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經驗結合的教學模式

威經驗學習進步主義觀,學習更應該從解難的角度出發;對照十九世紀末美國課堂照本宣科的模式,今天在東方的教育仍然處在單向汲取知識的維度上,在杜威的民主與教育,以敎育即生活、學校即社會的觀念作為教育的指導方針下,從生活及經驗中學習與作為教育理念的基礎,與杜威提倡終身學習不無關係。

  終身學習,方得始終,而非單純對知識的強硬接受,這個概念在當代更具重要價值。現時在非高等教育學校的教育方針上,引入了合作式教學、STEAM及翻轉教室等不同打破傳統的形式,其本質亦是希望課堂以更多元化的方式被呈現出來,不再單純的知識灌輸;這一種進步亦是面對現今世代信息多變的一種反擊,若果單純接受過期訊息的話,實際上並不能為學生面對將來困境帶來太多實在的意義;而且,教育的意義在於找尋人生的意義及個人的價值,了解到能夠做、做得好的地方,透過教育來增進能力,推進個人的特質從而發光與發熱更顯得重要。在這,教育的目的是尋找自身與世界之間的連接;因此,杜威的實在主義更能為學生提供一個應對社會的原則。

  在教學實踐中,筆者的班級經營抱持着一種理想及實驗主義,自由汲取知識的理念本質很純粹,但是在實踐之中卻是困難重重;在課堂選擇方面,其主要原因是非高等教育階段選課的框架仍然停留在硬性規定的情況,學生缺乏選課自由下,缺少學習自發的興趣與動機,選課彈性不足導致學生在沒有影響主成績的課上,其學習意願大減;在導師的班級經營方面,自由亦需限制,只有在權力與義務之間取得平衡才能夠令學生提高學習的動力,這個方面,教師的教育若然自由放任,最終只會令學生失去學習動力,失去了班級的學習氛圍,亦會影響到學習的成果;在面對非高等教育的規範下,需要更多針對學生行為的控制,對課堂的評核上需要利用更多元的方式。

  由此,在與理論對話的過程中可見,雖然應該提供更多自主的空間給學生,但是總的來說,也是可以明確感受到來自西方的概念在東方的實踐中仍然需要更多的調適,單純地站在理論的高地,對於現當代的教育實踐亦只會造成一定程度的排斥,只有當抽象理論與經驗能夠結合的當下,才能夠讓教育的方式貼近學生所需。現時的非高等教育更多着重在管制上,未來,在擴闊自由度的同時,亦必需具有一定原則,不需硬性的條框,但是班級上的正向積極態度必然有助於知識的學習,以學生為主,讓學生更好成長。


艾兒