試圖誘使中國進攻台灣,但他不會上當。事後中歐雙方都沒有證實或否認上述內容。不少外國評論認為,事件若屬實,說明中國政府對美國的誤判相當嚴重,美國遠不至於要把台灣作餌。這種分析,筆者難說對錯,但顯然論者只是站在西方的角度看問題,忽略了中國的視角。

  中國面對的戰略困局在於,即使現時沒有陷入任何一場戰爭之中,但中國要準備的戰爭實在太多,朝鮮、日本、台灣、菲律賓、緬甸、印度、中亞,還沒算上美國。上述七條戰線,最大的特色,就差異性很大,衝突的形式不一樣,要做的準備就不一樣,意味著同樣的裝備、訓練的部隊,調到不同的戰線不一定有用,例如,為攻台準備的登陸艦,在中印邊境的喜馬拉雅山上,毫無價值。問題在於備多力分,中國在任何一個方向增加投入,也意味著要弱化其他方向。對中國而言,攻台是投資最大,風險最高的一個方向,這一刻對中國而言,確實是一個陷阱。在這種邏輯之下推論,就明白中國對進入中亞的疑慮,那會不會是另一個陷阱?而近來印度和菲律賓與中國的邊境糾紛又越演越烈,背後同樣有大戰略的佈局,至少現時中國實難稱得上是應付自如。


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